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珠:第二十章 从新认识一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脸上那一刀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接着游泳教练赶了过来,试图夺刀,却被割了脖子,后退之际又被重伤肚子,也许是求生意识反击,身材硕大的游泳教练一拳打在了魏佳艺的头上,本来缺乏锻炼的他根本不经打,剪刀抓不紧掉了地逃跑,教练被伤愤怒追击,追到**地下魏佳艺不再逃跑,任由教练练手。

    这是有计划的行凶,刚好教练也出来了,我也认识,魏佳艺行凶的时候位置并没有**,而教练打他的时候是在**底下,我问教练怎么样,他告诉我没事,一点小伤,可惜当时下手还是犹豫了,应该往死里打。

    我没有感觉教练的话又多难听,连**的位置查看好了,平时心里都在想什么。

    因为就隔着玻璃门,魏佳艺看到我们聊天后出来打断我们,警察再度前来让他进去,他要求把我带进去,这一次警察同意了。

    进去后我们面对面坐,我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还去找她。

    他还在自说自话,睡不着,吃不香,每天做噩梦,现在觉得心情舒畅,什么压力都没有了,他就是觉得不应该是这样,过来就是找答案的,他找到了,非常的舒服,他不后悔。

    我没听他讲完便打断他,我不想听这个,你告诉我现在怎么办。

    他问我什么怎么办?

    我说,你把人伤了不会想着人家会放了你吧?

    \\\'什么我把人伤了,我伤了谁?被打的人是我好吧,都现在脑袋还是疼的,我一会说不定还要去医院查一下有没有脑震荡呢,我还要让他赔医药费呢。\\\'

    不是你伤的,他肚子怎么会那么重的伤,脖子动脉那怎么会有伤,你不会想告诉我是他自己伤了诬陷你吧?

    \\\'是他自己伤的啊,我一见到文艺晓,文艺晓就让他过来,他手中拿着刀,我当然要反抗啊,之后他就过来打我,一只追着我打,我跑不过他,他往我脑袋打了好几圈,强,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

    我没有讲话,我从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人,如果不是在现场听了小区保安和业主的复述,也许我都相信他说的了,那个表情,那个话语,那种眼神,我完全都不出在说谎,但我知道他在说谎,一个人拿着刀要伤你没伤刀还把自己弄重伤了,听起来又多滑稽,最后还是因为丢了刀拿拳头才赢你。我没有说出这些话,我听了他说的话,我都想吐。

    此时门外聚集了很多人,我走了出去,我真的需要透气。

    我问文艺晓怎么回事?文艺晓说我闺蜜说要杀了他。

    \\\'我闺蜜看不了我受委屈,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不给他一定教训事情过不去了,重的话直接杀了他。\\\'

    这是警察局啊,别乱来。

    \\\'一定要给他教训。\\\'

    什么闺蜜这么给力,之后了解才知道,哪是闺蜜啊,是老爹的力量啊,事情传到外地她爹的耳里,她爹气炸了,一个电话给了闺蜜老爹,两人是特别要好的兄弟,自然也不甘受气,于是派出所就聚集了这么多人。

    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社会,法律根本就是约束没有实力的人,里面的警察都不敢说话,看着人聚集,也不敢出来驱散,我和林明涛进去想让魏佳艺道个歉,把事情化小,进去后听到一个像是领导的人说了一句,惹谁不惹你在太岁爷上动土,你去禁闭里逮着吧,不然谁也保不了你。

    禁闭是关重犯的,有铁门,变相保护他,其实只是不希望在他的派出所出事。

    我两因为并不是文艺晓那边的人,所以警察还是让我们和他说话,隔着铁门,我们问他怎么办,林明涛即然当我的面全盘托出,告诉他一切事情他都知道了,然后才回到之前那句话,怎么办!

    魏佳艺只是笑笑,问我们,文艺晓家势力这么大吗?

    我说现在不是研究势力大不大的问题吧。

    魏佳艺笑着说要是在我的家乡就没有那么麻烦了。

    林明涛也表示特别无语,这不是你家乡啊,你有没有负责人要我们叫他过来?

    于是魏佳艺把我的手机借了,打了电话给他爸妈。

    我出去和文艺晓商量,一会下手的时候,别吓死手,稍微教训就好了。

    文艺晓表示她管不了那么多。

    我和林明涛商量之后如果失态发生太严重我们要不要帮忙,然而对方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文艺晓一个闺蜜的叔叔问我们是不是过来帮魏佳艺的,是的话就先把我们办了。

    林明涛赶紧说不是。

    我们再度回去里面和魏佳艺述说情况,拿回手机后,我问他找到人没有。

    他让我留意电话,有电话立马告诉这里地址那边。

    没多久我和林明涛就被赶出去了,再次出来,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阵容惊骇。

    一群人直接冲进派出所,做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