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魇与龙之殇:第19章 单相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等他凑近了,传入耳中的却只有睡熟了的呼噜声。

    睡着了。艾尔摊手。

    他也没喝多少酒呀,怎么醉得这么厉害,亚瑟显得有些鄙夷,酒量太差,要是我以前的话,这么大的一袋一口气喝掉不带歇的。

    我把他背回去吧。艾尔俯下身,把维特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辛苦你了。

    艾尔左右环顾了下:说起来,他帐篷在哪里来着?

    左边第三个有声音迷迷糊糊地从背后传来。

    你还能说话呀?艾尔回头看过去,抖了抖肩膀,可是维特在自己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真没办法。艾尔摇头。

    走了几步路,维特似乎又在艾尔的耳边说了什么,只是声音太小,艾尔没有听清。

    想说什么的话,明天酒醒了在和我说就好了。艾尔说道。

    维特口中又喃喃了几句,和刚刚说的那句是同一句话来着,他喊得是一个人的名字,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语气温软柔捏,像是他的心上人。

    这次艾尔倒是听清他在说什么了。

    他念的名字是,阿黛尔。

    原来如此吗?艾尔听罢笑笑。

    在把维特送到帐篷里之后,艾尔就顺势和他同帐篷的那些骑士聊了一会,当时在房间里的是一个年近四十的骑士了,身为骑士,在他这个年纪已经算老了,过不了多久应该也就要退休了,他在骑士团里做的也都是一些文员的工作。

    他又喝醉了呀,那个骑士嘟囔道,辛苦你了。

    是呀。他把维特给搬到了穿上。

    辛苦你了。

    没有的事。艾尔摇头,对了,我刚刚听他喝醉了一直在喊‘阿黛尔’、‘阿黛尔’什么的这个阿黛尔是谁呢?

    哦哦,你也听到啦?那个骑士听罢一笑,是我们团长的女儿,你应该认识的才对。

    我只是确认一下是不是同一个人。艾尔摊手。

    他每次一喝醉就会念叨这个名字,我们这些和他走的近的人全都知道他这毛病。那个骑士拿着笔在纸上写了些什么,他手上戴着一副很干净的白色手套,边写边说,结果他自己遮遮掩掩的,当作是天大的秘密,他还以为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呢。

    这样呀艾尔点头,他和阿黛尔又是什么关系呢?

    还能是什么关系,单相思呗。那个骑士耸了耸肩,少年心事呀,多半都是这样。

    主要是他自己没有想通人家是贵族呐。他又叹了口气,我听说阿黛尔她已经订婚了呀,对方还是什么大贵族,要权势有权势,要钱财有钱财,阿黛尔怎么会选择他嘛。

    亚瑟听得越发地好奇,他原以为是艾尔入赘到这圣哉骑士团团长家中去的,只是现在听那骑士说,倒像是反过来了一般,是人家巴不得嫁过来的。

    我听他说,他家以前也是贵族呀。艾尔自然是不知道亚瑟在想着什么的。

    是吗?那个骑士像是第一次知道的样子,他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出身呐。说罢他又摇摇头,不过就算是贵族又怎么样,他出身再好,比得过人家吗?

    他就是想太多,等以后阿黛尔真的嫁出去了,他就好了。他总结道。

    也是呀。艾尔笑笑,对了,还想问你一件事。

    艾尔问的是有关阿西娅的一些事情:你有没有这么一个家族,他们家的女主人早亡,大儿子在五年前离家出走,说是要到龙之国去,这些年一直没有回家,他们家的那个小女儿不久前也说要去找哥哥,偷偷从家里跑掉了我知道的差不多就这么多,你有听说过大致符合的消息吗?

    我想想啊,那个骑士用手指敲了敲下巴,我倒是没听说过这些年来,有谁要到龙之国去的传闻不过儿子女儿相继出门闯荡这事,我倒是有听过。

    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家族在哪呢?又是姓什么的呢?艾尔有些惊喜,他本没报多大指望,虽说出门闯荡和离家出去本不一样,但想来市井间说辞众多,以讹传讹也并不少见,差不多便是对了。

    是盖伦的福尔德家吧。那个骑士想了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