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帝主:第94章 惩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姜凡没有揭晓自己的身份,而是认真地分析道:我云上仙宗的第一天才乃是护教至尊的弟子沈轻语,她不仅是燕地第一美人,更还是燕地第一天才,两年前她便已经成就金丹,堪比宗门长老了,姜凡若是和她相比,还是要差了很多的。

    风若瑶呵斥道:你胡说什么,姜凡才是,不接受任何反驳,什么燕地第一人美人,我看分明就是吹出来的,她不过就是一个徒有其表的女子罢了,怎能和姜凡相提并论?

    唉。对此,姜凡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叹了口气,便向着远方独自远去,只留下一句话:功绩点不用你换了,而且,实际上,姜凡你也是见过的,话也是说过的,所以,你此生,真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额,这家伙什么意思?看着那逐渐消**影的方向,风若瑶的心中,也是不由的悄然出来一个荒谬想法:难道他就是姜凡?

    在人群中的注视下,苟富康腾身跃起,来到了战台上。

    生死战,可敢接?看着他,姜凡吐出了六个冰冷的字眼。

    既然你主动求死,那我,便大发慈悲的成全你。对于姜凡的挑衅,苟富康心中的怒意可想而知,在他看来,对方这便是在以卵击石,狂妄自大!

    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厉害吗?

    你有剑,莫非我就没有剑吗,而且你以为,只有你擅长用剑嘛,忘记告诉你了,我苟富康,自幼修习剑术,如今已经苦修整整有三十来年,你拿什么跟我比?!

    他这么说着,一股强大的剑气从其身上绽放而出,在其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柄刻有猛虎纹路的锋利宝剑。

    我让你先出剑。

    苟富康持剑而立,他看着姜凡这么说道,整个人显得非常自信与自负,身上的气势非常迫人,有一种剑术大师的无敌风范。

    在所有人看来,他也是有这个资格,毕竟,姜凡所依仗的优势,此时已经是荡然无存。

    毕竟苟富康苦修行剑术三十年呢,而姜凡呢,看起来才多大?

    闻言,姜凡忍不住嗤笑出声:既然如此,那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只一剑,接住了!

    他出手那非常干脆与果断,话音还未落下,便是已经劈出一击,快到眼花缭乱。

    金属般的撞击声响起,苟富康以其手中的宝剑来抵挡,但令他难以想象的是,姜凡一剑袭来,他手中的宝剑,瞬间便是折断。

    一时间,刚刚还狂妄无比,胜券在握的苟富康瞬间便变得被动起来,手无寸铁的他,此刻,就宛若待宰的羔羊般,无力抵抗。

    这还不算,姜凡手中的长剑顺势而下,苟富康的嘴巴瞬间便被撕裂出了一道血腥的伤口。

    险些一击夺命!

    苟富康疼的惨叫,直接便跪倒在地上。

    抬起头来。

    姜凡目光冷漠居高临下看着他,手中的长剑刺进了其咽喉,但是却不斩断其脖颈,只令其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备受折磨。

    我我主上是刘峰苟富康艰难的吐字,身躯止不住的颤抖,心中更是懊悔万分,自己当时为何大意。

    然而,姜凡却是无视了他的话,就跟没有听到一样,他质问道:风若瑶还是个孩子,以你的年龄来说,做她的父亲都绰绰有余,可你说出之前那番话,你是怎么好意思的?!

    苟富康已经说不出话了,此刻,他看着那双冷漠的冷眸,只觉得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祝你投个好胎。

    剑光闪过,血光迸射,苟富康瞬息毙命,头颅横飞出去,落在了战台之下。

    人死了,台下有很多人都是忍不住暗赞一声。

    苟富康仗着身后有内门弟子,平日里,嚣张霸道,没少欺压他人,也正因此,他死了,自然是有人高兴。

    同样,他们对于姜凡的强大,也是深感震撼。

    杀了人,姜凡心中没有任何愧疚,他知道,自己若是实力不济,那么,死去的人就是自己了。

    对于想要自己命的人,姜凡向来不会手软,他会毫不留情的挥下那杀人之剑。

    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道理,就是这么血淋淋的简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