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北辰传:第十四章 眼如秋水颇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北辰心里一怔,想起当日这少女已经在人群中发声的时候已经自报家门,此番怎么没想起她是灵族女子呢?

    在中土大陆西边的西海,有无数小岛屿。

    灵都便是坐落在西海南部在离圣都最近的一个岛屿上。

    坐落于西海南方的灵族都市,正好临近中土大陆的南禅之地,无论是文化习惯还是思维认知,灵族一脉自然会受到佛学思维的影响。

    在灵族中,族民读书修行向来是佛道双修,互相参透。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氛围,在洞察大道和佛教里,灵族一脉有极其超前的分析力,并开创了很多绝佳的修行方法。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很多族民在年年纪尚浅的时候会以极快的进步速度修炼至高境界。

    你是灵族女子?陆北辰问道。

    少女古怪地眨了眨眼,说道,对,我不是人。

    陆北辰笑着说道,灵族是祥瑞之族,向来尊贵,没想到今番却见到真正修炼成人形的灵女,北辰何曾幸运?

    通常我说不是人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吓一跳,你为何如此淡定?

    无论是人是灵还是妖,都只是灵魂魄之间的区别罢了。

    陆北辰说道,很多人都存在偏见,众生皆平等。出生世家、地域位置、修炼功法、信仰观念的差异,都不应划出高低之分,每个个体都是值得尊重的。

    虽有些客套,却也是实话,陆北辰只是少说了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他见过上古穷奇,见过妖族的一位少女,还见过石室里的那只灵,甚至是威风凛凛的人族圣使。

    少见多怪,多见则少怪。

    你还知道挺多。女孩微微一笑,梨涡浅浅,眼睛弯弯,说道,我们灵族一脉,向来是佛道双修。既是经常修习佛学,自然会对缘学有很深的理解,这甚至是我们的信仰。

    谈及信仰,自然要追溯到灵族一脉的磅礴而深远的历史长河。

    几万年前,天下生灵还没有人妖灵魔之分,对这个世界的整体认知如同井底之蛙般混沌。生活在某片土地的生灵,依旧还在为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而努力,哪里会对远方未知的土地中生活着些什么样的生灵产生任何不可思议的想象?

    然而总会有一些不甘于此生命,在不觉意望向远方,便有了往前走去,看看那些迷雾之外是否有一样的生命,是否有一样的土地,又或者是会不会有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精彩的生活方式?

    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或许是上天总会眷顾那些敢想的生命,那些生命无意中便得到了一张图,便开始走向远方。

    没有人知道那些生命具体是谁,来自哪儿,只知道因为他们去了西海,无意中发现了一片灵气精纯的土地。

    这片土地面积并不是很大,因此只需要很短时间便可以得知这是一片游离在海上的岛屿,更重要的是,那里有一道泉水,滋养着整片土地上的生命。

    那道泉水是天地间的第一道泉。

    旁边有着一块石头,写着雨沫泉三个字。

    当公主是公主时,面纱自然掩盖了真正的容貌;然而当公主只是平凡普通人家一个时,那张面纱自然就会解下——面纱这种东西就像是面具一样,带多了便容易不知道自己是谁。

    解下面纱的少女自然会惹来很多青睐爱慕的目光。这些年来,摘下面纱的陵雨沫看的最多的,便是少年看着自己发呆的眼神,少女盯着自己妒忌的样子。

    今番出行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穿上青衣,抹上灵粉,却也带上了那张面纱——面纱是浣溪纱,会直接渗入肌肤,不会遮盖整张脸,却会平添几分蜡黄,掩藏了很多美感。

    带上面纱的陵雨沫,很清楚这张脸有多平凡,更不会惹来那些眼光,这件事情已经被证明过很多次,所以她自然不会想到容貌问题,更不会知道眼前少年的心思。

    由于想着这些,少女沉默了许久。

    于是,这番轮到陆北辰开始意识到问题

    他率先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笑着说道,对了,姑娘来圣山是为何?

    陵雨沫脸上再次扬起了微微笑意,说道,自然是因为圣山的风景很美,所以想上来看看。你呢?

    陆北辰看着尴尬的场面被自己打破,不免心中有些庆幸和喜悦,声音里带着些紧张和兴奋,眼神却很认真地说道,明天就是考试,我一直未能突破初悟境。听闻圣山乃修学弟子的聚集地,我也想来这里看看,能有什么突破。

    原来是这样,还真有趣。陵雨沫说道,来圣山修行倒是常事,但独自一人来圣上破境,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吗?陆北辰笑着说道,或许我只是异想天开罢了,在山下心情极为烦闷,只是想上来走走,图个清静,至于破境,现在也不想过于执着,一切随缘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