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珠:第四章 他们自说自话,然后擅自离开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知道仪式有没有在家里办,只是无疑又是一件坏事,因为有一笔收入暂时没有了。

    我常常会为朋友想一些后顾之忧,只是并没有能力去帮其解决,我不觉得这是优点,因为我自己都没能把自己的生活搞好。

    游戏结束后,我回了家,扫了一下书架上的灰尘,一本旧旧泛黄的书静静躺在那。

    那是爷爷留下的书,上面记载了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不仅是内容看不懂,连爷爷的字体我都看不懂。

    我也经历过亲人离开,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坚强的孩子,因为我也没有在网上寻求安慰,只是哭了有三天,全身都是眼泪。满脑子都是后悔没有多陪老人家去多喝一顿早茶,就只是这么简单。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忽略身边最近的人,总会嫌弃这个身边的人如何不好,只是当他不在身边了,才会处处想着是不是自己还有应该能够做得到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多花点时间陪在他的身边。

    我对爷爷是,陈文彬对他爸爸,应该也是。

    回忆还未中断,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悲伤。

    海珠问我在做什么。

    我把我的情绪告诉了她,后知后觉,觉得自己真不是男人,又不是什么好事,还把这种糟糕的情绪带给她,然后还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她安慰我道没关系,她能够理解,也很愿意听我说。

    我没有相信她,不是不愿相信她,只是好像你认真做一件事情然后突然有人和你说一件其他的事情而被你忽略了似的,对,我是这样的。

    她很好,想尽办法想要我开心些,然后开口约我明天去看电影。

    我很意外,我知道她比较忙,有自己店的人怎么可能有多余的时间去做其他的是事情。

    她真的是为了安慰我吗。

    那这么说来我算是蛮重要的

    这么一想心情的灰被照进一道光。

    但我还是不能那么容易答应,不然一个一米八个子哥,挂着一章韩国脸的男神怎么有面子。

    我回道: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劲心思,只要你发张果照给我,嗯,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

    心理兴奋的不能自己,她说不定喜欢我,如果她喜欢我的话,说不定。嘿嘿嘿。。

    回信了,是有张照片,可能是她,为什么是可能呢,因为她用笔把脸画得看不出来了,有果吗!屁,毛都没有。

    晴空霹雳,我发誓这是我今年来听到最震惊的事情,为何震惊,就在昨天我们跑步还就遇上了。

    他为何没谈起?

    顾不了写小说了,骑上我的电动车,直奔他家。

    说起来第一次见他爸都是快十年了,那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和陈文彬说着就开着十一路车外出了。

    对于两个十二三岁的农村孩子,到人多繁杂的府城街道逛街,是一件多令人担心的事情,况且那年代拐卖小孩泛滥成灾,府城街上一群孩子结帮成对乞讨。

    于是乎他父亲就来到我家,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大人之间也是有大人之间的联系,他父亲和我家人都认识,那天我们回来天意已困,临近黑夜给他父亲蒙上了一丝神秘。印象只是很方的脸,很高大,很彪悍。

    如果我不认识他父亲,或者我和陈文彬的关系没有那么好,我也许不会有那么惊讶。

    来到陈文彬的家,靠着喉咙大吼,他闻声从楼上下来了,他家一楼是餐厅和车库,住在楼上。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告诉他我来了,尽管科技发达,还是留有这种习惯。

    最近好吗?

    我还没有进他家,仓促的问了一句也许在当时很为奇怪的话。

    \\\'昨天不是才见面吗,来也不说一声。\\\'

    妈妈在家吗?

    \\\'在呢,在上面看电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