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三十六章 避之于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愿你我,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安好,此生不再相见。

    我先走了。

    他嘴角微动,眼神一暗,若秋云静静飘过,从她的心上飘过,带起波澜一片。

    嗯。她点头,浅笑盈盈。

    他从她身边走过,如之前的多次擦肩,还是没有把那一句,一起走说出口。

    就在他走的那一刻,她猛地转过身,最后,能见他一个背影,也是好的!

    她的笑容渐渐消退,眼眶滢滢湿润,她本想行动前,再见他一面,如今见到了,她却觉得笑比泪难伪装,相见争如不见。

    她好想再最后唤他一声,再扑进那温暖的怀抱,只是,她都默默忍住了。

    今夜,是她行动的日子,也是她该离开吴王府离开他的时刻!

    残月如钩,寒风起,几处凄凉,几处心忧,堪比暗夜浓,隐隐其中。

    深夜,慕容垂坐在慕容令的床边,已近苍老的容颜已经掩饰不住他内心深深的担忧,似一夜白了发。

    他将天大的灾祸独自一人扛起,天大的忧虑一人咽下,思虑再三,他未敢将此事告诉诸子,亦怕引起他们的骚动。

    只是,沈敏如慕容令,他已经隐隐觉察出了父亲的忧虑。

    此夜未眠,他慢慢睁开眼,问向他的老父亲,尊比者如有忧色,岂非以主上幼冲,太傅嫉贤,功高望重,愈见猜邪?

    他知道,父亲这大半辈子,忧的从来都是燕国的天下,苍老的都是那一颗为国尽忠尽瘁的心。

    只是,无论他们父子怎么努力,为燕国立下多少汗马功劳,永远也逃不开太傅慕容评的嫉妒,还有太后可足浑氏的忌惮。陛下毕竟还年轻,功高盖主这四个字,在他那里,多少会被放得无限大,还有慕容评的煽风点火,可足浑氏的独揽朝政,他们父子在邺城的路,将会走得无比艰难。

    一听慕容令之问,慕容垂深深叹了一口气,到底是他最优秀的儿子,一眼便能看出忧患所在,什么都瞒不住他!

    他望着慕容令年轻却成熟分明的面庞,忧虑万千的心像是一下找到了依靠,一个可以为他肩负起家族存亡的依靠!

    然。吾竭力致命以破强寇,本欲保全家国,岂知功成之后,返令身无所容。

    战场之上,九死一生,他拼死为国,大破晋军之后,未曾想,大燕的朝堂,依然没有他们父子的容身之地。什么名利,什么权谋,他早已不在乎了,只是现在想保家人一府的平安,都显得艰难,他怎能不寒心啊!

    汝既知吾心,何以为吾谋?

    慕容令陷入了深思,果然,父亲担忧之祸一如他所虑!燕皇慕容暐庸弱,太后执掌大权,太傅慕容评嫉贤妒能,此二人素来深恶吴王府,此番大破晋军,功高荣归,必受猜忌,一旦祸起,宗族难保!可叹父亲,年事已高,依旧为国忘身立效,摧锋陷阵,奈何如今竟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

    若领三军,揭竿而起,以父威名,揽朝中有志之士,招八方贤能,斩佞臣于殿前,当震太后,大权握矣,大燕兴矣!

    然而,他很了解他的父亲,大义明于心,宁受磨难,断不会行骨肉相残之举!

    主上暗弱,委任太傅,一旦祸发,疾于骇机。今欲保族全身,不失大义,莫若逃之龙城,逊辞谢罪,以待主上之察,若周公之居东,庶几可以感寤而得还,此幸之大者也。

    出邺城,外避祸,乃父亲可行之计。龙城,鲜卑崛起之地,慕容氏祖上基业,弃兵戎,退居此地,可明忠义。逊辞请罪于圣上,若陛下明察,可辨忠奸,如成王与周公(周公是周成王的叔父,武王逝世之后,周公尽心辅佐年幼的成王,但是权势太高,招管叔、蔡叔、武庚等人嫉妒,在成王面前进谗说周公有篡位之心,周公遂避祸东国),摒尽谣言,重用贤士,他们父子还有得还邺城之日。

    只是,慕容令心中很清楚,如此大幸之事,他们父子是盼不到了!

    但他一曰,可给父亲留下希冀,留下重回邺城的希望!

    如其不然,则内抚燕、代,外怀群夷,守肥如之险以自保,亦其次也。

    以坚城固守,进可抚内安外,于乱世而立;退亦可得安身立命之所。

    此计,此言,可谓两全,攻守兼备,非常人所思量也!

    在他这个最不知何为的时候,长子慕容令的远见和智谋是他黑暗摸索前行中的一盏明灯,是他那百孔千疮已近枯槁的丹心上一丝两全慰藉。

    慕容令之言,宜退宜进,归龙城,守祖上之基业,大义不失,宗族保全,解他全惑也。

    善!慕容垂深思片刻,纳令之计。

    此番虽出走龙城,但他还是希望,能有重归邺城的那一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