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壁南仙:嫌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救命啊!谋杀亲夫

    蝶歌松手,白了他一眼切!还亲夫,我真的很嫌弃你啊!

    我知道,我长的丰神俊朗,娘子嫌我太耀眼。

    我是嫌你有点不要脸!

    呀!白!再神木宫偷酒的离白风被这么一叫,手中的酒壶啪一声砸脚上,抱着脚跳出来干嘛呢?天塌了也有我替你顶着的!

    白白白,静殇不见了!

    这么折腾真的好吗?

    能不能让他成功的,好好的偷一回酒喝?

    再推开那沉重的寺门,一股潮湿的霉味儿扑面而来,灰尘从门上直往下掉,烛台和香炉都被打翻了,纱幔也挂上了蜘蛛。

    静殇把香案整理好,又重新点上香,跪在佛像前菩萨,你说我该怎么办?

    玉衡青衣的占卜之言究竟可信可不信,我究竟是不是他们的劫难?

    我从就没有朋友,我不想失去他们,可是

    静殇跪在佛像前泣不成声,菩萨依然半闭着眼,俯视着天下苍生。

    别问了,菩萨是个聋子,他听不见的!一个戏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蝶歌上次帮了魏南焰,所以魏荒主答应她可以上招摇山,所以就带着离白风来了,虽然俩人结有怨恨但蝶歌信誓旦旦的保证,魏南焰决对不会动手打人,离白风也就只能跟上了,毕竟,自家娘子貌美如花,只身一人前去南荒他还是很不放心的。

    在神木下发现了醉的一塌糊涂的静殇怎么了这是?蝶歌远远的看见了,跑着过来将她扶靠在自己的怀里怎么喝这么多酒?发生什么事了?

    离白风躲的远远的我最瞧不起借酒浇愁的人,更何况是这等美酒。真是暴殄天物。

    叫什么叫!过来帮忙!蝶歌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离白风目瞪口呆的看着怀里的静殇,我抱别的女人你不吃醋?

    蝶歌弯腰拿下挂在裙摆的树叶你抱哪个女人我都不生气!更何况是她?

    听到这话的离白风瞬间想放蝙蝠咬死她你不吃醋?你居然不吃醋!你不在乎我!

    你敢抱别的女人吗?舍得抱别的女人吗?蝶歌白了他一眼,大摇大摆的向南宫走去快点!别她放床上去,都深秋了,着凉怎么办?

    在招摇山玩了一圈的两人回来时,床上的静殇还没醒,离白风撇嘴,真能睡!不能喝酒就不要喝嘛!浪费好酒!

    她可真能睡!

    哎!她漂亮吧?坐在树下的蝶歌伸脚踢了他一下,我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了

    你以前不是把玉衡青衣叫姐姐吗?为什么突然改口叫老蛊巫了?他可没忘记见面的时候,一口一个青衣姐姐,叫的可亲了!

    在我听说她不肯用法宝救魏南焰,又威胁静殇离开招摇山的时候,我就发现她是一个坏女人!说起这事儿,蝶歌很兴奋的骂道,但离白风抓住了重点救魏南焰?魏大荒主好好的为什么需要她救?

    魏南焰死了!蝶歌凑近他,在他耳边声说道,别声张哦!不然我们会被追杀的。

    魏南焰死了?怎么可能?

    离白风一脸茫然开什么玩笑!谁能那么容易杀了他啊?

    蝶歌捂住他的嘴,看了一眼身后的羽裂树,确定木羽夕没有听见后才骂他声点!一会儿木公子出来了咱俩都得玩完!

    离白风点点头后蝶歌才松开手,他压低声音问不会是真的吧?谁干的啊?我都杀不了他!

    木羽夕干的!为了静殇蝶歌声跟他解释,然后声音忽然大起来不是在谈玉衡青衣吗?怎么说到这儿了?

    离白风楞了一下,为了一个凡人?有着上千年交情的俩神仙反目成仇,真想知道那姑娘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同时迷住两尊大神。

    怎么变这么快啊?离白风很配合的扭转话题,好像没有魏南焰的事儿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