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三十八章 逃至邯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慕容暐当即有些犯难,慕容垂并无犯罪,而且只是带着儿子们出去打猎,他如此兴师动众把吴王父子弄回来,恐怕不太合适。

    孤仔细看了信件,当中只有秦国写给吴王的书信,并无吴王回信,其中真假,有待查实。若是秦国使出的离间计,那我们大燕不是白白损失一员大将。只以这些信件定吴王谋反之罪,未免偏颇,况且吴王只是出去打猎,有请辞有归期,不如等吴王回来,再传召详问不迟!

    慕容评和太后这下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皇帝还有自己的判断,竟能想到没有吴王回信,可能是秦国使出的离间计这一说法。

    其实精明如慕容评,岂能不知这是秦国使出的阴招,但是只要能借此除去慕容垂这个眼中钉,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去想大燕良将的损失!

    陛下,万一慕容垂一去不回,那岂不是放虎归山!慕容评仍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根本没有打算放弃抓捕慕容垂父子的计划。

    慕容评所言,也不无道理,若是慕容垂当真借机逃入秦国境地,天高皇帝远,那他们真的拿慕容垂父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是证据牵强,莫然兴无罪之兵,恐怕难堵朝堂悠悠之口啊。

    慕容暐仍在犹豫,一时尚且拿不定主意。

    再说慕容垂一家人,纵马急行,早午兼程,已至邯郸,北距邺城四十余里。

    虽已出了邺城,但还没有逃出太后和慕容评的眼皮子底下,慕容垂父子不敢有一刻耽搁,只让家人和随行的将士官员们喝了点水,连歇息都没有坐定,便立刻上马,继续赶路。

    而这个时候,慕容垂一向心思细腻的幼子慕容麟渐渐察觉出了不对劲,父亲赶早而行,且率卒众多,已然让他觉得奇怪,今已至邯郸,竟不行打猎之举,反而没命似的打马狂奔。

    父亲今日,怕不是带着他们出来打猎那么简单!

    齐叔,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他勒马转头,一脸疑惑地问向行在后面的总管齐风。

    齐风一惊,赶紧搪塞道,小少爷,跟着王爷走便是。

    见齐总管口风甚紧,慕容麟心下的怀疑又加大了几分,他不依不挠地追问道,今天不是打猎吗?怎么一直在赶路啊!

    带着几分少儿抱怨的口吻,其实是想问出他心中最大的疑惑:父亲率卒众出邺城,是否有不归之心!

    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打猎。齐风安抚道。

    但是,齐风太低估慕容麟了,他不是一般的三尺小儿,几句糊弄的话就能把他的疑惑消散。

    去哪里啊?慕容麟继续追问道。

    这次,齐风没有再答话了,他装作没听见,默默地退回到后方。

    而齐风这样的举动,已经坐实了慕容麟心中的怀疑!父亲今日离开邺城,不但没有重归故土之心,更可能占城自立,与朝廷分庭抗礼!

    这也就是,齐风始终不肯说,他们要去何地的原因!恐怕就是怕他走漏风声!

    好个父亲啊!你在大燕朝堂混不下去了,出走欲行大逆之举,你一身铁骑说走就走,竟把我柔弱的母亲孤零零地留在邺城!

    你竟然全然不顾朝廷震怒,可能会将我的孤母处死!

    慕容垂,你好狠的心啊!

    他将马偏向一侧,靠近一随行的侍卫,是他们吴王府的精兵。

    你知道,这是去哪吗?慕容麟问道。

    侍卫一愣,面有难色,不知该回答还是不该应声,只好说道,少爷何不去问王爷。

    父亲已经跟我说了,朝中太傅横权,我们这次离开邺城就不回来了。慕容麟故作一副已然深得慕容垂相告的样子,半猜半蒙着说道,只为套出他下面的话,我只想知道还要走多远,我肚子不太舒服。

    他故意用手捂住肚子,脸上一副疼痛难耐的样子。

    少爷你肚子不舒服?要不我先陪你去方便一下,要走到龙城,还有很远的。

    吴王府的侍卫是看着慕容麟长大的,听到他身体不舒服,多多少少关切冲了头,顺口就说了出来。

    龙城?!他们要去龙城!

    占龙城而自立,倒是想得好!

    没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慕容麟已经听到他想知道的答案,现在只急于脱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