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时光遇到你:第十六章:最痛的背叛,往往是被最爱的人所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卢颜很快追上来,在她身后亦趋亦步地跟着,你怎么了?我和赵静尔之间什么事都没有,苗苗,你不相信我吗?

    这句解释无疑是火上浇油,手机微震,司徒苗点开信息看,正是赵静尔发来的,内容无疑是在炫耀卢颜相信了她的话。

    苗苗,卢颜拉住她,你到底信不信我。

    你松手,司徒苗平静地命令,气氛凝固了几秒,卢颜无所适从地将手松开,她蓦然一笑,笑容有些酸楚,你又相信我了吗?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凤凰城,我来这只是来旅游的,可你呢,你有兄弟,你有家庭,现在你有红颜,你一次次把我排在最后,你说你爱我,然而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位置。

    话完,她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脚步加速地往人多的地方走,他追在她身后喊她,然而凤凰城的小路曲折,游客轻易地将两人冲散。

    回到旅馆,不由分说地司徒苗开始收拾行李,陈衫儿有一个远房姑妈住在附近,她已经过去那边,可能要多留几天,旅馆只有袁圆在,正拿着手机修昨天的照片,见司徒苗回来就收拾行李,大呼,卧槽,你干嘛!

    我要回去。她现在连呼吸这个地方的空气都感到闷。

    不会吧?袁圆从床上跳起来,这才一天你就走啊!

    对,行李简单,她几下就收拾妥当,你去找陈衫儿玩两天吧,我先回去了。

    你一个人回去多不安全,算了,我陪你。袁圆说着在地上找鞋穿上。

    没必要,你玩吧,我不想做你的拖累。

    说的什么话!疯子冲过来掐她一把,你这么如花似玉的美少女,我忍心丢弃吗!

    说着头一甩,叮当响地收东西。

    她突然要走,袁圆只当她任性,不过却总是格外包容,哪怕再离谱。

    谁也没有料到,就在归途的大巴上,袁圆突发身体不适,冷汗沁沁的程度惊得大巴司机给120拨打电话,可是送到医院,因为钱不够,医生不能开药。

    您先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病,严不严重?看坐在椅子上肤色蜡白,疼得不时哼唧的袁圆,司徒苗着急地追问医生。

    不算大事,阑尾炎复发,这次需要动手术摘除,你先尽快把手术的钱交上。后面还有人排队看诊,医生并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袁圆一个人身上。

    阑尾虽说是小病,可是一旦疼痛起来,那也不是一个女生能挨住的,偏偏袁圆还反过来笑着安慰惊慌失措的司徒苗,没事呢,就跟蚊子咬似的,你急什么。

    明明已经疼得脸上毫无血色,司徒苗的眼泪被这话一下子刺激出来,即使是这种时候,袁圆第一时间在乎的,永远是对方的感受。

    我何德何能,能认识到你这样的好朋友!司徒苗冲到门外,她站在走廊上一个个翻电话薄,这陌生的城市,她孤立无援,而银行卡上的资金更是不够,她第一次为自己的贫穷感到悲哀。

    我卡上一千左右,陈衫儿能立即转过来五百,加上袁圆的八百,一共两千三百块,可还是不够。她急得跺脚,每过一分钟,袁圆就要多忍住一分钟的痛苦。

    该怎么办,她终于选择妥协,拉下面子拨打卢颜的电话。

    再然后是归于死寂。

    一霎那,好似一根稻草彻底压弯司徒苗全部的自尊,心上升起阵阵凉意。

    最后解决事件的是邱敏,司徒苗能联系上的好友中唯有的几人,听说是袁圆生病,她们之间过节是有的,可她没记在心上,电话结束,不过五分钟就有院长模样的男人过来亲自探问,连这个小手术都是他亲自操刀。

    这也便是家大业大人脉极广的好处。

    突发此事,不得已司徒苗要在这里多待上几日了,因为有邱敏找好的关系,医院给袁圆安排的是单人房,旁边有一张专门提供给陪护的折叠小床,白天司徒苗负责给袁圆买饭倒水,晚上就蜷在小床上将就。

    袁圆挺过意不去,直嚷着,四天后出院,我袁圆保管把你当慈溪伺候,我就是你的小全子,您一声吩咐,指哪奴才干哪,倒夜壶都没问题。

    还有力气调侃,说明恢复的不错。司徒苗把杯子整理好,我出去买点水果,等会回来。

    袁圆手一挥:去吧,小全子。

    司徒苗舞拳,回头收拾你。

    万万没想她一出门,会在这个处处散着消毒水味道的走廊上和卢颜遇着了。

    他错过了她最期盼他能给予她安慰的时刻,此时出现又有什么意义,司徒苗当作没有看见,目不斜视地擦肩而过。

    你去哪?他开口的嗓音沙哑,伸过来拉住她胳膊的手都是冰凉的。

    司徒苗没有理会,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径直地走下楼梯,他便跟在她身后,她去超市,他跟着进来,她去排队结账,他抢着付钱,又抢着帮忙拎东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