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珠:第十一章 婚礼仪式,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回操作整个流程,我们是没有经验的,不仅如此,我们还不够认真,音响没有专业人员调试过,四个音响有两个是摆设,摄像还没有带储存卡,插花师还迟到,意外接踵而来,我们应接不暇。

    我前去内场布置,回来的时候发现插花师们都走了,留下一大堆插花所剩的垃圾,一晚没睡几分钟,时间的紧迫由压得喘不过去,我让安仔去把魏佳艺叫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在现场当清洁工。

    清洁中惊喜的发现所购进的花草只用了一半,于是打电话询问插花师,给我的回馈既然是购进材料有消耗是很正常的,我把她骂了一通,消耗的我们已经当垃圾清理了,剩下的都有一半,也就是说整个场地我们布置只用了三分之一的花草不到,压下心中的怒火,继续清洁。

    清洁完后时间八点,计划是九点举行婚礼,主持人已经到,八点半彩排。

    酒店的人终于现身,配合我们把香槟台,蛋糕布置好。

    与主持人洽谈背景音乐的播放,对现场我并不能给予主持人什么建议,因为主持人身经百战,有相当的经验,我只能跟着学习。

    八点半到了,部分嘉宾也到来,新人彩排,过程其实简单,全靠这个专业的主持人,闪耀的掩盖了部分缺陷。

    但祸不单行,此时花园里既然引来了苍蝇,鲜花铺的花毯既然发出了腐烂的臭味。

    天啊,对于我这个已经不那么要求标准的处女座,我快疯了。

    此时已经无力挽回,只能祈祷大家都不要那么关注那几只烦人的苍蝇。

    九点,婚礼开始。

    主持人漂亮的开场,现场气氛热烈,信任缓缓从入口走来,搭配醉人的曲目,一切都浪漫到极点,我看着两个信任走来,心里莫名的感动。

    他们来到我们做的鲜花拱门前,许下一生不变的誓言,述说曾经的辛苦,感谢看不好他们的人,看到这一幕,憔悴的身体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闪起泪光。

    是我布置了这场婚礼,这是我见证的第一场婚礼,尽管问题不少,还是由不得不感动。

    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我深爱的女孩,不知道她生意兴不兴隆,没有客人的时候会不会无聊,想她了。

    场外婚礼仪式结束,转内场,内场布置就随便了一些,整个过程还是走形式,重点都放在户外了。

    酒席过后,新人们还专门摆了一桌给我们吃,很受宠若惊。

    大夜里,沿海的雾气浓浓,我们载着准备好的物资开着车正在去酒店的路上。

    婚礼是在白天中午举行,我们只能熬夜追赶进度,鲜花是顶不了一天一夜的,会萎谢。我们把花运到了婚礼现场,插花师并没按时赶来,说是去外省旅行学习正在回来路上,让她的好友先来帮忙。

    前一天我们抱有很大的怨言,原因在于我们没有从花店进货,而是让插花师去批货了,批货回来后都不是成品,所以得要修正,而插花师不在省内,这个工作她让她的朋友来帮我们弄了。

    说是帮我们,我们感到特别不愉快,这是我们付钱请你们做的活,说成了帮我们。

    更过分的事情是,她的朋友教了我们能如何处理后就走了。让我们三个莫名其妙的人自己弄了一个晚上。

    这就是没有经验的错,因为隔两天就是婚礼了,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出现差池会完不成婚礼,我们只能默默认栽,我提议最后结工资的时候要扣钱,大家都同意。

    这一天是婚礼前的一天晚上,我们把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搬到了外场,椅子并没有被搬出来,这很让我们意外,我们大半夜和酒店负责人沟通,他们给我们的答复是可以帮我们搬出来,但是要到第二天早上。

    那个时候在搬肯定来不及,于是我让我的朋友,也就是我自带的员工安仔去搬运椅子。

    安仔很给力,不是说他很强壮,而是他很勤劳,很重很多的椅子,他都不停的搬运了过来。

    凌晨三点,我在调试音响,音响是我们外租的,酒店的音响要比外租的贵三倍。

    音响比我想象中要难得多,本来我对这个还是懂一些,但是由于设备老旧,很多熟悉的接口都没有反应,所以摸索了大半天。

    最后音响搞定了,插花师还没到,我们很担心插画师能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些活,毕竟她只有两个她自己叫来的朋友帮忙。

    我们已经决定不帮她了,打理好后,我们就准备去休息一会,插花师出现了。

    问好以后她给我们的回馈是:我还没睡醒呢。

    我们能感到很尴尬,怨气更加添重。

    会到车里,我和安仔都睡了一个不安稳的觉。

    起来的时候天还没亮,我们不敢再多睡,尽管我们想给插花师一个惩罚,但我们毕竟是负责人,可是输不起的。

    起来看见正在闲晃的魏佳艺脸色苍白无色,吓得我赶紧让他去休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