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神医在都市:第八百零九章 我们的赌注是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赌博不但有让男人有雄心,而且最有趣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对手的底牌,你也不知道底牌在想些什么——是输还是赢,这些都不知道。越是不知道的,对我们就越有诱惑力。于是,你绞尽脑汁的去思考去分析——当结果呈现在面前时,所有的一切才尘埃落定。赌博赌的是智慧、牌技、胆识,还有——运气。

    路易撤旦丝毫不提交吴夕的事,却一个劲儿的和王峰灌输他的为人处世,好像他是王峰的长辈一样,在教王峰如何去活着。

    你当真没有玩过?路易撤旦皱着眉头问道,自己的这个对手简直就是弱爆了,一个连牌都不玩的男人是男人么?

    那可真是太遗憾。路易撤旦说道,但仍然不想失去与对手赌一把的机会,对于杀手来说,杀人也是一种赌,但是没有什么关系,没玩过只是缺少了经验而已,你还有智慧、胆识和运气——来吧。我们玩几把。来了我这里不和我赌几把就像是你腿上坐着一个女郎你却不抓他的胸,不甘她一样有罪。

    王峰笑了笑,搂住爱丽丝的手伸进了她的大腿里,好吧,那就玩几把!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怎么玩,玩什么就你来决定吧。路易撤旦自认为自己对什么牌类都非常熟悉,他可不想让人说自己老手欺负新手,以大欺小。

    那就一百块一把吧?王峰表情微微害羞,扭捏的说道,再说了,如果你觉得小还可以再讨价还价,老子又没有说过非得赌一百一把!

    虽然王峰知道有点儿小,可是——赌的越大自己不就输得越多,这种不划算的事王峰可不想做。

    哦,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路易撤旦并没有生气,作为一个大神,他当然有着不同一般人的深沉,王峰如果这么几句话就想激怒他,那就太小看他了。

    还真是有意思,一个年轻人能这么沉稳地在我面前的不多,难怪中心那个女人不是你的对手,派出去的杀手,美女成了你的女人。

    魔鬼说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风姿无比的爱丽丝,曾经他也想把她压在自己的下半身下。

    派出去的杀手不是被你杀了,就是被你玩晕了,连末日审判都带着耻辱离开华夏,一生无法再洗刷掉,你果然有点意思。

    毕竟是第一次。王峰倒是非常谦虚的解释着说道。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虽然想着拿钱买经验,但是——也不想付出太重的代价。对于你来说赌博是很有趣的游戏,对我来说却很无趣。我愿意陪你玩,其实也只是想哄你开心,只是,呆会儿谈条件的时候不会太苛刻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路易撤旦不由大笑起来,我突然觉得我会爱上你。

    不好意思,我对男人没有兴趣!王峰直接说道。

    这样吧,看在你很有意思的份上,我也和你说一说赌注大小的事,我喜欢与人赌女人,或者是赌这个世上很少有的东西,如果没有这样的赌注,那么赌博就已经失去了那种让人心跳加快血液沸腾的快感。

    说罢,路易撤旦突然拿起了自己面前的一杯红如血的酒,他一口吞下,整张脸顿时涨红起来,非常的可怕。

    这是一个神经病,他是在糟蹋酒。

    王峰在心里骂道,但是王峰知道如果没有让他心动的赌注,自己就无法与他进一步探讨下去,虽然自己刚刚已经提到了人质的问题。

    可以,但是赌什么要由我决定。

    哦,想赌什么。

    塞子,赌大小,简单易行!

    那好,这东西我这里有的是!

    不,不用你那种,用我这种,你可以检查一下!

    爱丽丝站了起来,直接把手中的两个塞子扔了过去。

    这一次是有备而来,知道魔鬼烂赌,所以,她让王峰特意准备了两个用砭石所制的塞子。

    魔鬼一把接住了塞子,砭石的重量不重,他掂量一下,觉得问题不大,好,就这个,我的赌注是我的女人露西!

    我们的赌注是我!爱丽丝说道。

    车子在一处老城市的街道停了下来,整个四十八号远望过去是一片昏暗,只有几处昏暗的几处路灯,这给一种的感觉阴森森的,透着股不安气息。

    王峰与爱丽丝相对一腿,轻轻一跳,直接翻了进去,顺着路灯沿着走廊快速向前,穿过前院来到门前。

    外面铁门虽然紧关,但里面的大门是开着的。

    走进四十八号公寓,有一点像是鬼屋一样,但是楼梯过道边点了壁灯,很明显它们是引路的,跟着这些壁灯,两人来到了二楼,在二楼左侧的大厅之中,却亮着灯光,只是它的四周用遮光布围住,以至于在外面也很看到亮光。

    用遮光布作窗帘,这可以让人想象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一个不喜欢被外人所知的人。

    桌子很大,一名老者坐在一端,他吸着的古巴雪茄,双腿放在桌上,身体往后仰,整个人就像是放在大椅子上一样。

    路易撤旦!爱丽丝提醒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