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珠:第十四章 问题浮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就不爽了,当初说好三人合伙,我和文艺晓各三成,魏佳艺四成,我们只要出力,魏佳艺出钱,拿四成不过分,现在反而让大家出钱!

    这不是最不爽的点,当初为了把他家整的像公司,他自己的按摩椅,跑步机,高级家具都售卖了都有一万多,婚庆那场婚礼新人信得过我们是先给了钱的,根本没有垫钱直说,这么一想他钱去哪了?

    我没钱。我们接的活都不大,这么久了,我分到的钱都不够我每天在外面吃的快餐。

    \\\'那我想想办法。\\\'魏佳艺低头说。

    最后办法还是没有想出来,我提议自己做,大家都没自信,我告诉她们可以的,几个气球加骨架成本都没有二十块,况且还可以重复利用,刚好用在幼儿早教可以用得上。

    魏佳艺反复问我,真的能行吗?我打包票能行。

    这一次我为公司剩了一笔钱,这笔钱当然免了我们之间的争执,只是争执过后难免留下隐患。

    气球布置我们很圆满的完成了,反馈很好,他两对我也赞不绝口,我内心得意洋洋。

    为早教活动提供了相当足的动力。

    生活依然继续,三人保持工作态度,之间却多了份不信任。

    我对魏佳艺的不信任,文艺晓对魏佳艺的不信任,魏佳艺对我们两的不信任,还有我和文艺晓的互相不信任。

    没活的时候继续死守公司,这点我很不认同,我和魏佳艺提议如果我们不去找活的话就自由行动吧,从中我们又大大争执了起来。

    他告诉我,一个公司,如果每天上班的时候只有老板在上班那像什么样?我问他公司是否有事情做,如果有我们不来工作是不对,但没有,好吧,说我到公司来为了提炼技能学习也是无可厚非,但是你们呢?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吃完饭你就去打游戏,这样公司发展什么?

    \\\'你不能这么说,我在咖啡馆工作偶尔都会去喝口水上个厕所,在自己的公司放纵一点又什么问题,不就是因为没有事情做我才这样吗,你看看咖啡馆,它一天都没有客人那是不是他们也得关门不用去上班,不来上班的是我不接受。\\\'

    这是他的原话,因此我们吵得够呛,文艺晓站在了我这一边,不是因为和我关系好,而是她也希望别整天守着空房。寡妇守空房说不定还有狂妄之徒,我们守的那是秘密基地。

    之前稍有提过,魏佳艺把自己的家改成了公司,这个公司其实只是个工作室,不是临街铺面,也不是临街写字楼,只是一个很角落的楼层房。

    所以能够在这种地方等来客人,那那个客人肯定是鬼。

    争执不下去,这回我们没有采取投票了,我不想害了文艺晓,我知道那天的救命是真的,桌子上有刀,她一定受到了生命威胁,可能最后妥协了什么才没发生惨剧,因为之后文艺晓都会找理由不留在公司睡,我有旁敲侧击,文艺晓不肯说,我也就不再多问。

    之后我撂下一句话,有事情再找我,没有事情这种班我不上。

    我以为我可以有长假放了,想着借此机会和阿彬联系联系,但我想太多了。

    文艺晓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我才休息了半天,她就接到了一单活。

    然后这单活还没完又接了一单。

    当他们问我计划的时候我真的很头疼,第一单活是气球现场布置,第二单活是幼儿早教演出会场布置。

    我头疼的不是我们没有经验,我向来不惧没有经验的活,时间充足的话我是可以完成目标的。

    我头疼的事我们的预算很少,别说预算了,就是整场活做下来都不可能挣钱。

    我开始和气球商沟通,整个场需要的气球装饰即然要超出整个毛收入的两倍。

    而且还没有得谈。

    做气球这么贵吗!我问了很多家,没错,做气球就是这么贵!

    我开始怪文艺晓怎么接这种亏本的生意,文艺晓理直气壮的说,现在没有活,就是亏本也要做啊,我们要多干活才有名气。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没有意见,你问出钱的老板认不认亏吧。

    魏佳艺皱着眉头,对我们说他最近口袋有点紧,这一回希望大家一起出这个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