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破案手札:第二百三十二章 自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伊绍?你说这个人吗?乔衍指着那个女人。

    万鹤洋点头,他只不过是换了身衣服戴了个假发你就看不出来了?

    可是乔衍受到的冲击可以说是巨大无比,对他来说,视频上的这个女人和伊绍的差距不仅仅只是来自服装和发型。

    你仔细看他的走路姿势。

    乔衍当然注意了,和伊绍并不像。

    万鹤洋都有些着急了,你再仔细看他的手指!

    手指?乔衍很久没有这么集中过注意力了,他把关注点全部放在女人的手指上,终于发现了蹊跷。

    首先,这个粗细程度不像是女人的手指,其次在走路时,左手的五个指头时不时地就在腿的位置轻轻敲打,很有节奏,像是在弹钢琴一般,而右手则很平常。

    不过即使发现了不对劲的点,乔衍也没办法把这些特征和伊绍联系起来,毕竟也不是每个女人的手指都很细,左手弹钢琴这一点也不是伊绍走路时候的习惯。

    可能你真的不知道吧。万鹤洋察觉到他注意到了这些点,却还是稍显迷茫,他告诉他,就在你让我跟踪他的那天晚上,他在去他妈妈的病房的走廊上,就有这样的动作。而且我刚开始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停止这个动作。

    万鹤洋对他一眨眼,说的什么不重要。

    很重要,但是乔衍此刻不太想知道。

    后来他调查我,我就也调查了他,跟踪过他好几次,发现他这个动作只会出现在他内心没什么波动的时候。万鹤洋很认真地说,不过这也是只是我用我站在他的角度去想的啊,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肯定是不可能知道的。

    听他说话的时候,乔衍的嘴唇不自觉地就抿成了一条线,紧紧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动作。

    可能因为他在你面前的时候,内心都没办法平静下来吧。万鹤洋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听得出他在抑制什么,那是他的八卦之心。

    不难看出万鹤洋是一个闲人,他最爱的事情就是听故事,听有趣的故事。

    但有时候外人觉得有趣的事情,当事人不一定这么觉得。

    出于对朋友的考虑,万鹤洋就忍住了。

    乔衍说,那这么说来,如果你猜想的没有错,那么他在这个时候,内心还很平静,也许他还不知道他会杀人。

    万鹤洋一边感到好笑地心想他居然无视了他的话,一边认真地提出疑问,如果他不知道的话,会化装成女人吗?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因为要去杀人,所以才平静呢?

    乔衍沉默片刻,第二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但是关于第一个问题,也许只是他太谨慎了而已。

    倒也是。万鹤洋说道,说起来,他这样的人,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他成为朋友的。

    因为他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乔衍的瞳孔颤动了一下。

    只轻微的一个反应,恰巧万鹤洋没有注意到,他吃了一口菜之后抬头看着他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感觉他好像要争一个什么,然后给什么人看一样。像这样的人吧,的确是容易成功,但是对我来说,是绝对会敬而远之的一个存在。

    你不喜欢这样的人?

    乔衍喝了一口酒,可是谁也不可能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是啊,我也做不到啊,但是和他比起来我真是活得太自我了。万鹤洋笑着道。

    你错了,你是和谁比起来都活得很自我。乔衍也笑着说,拿起酒杯来和他碰了一杯。

    喝完这杯酒,他们就真的是朋友了。

    至少表面上是。

    我之前就认识孙明泽。万鹤洋说道。话音一落,他们的第一个菜上桌的,炒时蔬,看起来很新鲜很好吃。

    这个突如其来的信息竟然让乔衍并没有那么的惊讶,你认识的人真够多的。相比起来,还是他认识自己爷爷并且保持了那么长期友好的关系,还没让他知道这件事让他更加惊讶。

    是啊,a市的很多事情,我都是从像孙明泽这样的人那里听说的。

    这么说来,你是他们的头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