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四十二章 徒留生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还敢为他们狡辩!那慕容垂的儿子都来宫中报信告发了他的父亲,你作为我们可足浑家族的人,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稚子之言,岂能亲信啊!

    你说稚子之言不可信,那你的话呢,哀家就能信了吗!太后一掌重重拍在青玉案上,已然动怒。

    她瞒着她,为吴王府打了这么多年的掩护,现在还为慕容垂砌词狡辩,她若不是她的亲妹妹,她早就将她连罪论处。

    吴王妃慢慢抬起头,望向那个高坐在凤椅上的姐姐,一瞬间觉得那么陌生。

    她再也忍不住,泪湿语声,阿姐,你已经不信我了吗?当年是你将我嫁给了吴王啊,现在你派兵追杀他,是要让我没了夫君吗!

    太后可足浑氏见状,深深叹了一口气,缇奴,你是可足浑家的女人,怎能轻易落泪!我也不是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是他通秦在先,叛逃在后,若是他不肯归邺,刀剑相交之下,我也不能掌控。

    那若是吴王回来了,阿姐可否放吴王一府,一条生路。

    泪水还停留在她的脸上,只等着姐姐的一句放过。

    太后顿了顿,渐渐偏过脸去,国有国法,到时自由陛下定夺。

    阿姐之言,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放过吴王啊!

    心寒至此,她慢慢闭上了眼,任泪水无情打落,再也控制不住发抖的身躯。

    阿姐啊阿姐,你当真心狠当真无情啊!

    她不停抽动的嘴角,再也说不出一个字,这高下之间短短的距离,已经将她们的姐妹情轻易隔绝。

    半晌,她缓缓起身,缇奴告退。

    太后一惊,她没想到她竟起身要走,她以为,她的妹妹,还会在这里哭着求她。

    缇奴!她竟有那么一瞬想让她留下,脱口而出唤道。

    她们姐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聊一聊天了。

    阿姐,你这嫁了人之后,还会经常回来看缇奴吗?

    还记得当年,她作为家中长女,出嫁之前的情景。

    她最亲厚的妹妹缇奴,帮她梳着发髻,嘴上满是不舍地念叨。

    当然会的啊,你也可以来王府里看我啊。

    她们都说,嫁了人的女人,就不一样了,是不能经常回娘家的,缇奴会很想你啊,阿姐。

    缇奴说着,不禁心中万分不舍,放下了木梳,紧紧抱住了阿姐。

    阿姐,她们还说,王府深似海,难免要勾心斗角,阿姐,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啊!

    若是遇上了事,一定要回来告诉爹爹,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吴王妃没有转身,她已经不在乎什么宫廷礼节,什么尊卑之分了,她最爱的人都在命悬一线的边缘,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还在意什么呢!

    她深知她的阿姐,想除去吴王想了这么多年,不惜牺牲她的幸福,就为了成为扳倒吴王的眼线,现在有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她的眼前,她的阿姐,又岂会轻易放弃!

    阿姐,若你还认缇奴这个妹妹,就把中尉从书宋旭放了吧,你要对付的,只是慕容垂一人。

    太后可足浑氏一愣,中尉从书宋旭?

    她着实没有想出来,吴王妃怎么会和宋家有了牵扯?

    你认识宋家人?她狐疑着发问。

    吴王妃已没什么气力和她斡旋,她的百般顾忌,她学不来。

    宋凌进了吴王府,我自是知道,我只是不想看你,再伤及无辜。

    只听太后一声冷哼,不以为然道,那宋家姑娘并未成事,我未行降罪,已是大恩,还需要放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