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三章 志在邺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是天气太闷热,烈马追云突然像发了狂似的,横冲直撞地冲进了满是难民的长街。

    等候领粥的队伍一下就被追云冲散了,不少难民都被惊吓着退到了角落里。

    宋凌见状,当即放下手中的碗,箭步如飞,紧随烈马之后,看准时机一跃而起,一把握紧缰绳,猛地扯住,可似乎力度不足,非但没有制住追云发狂的趋势,反而刺激它更凶猛的冲撞,一下将她从马背上掀了下去。少女双手死死地握住缰绳,整个人拖挂在烈马左腹处。

    慕容冲刚想来凤阳门看看难民的情况,还没到凤阳门,就看见人们围成一团,他赶紧问袁襄,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我去前面看看。袁襄穿过拥挤的人群,只远远看见马儿飞奔而去的身影,还有一抹纤瘦的人影挂在马儿左边。

    好像有一匹马受惊了,一个人还挂在马上,看身形像是个姑娘。袁襄回来禀报道。

    快去找匹马,追上它。慕容冲微服出巡,只是想来看看难民怎么样,没有带侍卫,也没有骑马。碰到这样的突发情况,他赶紧从长街的守卫士兵那里抢了一匹马,跨马而上便追了过去。

    王公子慕容冲速度太快,连袁襄都没来得及跟上,他赶紧也抢了一匹马。

    你们干什么!守卫士兵刚想发难,袁襄一敛长袍,将腰间的令牌一亮。

    守卫当场被震慑到,急忙想下跪行礼,被袁襄一把扶住。他朝着守卫摇了摇头,示意微服出巡,不便暴露身份,然后赶紧上了马,紧跟着追了上去。

    说也奇怪,这马虽然发着狂,但是并没有真正撞伤百姓,只是一头往凤阳门奔去。

    似是看出了这马极具灵性,未有伤人意,宋凌思索着要不要放手,任这马去他自己想去的地方。

    但是她仍有着隐隐的担忧,凤阳门此时已经挤满了难民,就算这马再灵敏,也难免伤到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清脆的哨声,好像一根铁杆突然拦在了烈马的面前,它猛地刹住了脚步。

    宋凌反应不及,人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甩飞了起来,还好她紧握着缰绳,只被荡回到了马腹处。

    这一撞,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只是右腰还疼得很。

    在听到哨声后,烈马非但改了性子,停止了狂奔,还慢慢地转过脖颈,往少年的方向望去。然后,这烈马竟像犯了错的小孩似的,低着头在原地踱步。

    宋凌一看马儿这个状态,当即明白过来,应该是马儿的主人来了。

    叫你任性,这下能制得住你的人来了吧,怕了吧。

    她估计这马在主人面前也不敢刷性子,所以放下心来,松开了握着缰绳的手。

    刚刚落地,她都没顾得及看手上出血的勒痕,就立即抬头想先看看这马儿的主人,再好好骂他一顿。

    但是在看到男子相貌的那一眼,她之前想好的所有训斥之词,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风起,云遮金光,男子逆光而立,风吹起黑色鬓发,藏青交领缺骻长袍随风而展,勾勒出颀长健硕的身形。

    只是,他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似是凝聚了天地间所有的阴冷,目及之处日消隐,云卷风狂动。

    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宋凌看见他,却像是触碰到了千年极寒化成的冰川,一眼心便冰封。

    七月的骄阳如烧红的炼丹炉,将晴空映得彻亮,人们就算躲在树荫下,也不敢抬头望那刺眼的金光。每每想望着那烈日抱怨两句,酷暑难当,只是话还未开口,眼睛却先被狠狠刺痛了。

    桓温以刘备败于夷陵之战为鉴,未敢贪一时凉爽,尽管烈日当空,还是命令晋军于毫无遮挡的空地上安营扎寨。

    北伐燕国已有数月,如今正值酷暑,枋头百里大旱,原本宽广的河道在烈日的炙烤下,现在已呈细流之状。不止从建康运来的粮草耗时需要更久,就连三军日常饮水也成了问题,酷暑和缺水让不少士兵都生了病。

    老者站在烈日之下,遥想愿望,只见他发须蓬乱,黑发白丝杂乱无章地梳理在一起,乍一看上去,只像田间不修边幅的老农。

    只是那一对如紫石棱般的双目却透着炯炯神采,镶嵌在褶皱的眼角上,如落错了地的宝石,闪耀着半生戎马半世计谋的睿智,硬是在平凡无奇的苍老面容上点缀成了一个传奇。

    随他纵目远望,只见两只金凤凰张开双翅,高昂的头颈朝着太阳的方向,似是在白云端顶静待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它们全身染着万丈金光,似是凝聚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那刺眼的金芒让凡夫俗子不敢直视。

    只是此时,桓温却看得出神,紫目鲜少眨眼,似是硬要和这金芒较个高下。

    丞相。郗超已站在桓温身后许久了,他知道桓温有静立思考的习惯,所以一直未上前打扰,估摸着此时他应该已经思考好了,这才上前道。

    嘉宾啊,我还是怀念万里奔腾的长江啊。桓温似是早已感觉到郗超的到来,并没有丝毫惊讶,倒是望了一眼远处逐渐成枯竭之状的河流,一阵感叹道。

    郗超一愣,顿时悟出桓温言外之意,也顺势拐弯抹角地劝道,丞相若是想念长江了,何不率水军回建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