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虫占卜师成才记:12 谁最有才7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灵魂没有纯白的人,任何人都自私,都深爱自己,都不愿去伤害自己,从来没有无私的人。莫问冷冷的说道。

    我不是很明白,洛俏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很疑惑。

    比如,我喜欢你,可是你不知道,或许你知道,但是你可以装作不知道,甚至你可以利用我的喜欢,这说明你自私,可我不自私吗?我也想让你喜欢我,我更想你比我更喜欢我,只在意我一个人,这说明我自私。莫问冷静的说道,甚至声调都没有起伏,黑色的眸子依旧深不可测。

    自私?洛俏耀金色的眸子闪烁,有些疑惑,但其实也不用疑惑,以此类推,亲情,若我和你没有血缘,那你不必在意我;友情,若我不认识你,那你不必在意我,这样说来,自私是天性。

    你说的不错,自私是天性,可是我认为无私也是天性,只不过被隐藏起来了,比如焰,比如沐霜,沐光,冥琴,他们要什么,她不知道,他们自私,但同样无私,洛俏清冷的眸子看着莫问,耀金色的眸色是认真。

    哈,对啊。莫问轻轻的说道,嘴角弯弯勾起,这一笑,像是花开了般,迷人。

    那,你也会有无私的一面,对吧。雪夜勾唇,心情不错。

    铂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怎么会当电灯泡呢?

    洛俏突然心一动,是她,绝对不会错了,在等等,很快,很快了。

    画一门,自古以来,人们都讲究韵味,讲究意境,意境代表了一个人的画能走多远,而意境更重要的是感悟,悟天地万物,悟生灵万界,这就像修炼一样,你的感悟决定了你的路有多远,能走多远,曾经的神源有一名画师,他的画从来都是信手拈来的,可他从来不留画,并不是他不愿画在纸上,而是他的画最终都莫名消失在天地间,人们说这是因为他的画不属于人间,只属于自然,所以惊鸿一现后就消失。所以,神源的人对画是持一种很敬重的姿态,除非画画者主动提起,否则从未有人敢在画完时求画,这是敬重。

    洛俏因为知道了规矩,所以不再担忧自己还必须去比赛现场,只打算在第二天第二场去,比较悠闲的坐在睡椅上,眯着眼,想着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不正常的事件,魔困阵,苏青,雪夜,订婚链,玫瑰,月季,莫问,殷深深,殷芊芊,海蓝,向笛,向晨。看似紊杂,可中间似乎有条线在牵引着,线索太少,洛俏眯了眯眼,不再思考了,反正自己又猜不出个所以然了,等待事件接下来发生吧。

    洛,洋溢着太阳的呼喊,是雪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那四人居然一起比赛,还一人一场,要说没有操作,洛俏可不信,但是这样也看出他们的影响力,属于上等天才,不要想这很容易,你要知道,能成长起来的才叫天才,其余的都叫炮灰。

    洛俏向那边看去,四个人,除了雪夜还有莫问,一个很魅惑的男人和一个乱糟糟醉醺醺的男人。

    洛俏站起来,雪夜笑的明亮,温和的向洛俏介绍道:很魅惑的是焰,龙,另一位是铂,高级药师。

    哟,你就是洛俏吧,真不好看,不过这眸子倒是独一份。魅毫无遮拦的说着,银色的眸子闪亮,没有恶意,不过即使有恶意,洛俏也是不在乎的,对洛俏来说容貌这东西,看看就行了。

    你原型的时候也很难看,莫问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天啊,莫问,你竟然这样对我!焰一脸生无可恋,西子捧心状。

    你这样更难看了。莫问眉头皱的更狠。

    心碎焰跑到一旁。其实这样很搞笑,焰那是风情千万,魅惑无极限,不知道一只龙为什么想不开学习狐狸了,焰他父亲也很是不明白明明都是很尊贵的龙族,怎么到了自己双胞胎儿子那里,一个魅惑,一个单纯。

    好了,别蠢啦。叫铂的药师嫌弃的说道。

    叔,你也这样!焰感觉自己今天很受不了,自己就嫌弃了别人一下下,结果就被自家好友,亲叔,这样嫌弃,哎,自己一定要坚强,坚强。

    开始吧,别闹了。雪夜笑的很温暖,暖暖的阳光洒落,可雪夜硬生生打了个冷颤,别人认为雪夜是太阳般的人物,他可从未这样认为过,他就是那最黑最黑的黑夜啊,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心肝都黑的透透的,莫问开玩笑算了,他是皎洁的月亮,清冷冰凉,所以根本不在乎,可雪夜不一样啊,雪夜看似笑的迷人,但是那暗招出的如毒针一样,让人防不胜防啊,所以一想到这事,焰赶紧笑了起来,献媚的笑,连连点头。

    解归心,需要龙血,三品丹药飞逝,还要海牙。铂依旧醉醺醺的说,不过,那是普通人,你可不是普通人啊,所以只要龙血就行了。

    多少龙血?焰好奇的问道,他是第一次听说龙血可以治病的。

    三碗,不过这是普通人,她的话,我想或许是五海碗。铂认真的说道,看着焰有些同情。

    五海碗?焰看着自家叔叔那诡异的眸子,颤了颤,怎么回事,感觉有些不对,魅,你在哪里,我后悔了,有后悔药没。

    或许是上天终究没有听见焰的乞求,在看到海碗有多大时,被无良的叔叔强压住,放血。

    啊啊啊啊,我会死的。你们也不想失去我的吧。焰可怜的说道。

    没事没事,又不会死的。铂笑的很开心,其实洛俏根本不需要这么多血,开什么玩笑,喝血这东西想想就很惊悚的好吧,只是用龙血来助燃炼药,龙血可是很好的助燃物,经龙血的助燃后,在差也会有成倍的效果,你或许会说,为什么铂不用自己的血,开什么玩笑,嫡系血和旁支血,让你选,你选谁。

    最后好说歹说,焰才同意三碗,海碗,放完血,焰就委屈的跑了,走前还瞪了洛俏一眼。

    洛俏在旁边看着他们的动作,思考这应该是友情和亲情了,可是为什么铂这样对焰?洛俏很好奇,也很疑惑,特别是看着焰那面色和灵魂根本不一样的样子,有些凌乱,人很奇怪,不是,龙很奇怪,额,好复杂。

    洛,你在想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夜低下头理洛俏很近,长长的睫毛,宝蓝的眸子,里面温柔的仿若能溺死人,不过洛俏没有这个自觉,她耀金色的眸子直射雪夜,说出自己的疑惑:感觉焰很奇怪。

    哦,哪里奇怪?雪夜柔柔的看着洛俏的耀金眸。

    灵魂和面相不符。洛俏疑惑极了,漠导说过面由心生,可是这个焰明显不是这样,很奇怪。

    洛,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面由心生,是不可能的,或许这样说来,是少数的,比如温和的人,下一刻可能就变成杀人如麻的怪物,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下一步会怎样。雪夜很是认真的说着,他知道洛俏现在在观察世间,顺便融合感情,他希望她可以深入了解感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