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五十二章 河阳而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话说慕容垂一行人乔装打扮混出了邺城,便换乘马匹,一路急行,很快便到了河阳。

    说也奇怪,那一刹那的震感虽强,但只在长街上由近及远,方圆不过十几里,且很快便停息了。

    邺城的皇宫贵殿,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慕容垂这一路,也未有震感。

    只见寒风下,前方黄河水涛涛,翻腾无常,连日阴雨,水位上涨。有一津吏,身侧数人,立于北岸,执掌渡口船只。

    令儿,我们要渡过黄河,才能通往秦国啊。

    慕容垂望着滚滚黄河之水,不禁伤怀感时,曾几何日,他也是居马立于黄河对岸,只是他的身后,有数万燕军将士,耳畔不是这瑟瑟的风声,而是那战鼓鸣响的斗魂。

    父亲放心,儿去开路。

    慕容令翻身下马,备好靴处匕首,往渡口处走去。

    津吏大人,我等想要渡河,可否行个方便。

    他先行礼问道,就这几个人,他十招之内,必能斩杀,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以杀戮开路。

    谁知那津吏不屑地望了慕容令一眼,一副叫花子打扮,还想渡河,只听他没好气地说道,就你们还想渡河,给老子走!

    慕容令并未生气,将准备好的钱袋交到津吏手中,麻烦大人行个方便。

    津吏掂量掂量了手中的银子,倒是不少,说也奇怪,这一群要饭花子,哪里来这么多钱。

    走吧,走吧。

    他虽心中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并未怎么怀疑。

    多谢大人。慕容令赶紧躬身谢道,而后向父亲和众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可以渡河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津吏身边一个杂役,远远望见慕容垂那伟岸的身影,不觉心下一惊,他赶紧凑到津吏说道,大人,朝廷不是下了密令,所有关卡渡口,都要严加盘查吗!

    那津吏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那是用来抓捕吴王一家的,一群乞丐,有什么好查的!

    慕容令一听,当即一惊,他本来只是以为北去龙城的关卡已经严加防守了,没想到全燕都已经戒严了。

    太后可真是一个缝隙都不愿留给他们啊!

    大人,您不觉得奇怪吗?这么多乞丐,还有这么多钱,哪里是寻常的要饭花子啊!那名杂役眼明脑睿,一下提醒了津吏。

    见二人窃窃私语,目光如聚,慕容令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的手已经慢慢向下,以防不测。

    津吏一听,突然觉得这手中的钱袋,有几分烫手了。

    大人,您再看那人,有几分像是吴王啊!

    津吏一望,虽然那名老者衣衫褴褛,但他身形奇高,且周身之间,仍不失英武之气,这,似是怎么遮掩也遮掩不掉的。

    只听津吏突然一声大喝,给我拿下!

    不管是不是慕容垂,先抓住再说,宁可抓错,不能放过,他不求邀功,至少不能让朝廷怪罪啊!

    如果正是慕容垂等叛臣,那他可就赚大发了,估计是不用再守在这黄河岸边了!

    慕容垂等众人一惊,说时迟,那时快,慕容令一把抽出裤脚间的匕首,反手一握,脚步横向之间,利刃已开锋芒,一刀而过,那名津吏和杂役,当场封喉毙命。

    津吏身边众人一见,此人出手如此凌厉,一下吓得四散逃开了。

    儿!慕容垂一声大呼,怎可杀人?

    事出紧急,情非得已!

    还请父亲速速上船!

    众人遂上船渡河,继续前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