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四章 痛在回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垂,十三岁出征,破宇文部落、灭扶余、攻高句丽、亡冉魏,勇冠三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有太宰太原王慕容恪立下的功勋里,都有慕容垂浓墨重彩的一笔。

    吴王将帅之才,与我父亲可相上下,王爷若能请他出山,桓温之军,必大败也。

    慕容楷说得没有错,太后不愿与东晋一战,是看见大将系数被擒,无人可护邺城,若慕容垂能进宫请战,以其昔日赫赫战功,说不定太后能改变心意。

    但是,他心中仍有一丝隐隐的担忧。吴王与太后有杀妻之仇,指婚之辱,且这几年来未受重用,怕是,不一定肯在危难之时为朝廷效力啊。

    只愿,吴王深明大义,能挺身而出。

    想到这,他当即调转马头,往城北方向驶去。

    公子,去哪里?袁襄刚刚赶来,就看见慕容冲转向而走,忙问道。

    男子指扣弓弦,双眼微眯,屏气之间箭已离弦,穿靶心而过,箭羽仍微颤,二箭再穿心。

    这个时候,总管齐风突然前来禀报,王爷,中山王求见。

    齐风心下觉得奇怪,这个中山王几年都没有来过府上拜访,怎么今日会突然登门。

    慕容垂倒没有特别惊讶,似是对来访早有预料一般,他慢慢收了弓箭,略显沧桑但英武未改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个时候能来,也是不容易,看茶吧。

    叔父。再见慕容垂,慕容冲显得有几分拘谨。毕竟太平日子里,皇室与吴王府,鲜少来往,如今国难当头,他才来拜访,实属愧心啊。

    坐吧。慕容垂摆手,他知慕容冲来意,心中多少有些欣慰。

    望着叔父眉宇间的万丈豪气,他依稀可想当年燕军叱咤疆场的情景,他那为战事悬起的心,在见到慕容垂的时候,他渐渐放下了。

    他知道,有吴王在,邺城不会失!

    陛下可好?相比于慕容冲的踌躇,他要显得自在些。

    知道慕容冲不好开口,他便自个起了话题。

    皇兄一切安好。

    我在家里闲得也久了,想去拜见陛下。

    慕容垂虽是淡淡说道,但是慕容冲却听出了弦外之音。

    皇兄一直盼着叔父,望叔父常来宫中走动。

    叔侄相视一眼,多少家国情怀,尽在不言之中。

    他知道,吴王此时决定进宫面圣,定是为了枋头战事。

    叔父,我替陛下,替邺城百姓,在此言谢,谢你忠肝义胆,挺身而出。

    待慕容冲和吴王交谈完毕,慕容令大概已猜测出了他们交谈的内容,以及,父亲的决定。

    父王,您打算怎么做?慕容令一踏进书房,就看到慕容垂的书桌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卷画像。

    慕容垂转身,似有不舍地抚摸着墙上仅剩的一幅画像,还有一副字帖,画中人倩眉巧笑,美艳不可方物。像是犹豫再三,还是将那幅画像取下,只是收卷的过程异常缓慢小心,仿佛拿着的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物。

    令儿,为父打算进宫面见圣上,请战枋头。慕容垂几乎没有犹豫,定定说道。

    就算今日慕容冲不来做说客,他也会做这样的决定。

    朝廷负他,不是鲜卑百姓负他。这邺城之中,有几十万的百姓,王公贵族有马车,撤退容易,可是城破之后,这些百姓又何去何从呢?他纵使与太后有再多仇怨,但是先祖建立这江山基业不易,国家正在危难之际,他身为燕臣,怎能以私仇而废大义?

    慕容令一愣,也猜透了**分,他知道自己深明大义的父亲,一定会选择这样做的!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要劝道,父王,如今圣上昏庸无能,太后和慕容评独揽大权,佞臣当道,忠义良臣远遭罢黜,整个朝堂已是乌烟瘴气。

    慕容垂叹了口气,慕容令说得确是当今实情。

    您为先帝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多年,立下赫赫战功,可如今落得何等下场?您兵权被卸,赋闲在家,就连母妃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