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世情缘,一梦千年:第30章 不一样的重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越来越相信天矢三人都是天上的神仙,纷纷跪下叩谢,天矢三人连忙让他们起来。

    我们不是神仙,这是因为天感动于竹婆婆的爱情和你们的善良才重新种出的一片竹林。

    那片竹林下有一个人再挥动着铲子把泥土盖在废墟之上,很多人都看清了那个人是服部。

    竹婆婆,那个人就是昨天下令放火烧竹林的罪人,我知道你肯定很伤心很生气,也很恨那个人,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没有记忆的普通人,我希望他能留在你们的村子里,可以吗?

    有些村民纷纷表示反对,表示容忍不了这个罪人的罪行,但是竹婆婆的一句好,知错能改就行。让他们都不敢置信,但是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同意了。

    天矢等人扶着竹婆婆走到竹林前,竹婆婆伸手摸着那片竹林。

    竹婆婆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她激动地说道,三少爷,我们的竹林保住了,保住了。

    所有的遇见和重逢都不会是巧合,而是命中注定。

    这时,有一个人出现天矢等人的后方。

    琴,是你吗?那个人突然开口喊了竹婆婆一声,竹婆婆一听仿佛被吓到了,她知道这声音已经在她脑海了回荡了很多年,她不会听错的,是何三少的声音!

    竹婆婆连忙转身,果不其然,站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何三少,尽管过了几十年,样貌体型都发生了变化,但竹婆婆却一眼便看出来了,何三少回来了。

    两人缓缓地向对方走去,这一段短距离却跨越了半个世纪,何三少紧紧地抱住了竹婆婆,而竹婆婆也紧紧地抱住了他,两人都流下了眼泪。

    三少爷,你不是牺牲了吗?这些年你都去哪了,我很想你啊。

    何三少这才把这几十年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给竹婆婆听。

    那时候何三少在前线虽然被箭射中胸口,但所幸的是由于竹牌子挡了一下,箭头才没有伤到心脏,但是当时他身上的伤实在太多,不仅有剑伤还有刀伤,以至于他昏厥倒地,同僚以为他已经死了,便匆匆忙忙地把他身上可以带走的东西带走,后来作为遗物送给了竹婆婆。

    后来何三少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踉踉跄跄地离开了那片散发着血腥味的地方,他想跑回竹婆婆的身边,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他就这样一个人走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已经黑了,但他依然不知道现在去哪才是正确的方向。

    但危险不期而至,何三少因为劳累过度加上伤痕累累,突然他就失去平衡从山边摔了下去,所幸那里距离山脚不算太高,第二天早上便被过路的樵夫救了回去。

    何三少并没有生命危险,但他的脑袋却撞到了石头有了血块而失去了记忆,那时候山里的人生活原始,都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恢复记忆,于是乎何三少便在那里生活了许多年,如果不是那次意外,可能何三少至死也不会记起自己是谁。

    那天年迈的何三少带着一群村娃上山砍柴,自己在一旁看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何三少竟又一次摔下了山,头撞到了一课竹树下,何三少临昏迷前看着那棵竹树,脑海里好像想起了什么。

    琴何三少就这样昏过去了,村娃们连忙扶起他送回村子。

    醒来的何三少已经恢复了记忆,他知道自己是谁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到底要往哪里去,他现在都一一知道了,他本想马上出发回来找竹婆婆的,可是碍于身上的伤和年迈不堪舟车劳顿,费了好长时间才重新来到竹婆婆的身边。

    何三少和竹婆婆两人为了彼此终身未娶和未嫁,他们两人再一次紧紧的抱在一起,这一次他们发誓绝对不会离开彼此了,此时竹林似乎了解到他们的心意,许多竹叶像花片一般落下,情景唯美动人。

    他们用半个世纪来诠释了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竹婆婆的一生也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用我一生,爱你一人,种竹一片。

    天矢被此时此景所感动了,秀玥,如果我们继续爱下去,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呢?

    天矢会心一笑便昏倒过去了,现在的他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好好休息,子澄和柔柔连忙扶起他并带他进屋休息。

    而这一次天矢打破了自己的记录,他竟然连睡了七天,事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终于,竹婆婆的事告一段落了,天矢等三人还是要继续进城寻找秀懿,所以三人还是决定要即刻启程了,而服部则留在了村子里与竹婆婆她们一同生活,可能这个结局就是村野山正和他师父所希望的结局。

    竹婆婆何三少和村民们一同为他们送行,临别前还送给他们三人各一个竹牌子,上面分别写着他们的名字,竹牌子寄托了全村人的祝福。

    竹婆婆和何三少相依相偎,村子终于恢复了往日时光,竹林也正枝繁叶茂。

    不一样的重逢,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故事呢?

    子澄,为什么要杀了他!天矢死死地抓住了子澄的衣领,他不停地质问子澄,时不时还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服部。

    子澄一把挣脱开了他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他死不足惜啊,不是吗?

    天矢没忍住心中的怒火,一时冲动便一拳打在子澄的右脸上,他已经悔改了,难道除了杀他就没有其他方法吗?你怎么会这么冷血呢!子澄!

    子澄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了一声便瞬移到天矢眼前,一记重拳打在了天矢的腹部,然后抓起天矢的衣领,你打人之前,最好先看清事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