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云起龙凰赋:079.觉醒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卿染跪坐在白泽背上双手按在白泽身上,双目紧闭着将自己的意念传递给白泽:白泽,我能带你出去。

    白泽:我凭什么信你?你们还不是为了我的血,为了打开地狱之门,幻兽?呵,在你们心里幻兽的命又算什么?你们何曾会在乎,我们不过就是你们手里的工具,没有价值就丢掉!

    卿染:不,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我现在虽然没有办法让你相信我,但是你甘心吗?难道你就想一辈子这么漫长的生命就被囚禁在这虚假的世界里没有自由,任何人都可以来挑衅你,你就想笼中的困兽一样可悲,活得像个傀儡,这是你想要的吗?

    白泽:我想出去,但是

    卿染:这样吧,我可以与你签订平等契约,一旦你不愿再留在我身边可以随时离开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如何?

    白泽:好,但是你要说话算话,否则就是同归于尽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白泽的声音清润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低柔,卿染与白泽协商好了顿时加大了灵力输出,她的血脉被沐魂古果修复唤醒,现在全身的血液都处在沸腾状态,持续的高热让她的灵力可以不受这里的禁制限制,这说明她的天赋力量觉醒,第四度觉醒第六天赋。

    是的,她第五节四次觉醒是第六个天赋了,因为的血脉纯度太高了,高达百分之九十,所以她的天赋多半是成对出现的,她刚出生就第一次觉醒了两个天赋:第一天赋死亡裁决和第二天赋轮回审判。第二次觉醒了第三天赋咫尺天涯和第四天赋神念千里,第三次觉醒了第五天赋泣血妖瞳,从她的几次觉醒就能看出来她成对觉醒的天赋都是互补而生的。

    觉醒一般有七天成为觉醒期,前三天血液沸腾高热不退,第四天到第六天是从骨骼到皮肉的重塑强化过程,一天骨骼粉碎重组,一天筋脉粉碎重长,一天皮肉爆裂重生。,始终维持在不断毁灭和重生中煎熬。

    这种痛的持久让太多神裔子弟受不了而自杀,但这种痛并不是不可转嫁,只要找两个属性和体制都互补的人一起,以双修的方式将痛苦转嫁给另一人一半,那么觉醒者本身就可以只承受一般痛苦,熬过觉醒期就没有那么艰难了。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空子而导致镜天中出现了祭品这种‘职业’的出现,说得好听叫祭品,实际上就是被用来当作痛苦转嫁对象的玩宠,活生生的人,他们多半是来自穷苦人家或者世代为奴的家生子,他们容貌上等,声音柔和,身段娇软又命贱,可以让觉醒者在觉醒期心性甚至脾气不大稳定的觉醒期尽情发泄,死了也不要紧。

    也有的大家族觉得这样作为难免有损名声,于是就会找门当户对的家族里合适的青年才俊订下婚约以联姻的形式来彼此度过觉醒期,一举两得,而这样的联姻就被称为觉醒伴侣。

    其实卿染当年二次觉醒前也被父亲安排了几个祭品留在身边随时应对她不一定什么时候会来临的觉醒期,苍宁圣帝安排的祭品也与旁的小家族不同,他安排的祭品无一不是修为在三阶战神境的高手,而且绝对忠于主人,年纪都不超过两百岁的青年才俊,甚至是天才。

    然而卿染怎么也无法对比自己大的多的男子下手,虽然顶着男宠的名头,个个容颜俊美出尘,性格也乖顺听话,但就是下不去手。

    以后至于后来苍宁圣帝又出新招,直接和她找了个顶级家族的少主做觉醒伴侣,也就是她的未婚夫。

    虽然一次都没有用过,她从来不会靠别人,每一次觉醒都是在死亡的刀刃上滚过,再痛她都咬牙受下了,所有的痛她都铭记着,这些痛都是警醒她,促使她不断变强的动力,她需要这些痛来让自己清醒。

    灵力输进白泽的体内瞬间就得到了白泽的反馈,契约大阵在白泽的身下盘旋而上,白泽看着阵中心的龙凰图腾震惊到无以复加,直到契约成立,卿染从白泽身上跳下来,损失了不少灵力的她脸色有些发白不过胜在精神还不错。

    契约这种古老血脉幻兽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一般幻兽的几十倍。

    白泽庞大的身躯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他的身型在一圈圈缩小,最终停留在正常人的大小后光芒在聚拢,白发如流云舒展,天蓝色的幻袍滚着银线刺绣的卷云纹沉稳大气,修长挺拔的体魄傲然矗立,容颜俊美如妖,眉如烟云朦胧如画,眼若碧波十里湖光,唇如桃花旖旎生姿。

    卿染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绝世美男,饶是见惯了没人的她都不禁有些恍然,他的容貌有些眼熟,似乎和她有三分相像,幻兽幻化成人形鲜少有样貌不端的,几乎能化性的都样貌不俗,只是如此惊艳的还是少见。

    白泽缓缓上前了几步来到卿染身边,那双碧色的眼眸轻轻看了卿染一眼便敛眉垂首单膝跪下去:白泽拜见主人。

    声音低柔似松风冷竹般清雅动人,一如他的人清雅中透出不屈的风骨,桀骜中又不乏沉稳,卿染扶着他低声轻笑:不必拘礼,在我这你可以随意一些,我不会限制你,除非你有什么做的不好我会告诉你的。

    白泽闻言有些纠结的看了她一眼,又什么都没有说,轻轻咬了咬桃红的薄唇不经意流露出一抹艳色也只低声应了句:是。

    卿染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这才感觉到左臂有些刺痛便听莲幽有些紧张道:主人,您受伤了,我给您疗伤。冰凉的手指按在伤口上,火辣辣的感觉顿时消去了大半,卿染舒服的眯起眼将胳膊不在意的递给莲幽,其实这种皮外伤不一会就好了根本不用去理会,不过莲幽这么紧张她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

    主人,白泽伤了您您想如何处置?白泽静静看着莲幽给卿染处理伤口不冷不淡道。

    卿染抬头笑了笑:又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你我当时的情况本就不是你的错。

    龙飞影看了他们一眼有些落寞的站在一边插不上话,卿染自然留意了她拍了拍莲幽的手,莲幽会意退开几步将龙飞影让出来。

    卿染看着低眉垂首恭顺的像个小媳妇一样的龙飞影莫名有些好笑,忘记了自己正处在血液沸腾期体温高的可怕,直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取笑道: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告诉爷,爷替你报仇。老大不正经的语气吊儿郎当地调侃,伸出一根手指去挑他的下巴。

    使君!触碰到他肌肤的一瞬间卿染明显的看到他眼中名为惊恐的情绪您怎么会这么烫!难道难道是,觉醒期?

    啊,我倒是忘了,确实是在血脉觉醒期。卿染后知后觉的笑了一句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莲幽不是人根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至于白泽,他的性情原来是这样冷漠如冰雪的个性啊,但是都漠不关心,像个没有情绪的雪人。

    她承认她现在的做法有些卑鄙,但是她的时间不多了,无论如何白泽她要定了,如果按照原计划慢慢软化白泽再等他心甘情愿缔结契约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