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五十四章 击退吴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宋旭地震那天受伤,已昏迷了好几日,她便一直守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为他换药。

    府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怎么能放心得下重伤的大哥呢?

    那些远方的挂念,她只能望一望,伤一伤,日月相忘。

    又过了一会儿,男子似是有了意识,听见了她的呼喊,慢慢地,慢慢地,微微张开了眼。

    很快,他又闭了上,这刺眼的光亮,让他在黑暗中,一时难以适应。

    大哥,你醒了!

    见宋旭刚才张开了眼,她一下高兴地喊了出来,大哥终于没事了。

    阿凌,我的眼睛,怎么有一些看不清。

    宋旭又尝试张开了眼睛,虽然比刚才好一些,但是仍然感到眼花晕眩。

    大哥,你先把眼睛闭上。

    大夫说你后脑受了撞击,要好好休养一段日子才行。

    宋凌说着,赶紧小心地扶着宋旭躺下。

    阿凌,你没有走吗?

    见阿妹还守在他的身边,他便知道,她没有出城,是为了他这个大哥留下。

    她心中有多少伤感,有多少遗憾,他这个大哥,到底知道。

    大哥,你没事就好,再睡会吧,我去给你熬药。

    宋旭轻轻唤了她一声,而后默默叹了一口气。

    阿凌,我们与吴王府,你与慕容令,是不会有好的交集的!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大哥是为了你好。

    她慢慢起身,背着宋旭走了出去,过亮的日光晃了她的眼,刺得她生疼,不觉泪已流下。

    慕容令,你们,已经走了很远,很远吧。

    慕容垂一行人历经艰难,终于好不容易到了秦国的边境。

    再说雄主苻坚,对慕容垂父子早有仰慕之意,日夜盼着能将他们纳为己用,如今一听慕容垂带着全族投奔秦国,他大喜,亲自到郊外迎接。

    慕容垂一身烂布粗履,发髻散乱,一副叫花子装扮,但是苻坚一望他那眸中的英武,便知此人不凡。

    他亲自上前迎接,激动地握住慕容垂的手,全然不在意他手中的污垢。

    天生贤杰,必相与共成大功,此自然之数也。

    要当与卿共定天下,告成岱宗,然后还卿本邦,世封幽州,使卿去国不失为子之孝,归朕不失事君之忠,不亦美乎!

    苻坚这些话,一句句都说到了慕容垂的心里,没想到苻坚竟知道他心念大燕,叛离痛心疾首,已为他想好日后打算,等到天下大定那一日,将故燕之地封为幽州,世代赏赐给他的子孙,让他纵然此时离开了燕国也能为慕容氏尽孝,投奔了秦王苻坚也能为大燕尽忠。

    也许这只是苻坚的客套之言,拉拢人心之举,但是他一个强国之主,能为他慕容垂细思至此,已是不易,尤其是在他经历了无家可归的悲凉境地之后,这份重用之言,让他心中感激万分。

    遥想他在燕国时,何曾受到过这份重用,这等雅待?若是慕容暐能有苻坚重才的一半,也许不必说得如此动人,但是只要有一句,哪怕一句,大燕需要你,他就是粉身碎骨,也绝不离开邺城一步。

    羁旅之臣,免罪为幸。本邦之荣,非所敢望!

    他当即感激着说道,语带谦逊,虽心念大燕,但在秦国不可展露。

    不过他心下还是觉得,苻坚乃英主明君,有纳天下贤士能臣之胸襟,西奔至此,未失良策也。

    只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在秦国,也有一个像慕容评一样的人存在,同样身居高位,同样深受重用,只是一个庸夫,一个奇士,那人,便是秦国当朝丞相,王猛。

    王猛虽未表现出来什么,但是那老谋深算的眼中却划过一丝嫉妒,秦王对慕容垂父子的重视,不亚于当年请他之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