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七章 祸临宋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纵然看得痴了,但是宋凌没有忘记现在尴尬的处境,她想赶紧起身,却被慕容令一把拉住。

    显然,男子已经醒了,相比于宋凌的手足无措,慕容令要显得自然许多。

    别动!他的声音低醇浑厚,让她毫无抵抗之力。

    这次,丁若素着实觉得慕容宝这般拦她,定是屋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一定要进去一探究竟。

    四弟,你几番拦我,莫不是屋内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

    当然不是!慕容宝赶紧一口否认。

    那我便进去了!

    这不还在和他说着话嘛,怎么下一秒丁若素的手就已经推开了门,慕容宝拦之未及。

    只听吱一声轻响,门慢慢被推开,只见宽大的床榻上一男一女相拥而眠,大红的被褥盖在两人身上,将他们的伤势正好遮住。那刺眼的大红色,让她不禁想起自己刚与慕容令成亲的时候,那时的他们,恩爱比翼,鸾凤和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犹在耳际,可是如今,他的怀中,已是别家女子!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慕容令,当真要如此伤我,你可真心快活!

    丁若素手一抖,精心煲好的粥连碗从她手中滑落,破碎的声响将床上的两人惊醒,只是慕容令却未听见她心碎的声音。

    宋凌很紧张,她侧着身子紧紧抓着被褥,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尴尬得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慕容令慢慢睁开眼,看到女子,只冷冷抛出两个字,出去!

    宋凌一惊,她没想到,慕容令对世子妃竟是如此冷漠的态度。再望向世子妃,委屈的泪水早已打湿了明艳的妆容,那颤动的嘴角,好像在诉说一段难言的哀伤。

    她一个女子见状,心中都难免不忍,真不知道慕容令是怎么狠下心来的。这样的做法,真的让她的良心过意不去,她准备起身,向丁若素解释清楚。

    谁知,慕容令像是提前看破了她的心思,在被中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好像完全忘了她还有伤在身。

    宋凌不禁疼得轻声唏嘘,再望慕容令,只觉得那冷峻的面容下是一颗别人怎么也看不透的冰冷的心。

    大嫂,那个慕容宝想进来缓解一下紧张而尴尬的气氛,但是进来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还是外面的空气要自在得多。

    丁若素望了望慕容令,从他眼中的冷漠读懂了他的无情。花易凋零心易变,郎情再无少年时!她还在这里干什么?看着他与别的女子卿卿我我,自取其辱吗?

    那倒不如拿刀剜了她的心!

    她怅然若失,流着泪,转身离开。

    伤心地,何必留情意。

    慕容令,我与你,当真再无情可言了吗?

    见丁若素已走,慕容令慢慢松开了握着她的手,但是她的肩膀仍是疼痛难当。

    她望向慕容令,他的目光似是仍停驻在那悲泣而去的女子背影上,恍惚之间,她竟看到那朗若流星的双眸闪过一丝笔墨难述的凄伤,如冰雪霜降,似琉璃失彩。

    若是有情,何故冷漠?

    只觉这一男一女,各自一天地,而她身在这里,只是莫名多出的隔离。

    我先走了!她掀被而起,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去呼吸一口外面轻松的空气。

    她未多言,欲走,身后的男子也没有挽留。

    她出了吴王府,但并没有找到属于她的一片晴空。好像已经到了秋雨时节,邺城的天空聚满了厚重的乌云,它们成群结队而来,压低了她想仰望的长空,萧瑟的冷风也没吹走她的忧愁,好像只剩沉闷的空气在长街压抑。

    当宋凌再回到宋府的时候,她才发现那个熟悉的家已经完全变了样!一条长长的封条贴在府门的把手处,那朝廷的威严透过封条,一点点震惊着她的神经!

    难道,大哥真的出事了!

    巧如哭着坐在门前,府上的家丁已四下离散,只剩不到数人。巧如一见宋凌,赶紧哭着奔了过来,小姐!他们说少爷勾结东晋,有叛国之举,已经收监了!

    勾结东晋?!叛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