伊庇鲁斯的鹰旗: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突围(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问的哑口无言的瓦达瑞泰人等时间只能等着眼前的安东尼娅,可是一时间却又反驳不了什么。而这时,英姿飒爽的少女双手将自己的长发束起再一次流露出贵胄一般的神情,沉声喝道

    所以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查士丁尼指望的不是你们,而是我!现在所有人,不管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接下来都必须全权听从我的调度。除非你们不希望查士丁尼能够活着回来见你们。

    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安东尼娅那双蓝色的眼睛微微张开,顿时间船上的氛围也变得为之凝结。而半信半疑的瓦达瑞泰人此刻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犹豫。

    噗嗤当明明已经断了的长剑刺入自己的身体绞碎自己的心脏的那一刻,头盔之中约瑟夫克莱武那张脸上写满了震惊。他居然就这么输给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希腊小子,并死在对方的手里。

    这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惨白的脸颊处划淌过嘴角的鲜血,即便再心中不甘,眼前视野渐渐模糊的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无力的躯体倒下。

    而目睹这一幕的拉丁士兵们也目瞪口呆,刚才发生的一幕实在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约瑟夫克莱武手中的战锤猛地砸断了希腊少年手中的阔剑,他们本以为胜负已经显而易见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下一刻,半截短剑便直透克莱武男爵三层护甲的防御直接没入胸膛。

    他杀了克莱武男爵!希腊人杀了克莱武男爵!

    杀光这些希腊人,为男爵阁下报仇!

    群情激昂的拉丁武士此刻情绪里面狂怒中夹杂着恐惧,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没有一拥而上将已经到强弩之末的查士丁尼大卸八块的原因。刚才这个年轻人所展现出来的武力简直令人胆寒,谁也不愿意轻易上前冒险。

    就这样双方一时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相互对峙着,迟迟没再有其他的举动。而查士丁尼也终于得以稍稍有些喘息的余地

    之前的一搏他也是拼尽全力,险象环生,总算面前威慑住了将他们包围的拉丁武士,可是他也筋疲力竭,力大无穷的克莱武男爵几乎把他一条胳膊砸的脱臼。而另一边,他身后的瓦达瑞泰武士本身轻装前来,只有轻甲护体,刚才的激战令他们伤痕累累,若是继续和这些装备精良的拉丁士兵交战必然难以支撑。现在的僵局究竟可以支撑多久,查士丁尼也没有底。

    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安东尼娅的身上了。查士丁尼在心中喃喃自语,尽管当初二人还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但是经历保加利亚的一行潜移默化间,双方却不经意地发现有时竟能配合得如同老友一般默契。他相信,此时此刻如果对方已经得到消息,那么一定已经朝这里赶过来了。只要继续坚持下去,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查士丁尼独自一人挡在所有人的前面,与所有的拉丁武士对峙。

    可是僵局却在这时由对方打破

    你们都还在怕什么?这些希腊人害死了的可是克莱武男爵,老克莱武伯爵知道了的话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就这些人而已,哪怕再厉害也挡不住我们人多势众。杀了他们,让他们血债血偿!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终于将已经压抑已久的气氛点燃。

    调弓弩手过来,没有必要再活捉她们,全部射杀一个不留!

    已经动了杀心的拉丁人这下完全没有了其他的顾忌,而听到对方呼喊的查士丁尼一行人也脸色一变,如果十字弩手万箭齐发的话,那在这种根本没有躲避地方的地形下所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海墙外的海面上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而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火光和浓烟直冲云霄。而紧接着海面上漂浮着东西却吸引了岸上拉丁人的注意

    珍贵的丝绸、华美的镀金器皿、富丽堂皇的圣象以及装满香料的木桶,这些正是这些十字军战士前往东方梦寐以求追寻的东西,此刻居然就这么出现了。

    完全不顾长官的呵阻,士兵们哪里还顾得上之前的敌人,纷纷跳下海中争抢那些价值连城不知怎么出现的财宝。而目睹这一切的的查士丁尼此刻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而当一艘战船从黑色的浓烟和火光中冲出的时候,顿时间恍然大悟。原来是安东尼娅搞的鬼,如此巨大的动静显然是他留在船上的黑火药搞了出来的。

    而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拉丁人完全被这次的突袭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只见划桨飞快,速度越来越迅猛战船朝着查士丁尼他们冲来,而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感觉整个海面都在颤抖战栗热那亚水手在靠近海岸的一刹那,挥刀砍断了风帆的绳索,而紧接着油帆布便呼啸着带着惯性飞速砸下,将乱成一片的拉丁士兵直接压了下去,一时间动弹不得。一支点着火焰的弓箭接着射去将整片被帆布裹起的地方化作一片火海。

    哦哦哦哦!任凭拉丁人如何怒喊,举着短刃、小斧、镰刀,想要割开韧性极佳的油帆布也无济于事只能惨叫着被大火吞噬。一时间岸上的拉丁人瞬间失去了战斗力,而海中的那些士兵虽然已经放弃了争抢着财物,但是他们早已经无足轻重了。

    发起反击!而看准时机的查士丁尼也率领着最后的还能战斗的三十名瓦达瑞泰人武士,立刻鱼贯着举着短刀,给杀散了剩下的拉丁士兵,而已经军阵土崩瓦解的拉丁人根本抵御不住这种反扑了,开始哭号着四散而逃。

    许多人跳进海里对面方向泅水,却立即被瓦达瑞泰人的复合弓与战船上的热那亚水手们的十字弩肆意射杀,很快海潮将尸体与血污层层卷来。而正当查士丁尼还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查士丁尼,不要再追了,我们只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你看又有一支军队来了!这时,出现在甲板上安东尼娅指着不远处的方向,对查士丁尼说道。只见,西南方向尘土飞扬,人影匆匆,显然一支规模不小的军队正朝着这里接近。

    而查士丁尼目光凝重地望着远方也点了点头的确再留在这里的话的确危险。,他有预感那支军队里恐怕佛兰德尔的亨利就在其中,现在还不是和那个恐怖的男人交手的时候。与此同时,战船的桥板也在这时候放了下来。

    看着仍然沉浸在厮杀复仇之中的手下们,查士丁尼高声命令道

    所有人,结束了。准备撤离这里,就是现在!

    海墙边的激战仍然在继续,被碎石瓦砾阻挡住去路的查士丁尼一行人只能选择背水一战。每一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因为他们的前方即是敌人,而背后已经无路可退。

    查士丁尼此刻紧紧握着手中的剑目视着朝他们扑来的拉丁人,虽然心中仍然保持着镇定,但是现在的内心早已经被压垮得精疲力竭。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轻飘飘的话语在真正面对的时候犹如万钧之重。

    我真的可以带着所有人安全离开这里吗?

    心底里默默地质问着自己,查士丁尼进步侧闪躲开了眼前拉丁武士的进攻,随即回手一剑落下砍翻了扑上来的敌人。而只听细微的咔嚓一声,只见手中阔剑崩开了一个缺口。

    果然这种战斗强度还是太激烈了吗!查士丁尼喃喃自语道,这把剑是自己不久前刚换的,材质是可以保证的,但是硬生生劈开那么多人锁甲和血肉,也终于支撑不下去了,连自己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话瓦达瑞泰人恐怕也已经快到了极限了。

    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背后的查士丁尼压力倍增,而稍稍地一丝分神,耳边一股劲风袭来,顿时间令他感到了毛骨悚然的威胁。

    锵!激烈的火花在眼前蹦出,而突如其来的沉重一击,让查士丁尼都感觉到双手发麻险些握不稳手中的兵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