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八章 跪殿求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凌跪在雨中,御状就摊在她的面前,任雨水冲刷,仿佛每一个忠心的字眼都要被雨水冲去了,也等不到皇上的一个召见。

    她不禁抬起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望向那大雨中的雄伟宫殿,好个富丽堂皇高高在上,再望自己不过身如浮萍形若蝼蚁,仰望不及,何盼高贵王者闻民情?

    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除了在此赌圣上开恩,明察秋毫之外,她真的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她不信朝堂百官会对他们一个已经落败的宋府倾力相救,就算有一两个忠义之士肯为大哥说情,但是大哥在狱中等得了,撑得住吗?

    她好怕,好怕宋旭在狱中已经受了刑罚,她不敢想象那些刑具的残酷。她等不了,每多等一刻,她就不禁想到大哥在狱中受苦的场景,那种感觉比银针狠狠刺心还要疼痛万分,而这种煎熬早已盖过了她伤口的痛。

    纵然前路茫茫无望,但是信念一直支撑着她,千万不能倒下!兄长的安危,宋府的希望,现在全都系于她一人身上,她必须撑住!

    她望了望阴沉的天空,愿苍天有眼,得见陛下一面。

    只是她的心愿还未默许完,暴雨却汹涌地灌入了她的眼中,一下便模糊了她的视线。

    也许,自有天意,人无奈何。

    这时,雨中远远走来一个清冷倨傲的身影,深紫绣蟒长袍隐隐而动,紫金靴所走的每一步都透着天生王者的高贵,她仿若有一瞬间的幻觉,当真是陛下亲临,她得见天颜吗?

    她赶紧揉了揉眼,模糊之中未看清少年的容颜,却只觉有一道光芒夺目而来,耀眼天地。

    慕容冲正欲出宫,远远望见一名少女跪在止车门前,身影似有几分眼熟,但是细细想来,又不记得在哪里曾见过。大雨打在她摇摇欲坠的薄弱身子上,那风中飘摇的白衣已经血湿左袖,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得似是一股狂风一阵暴雨便能将她擂倒。

    那里发生什么事了?他慢慢顿了脚步,问向身旁的袁襄。

    属下这就去看看。

    袁襄将手中高举着的罗伞递给另一名侍从,那名侍从赶紧接过,生怕中山王淋到一点雨。

    袁襄欲走,却被慕容冲唤住,等等,把伞一起带去。

    袁襄一愣,有些惶恐道,殿下,袁襄不敢。

    在燕国,黄巾罗伞是帝王和皇室贵族才能使用的,与朝服一样,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慕容冲目光仍停留在那雨中瑟瑟发抖的少女身上,他眉头微微一紧,道,当是本王准的,去看看那位姑娘。

    望着雨中已显虚弱的少女,袁襄心想,再这样淋下去,这姑娘非大病一场不可,她的胳膊还想不想要了!王爷心善,人命面前不拘小节,他想了想,接过罗伞,往前走去。

    冷风携雨,呼啸着灌入她单薄的身躯,她渐渐感到全身发冷,手脚也冰凉了起来。她不敢去看自己的左肩,不知道严重到什么地步了,只觉疼痛撕心裂肺,一点点瓦解着她的意志。

    她仍在坚持,只等那撑罗伞之人前来,但愿是圣上亲临。

    眼见来人身穿侍卫官服,她知道不是圣上,但还是略显激动地问道,是陛下愿意见我了吗?

    袁襄一愣,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只好先将伞撑在宋凌的头上,尤其向她流血的左肩偏了去。

    我是中山王轻翼侍卫,并不是陛下要见你。

    听到这,宋凌不禁有些失望,她开始在脑海中回忆中山王的称号。

    中山王?当今天子胞弟、大司马慕容冲。

    他的威名,她听兄长宋旭提起过,以十岁虚龄接替太宰太原王慕容恪之职,堪称大燕奇闻。

    中山王是太后的亲儿子,皇帝的亲弟弟,又是大司马,手上应该有些权势吧,至少在皇帝那里还是有些话语权的吧。

    可否让中山王殿下移驾,小女子有要情相报。

    如果见不到皇上,能让中山王为她在殿前说上一言半语,也不枉跪了这一个时辰了。

    我会去禀报殿下,至于殿下来不来,还得看殿下的意思。袁襄这也算答应了她一半的请求。

    多谢侍卫大人。

    袁襄回来如实禀报,慕容冲微微点了点头,往雨中少女的方向走去。

    她跪在原地,隐约看见紫金靴踏雨而来,俊朗若春风皓月般的容颜越发清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