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五章 深明大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他登基起,太后就一直告诫他,吴王虎狼之心,自恃功勋,威望极高,不卸其兵权,帝位隐忧。

    他心中悲痛,朝着阴暗的天空怒声而喊,声比凄雷,音断风雨。

    我以丹心报天子,君以疑心降忠臣。

    在深沉的悲痛中,慕容垂突然下了决心,他推开齐风,往门外走去。

    齐风赶紧冲上去,在慕容垂出门之前,再一次抱住了他的右腿。

    王爷,您现在就算进宫,见得了圣上,他也不会听您三两句话,王妃是人赃并获呀!齐风声嘶力竭地劝着慕容垂,望他细思,以大局为重。

    现在的慕容垂心神俱乱,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妻子正在阴暗湿冷的牢房里受着各种残酷的刑罚,他就心如刀割。

    牢房里的那些刑具,他见过,都是冉魏时期留下来的,每一样都能让人生不如死,就是铁铮铮的七尺汉子,也熬不过几个关头。

    他真的不能想象,不敢想象,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上刑具的情形!

    若圣上不明真相,我当以死谏!

    闪电无端嘶鸣,像是连苍天也在呐喊,那滂沱的大雨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模糊了他的前路。

    风雨不能同舟,生死必将相守。

    眼见慕容垂去意已决,齐风死死抱着他的腿,整个人趴在水地里,任慕容垂如何挣扎他都不肯放手。

    王爷,您想想两位公子啊!他们还小啊!

    皇上已经认定王妃有罪,您就是说破了天,皇上也不会相信你的!您现在做的,就是与王妃划清关系,将自己从巫蛊的事中撇出来,才可保吴王府上下平安啊!

    齐风声声凄厉,他除了大声劝着慕容垂,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能阻止王爷去皇宫送死。

    王爷对王妃一往情深,就算知道去了皇宫也无济于事,他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王妃受苦的。

    皇上一直视巫蛊之术为大忌,一旦吴王牵扯进来,怕是,整个王府都要全部抄斩啊!他跟随慕容垂多年,多少次危难之际都从未离开,现在早已将生死看开,只是两位公子还小,不能让吴王府断了根啊!

    风雨寒,寒不过臣子心。

    慕容垂僵在了原地,他慢慢转身,往两个儿子的房间望去,一往无前的心突然有了动摇。

    王爷,两位公子不能没有您啊!只有您自己保全了,才能守护他们啊!

    慕容垂的内心似是在大雨中被雷电狠狠劈成两半,一边是正在受着酷刑的爱妻,一边是两个尚处年幼的儿子,他不懂老天怎么能如此残忍,硬要让他在两个挚爱之中抉择。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可是脑海里想着的都是昭儿被严刑拷打的画面,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把利刃在一次次地剜着他的心,他真的,真的受不了!

    齐风,你今夜就带着令儿和宝儿出城,关卡太原王会为你打点的,你们去了前秦就再也别回来!

    我的两个儿子,就托付给你了!他慢慢蹲下身,紧紧握着齐风的肩膀,把他此生最后的牵挂,都一并相付。

    若老天仍有丝毫怜悯之心,就请护他两个孩子一程吧!

    王爷齐风已是泣不成声,他知道,吴王已经做了决定,是他改变不了的决定。

    齐风,这是我的决定,我不能为了自己安生,弃昭儿于不顾,我做不到!

    莫念生死,不悔初心。

    望着慕容垂坚定的眼神,齐风都已经绝望了,只是这个时候,大雨中走来一个威武不凡的身影。

    在看到来人的时候,慕容垂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悲痛,所有的哀伤在瞬间化为一句哽咽,四哥。

    男子沉重地握向慕容垂的肩膀,万分悲伤,一与子同,不言于口,痛在其心。他比身材高大的慕容垂还要高出半个手掌宽度,他什么也没说,就站在慕容垂的对面,只是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给了这个弟弟如大山一样的庇护。

    大雨如注,唰唰冲在兄弟二人的身上,却带不走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悲愤与绝望。

    皇后亲自审问,从头到尾,只有一个问题。慕容恪终是开了口,他知道,这个时候能阻止慕容垂做傻事的,只有他了。

    慕容恪顿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他想,以慕容垂的聪慧,应能懂他何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