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五十五章 窥燕之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评觉得皇甫真就是危言耸听,他满不在乎地劝慕容暐说,秦国小力弱,恃我为援;且苻坚庶几善道,终不肯纳叛臣之言,绝二国之好。

    不宜轻自惊扰以启寇心。

    在慕容评看来,秦国疆土有限,远不比我泱泱大燕,岂敢有窥燕之心!若是我们贸贸然起防备,反而会惊扰也有可能会提醒苻坚,生其攻燕之心。

    慕容暐想想,慕容评说得也有道理,再说太傅可是当年跟随他爷爷一起打下江山的,见识肯定比他看得深远,所以,卒不为备。

    而燕国的这一次大意,直接将中原之地,拱手奉秦!

    再观秦使归长安,苻坚盛款接风,王猛亲临拜会,秦使谓苻坚、王猛曰,燕可图之。

    苻坚纳之,当即着手伐燕战事。

    慕容垂父子,在秦国深受苻坚重用,封慕容垂为冠军将军,宾徒侯。

    苻坚慧眼识英雄,复爱慕容令及慕容楷之才,皆厚礼之,赏赐巨万,每进见,属目观之。

    关中士民素闻垂父子名,皆向慕之。

    王猛虽有孔明之智,却无孔明之胸襟气度,见到慕容垂父子威名甚广,如此受到苻坚的重用,不禁心生嫉妒,恶上心头。

    他有一日悄悄对苻坚说,慕容垂父子,譬如龙虎,非可驯之物,若借以风云,将不可复制,不如早除之。

    王猛此番进言,心机虽是狠辣,但是在长远看来,他所言所虑,不失精准啊!

    苻坚一听,有些不悦,心想景略奇士,怎么心胸如此狭小。

    他直截了当地告诫道,吾方收揽英雄以清四海,奈何杀之!

    慕容垂父子是他好不容易盼来的猛将良臣,他重用还来不及,哪里舍得杀掉。

    且其始来,吾已推诚纳之矣。匹夫犹不弃言,况万乘乎!

    要是慕容垂听到苻坚这番话,恐怕难免再次感动,苻坚对他的承诺,并非说说而已。

    雄主可霸四方之地,明主可纳九州之士。

    用人不疑,秦国强盛,不无道理啊!

    王猛无奈地摇了摇头,吾主虽英明,但是太过惜才,恐怕迟早养虎为患啊!

    看来,离间是不成了,善谋如王猛,另一条毒计,再上心头!

    慕容垂父子一来,苻坚最后的也是唯一的顾忌已经完全消除,他曾经畏惧的大燕的两把利刃,现在皆以为他所用,所以,征燕之事,很快被提上了日程,快地连一个月都不到。

    公元369年,十二月,秦国以燕国失信,不允虎牢以西之地为由,出兵伐燕。

    苻坚遣辅国将军王猛、建威将军梁成、洛州刺史邓羌帅步骑三万,进攻洛阳。

    自慕容垂一族叛燕出秦之后,慕容暐震怒,与慕容垂交好的官员,全部被免职,包括燕魏尹范阳王慕容德,车骑从事中郎高泰等。

    有很多燕国官员,追垂威名,效仿其行,纷纷离开邺城,投奔秦国而来。更有很多邺城的百姓,结伴成群往秦国边境迁去。

    一时,大燕国力,陡然下降,臣心民心,皆失。

    燕使梁琛从长安归来,兼程而进,他到邺城的时候,吴王已经西奔归秦了。他赶紧面见太傅慕容评,忧心曰,秦人日阅军旅,多聚粮于陕东。以琛观之,为和必不能久。

    今吴王又往归之,秦必有窥燕之谋,宜早为之备。

    慕容评什么人,目光短浅惯了,他才不信秦国会放着两国友好不要,而来攻燕呢。

    秦岂肯受叛臣而败和好哉!

    他都不知道,慕容垂在秦国多么受到苻坚的重用,更不知道苻坚一统天下的大志有多么坚定,有多么渴望!

    没办法,他就是这样庸碌之人,偏偏这样无能之人,还要独揽大权,岂不是可笑!

    梁琛急得不行,再曰,今二国分据中原,常有相吞之志。桓温之人寇,彼以计相救,非爱燕也。若燕有衅,彼岂忘其本志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