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六章 朝堂相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听到吴王要告老还府,慕容暐是又惊又喜,毕竟母后总是说,吴王狼子野心,有窥帝之谋,且这次枋头大胜,威望更胜从前,难免有些功高盖主了。他若是能真正卸去兵权,不问朝事,那他这心里悬而未决的担忧,倒是也能放下。

    吴王忠心一片,孤岂会不知。至于请辞一事,还望吴王回去再想想,你是孤的重臣,孤不能没有你啊。

    慕容暐虽只是表面上挽留,但还是招来太后一个凌厉的眼神。

    慕容垂要辞官,准了便是,还做什么斟酌。

    陛下,老臣久征沙场,身体已大不如前,今望陛下可准臣辞官回府,颐养天年。

    臣离朝之前,唯有一奏,望陛下恩准。

    他心意已定,只想让吴王府回归一片清净。

    吴王请说。燕皇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与母后不同,他只想卸了慕容垂的威望和权力,并不想真正置他于死地。

    陛下,出征将士在战场上忘身立效,望陛下能论功行赏,以慰将士赤胆忠心。

    他要离开这个曾经拼尽全力去守护的朝堂了,在此之前,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为了大燕出生入死的将士们。他们为大燕流血,为大燕尽忠,理应得到该有的封赏,为了他们,为了他们的家眷,也为了他们死去的战友们。

    慕容暐郑重地点了点头,吴王辞官,他已卸心患,至于其他的,他倒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他瞥了太后一眼,可足浑氏望着半个朝堂为吴王请命的群臣们,心中知道,若是不答应吴王这临走之前的心愿,怕是其他征战沙场的将军们,也要心寒,遂摆了摆手,让慕容暐准了。

    毕竟,吴王手中没了权,他其他的私党,也蹦跶不到哪里去。

    她红唇一弯,无声冷笑,今日准是准了,但是至于什么时候封,封多少,那还不是以后的事。

    准奏!为我大燕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士们,自然会得到应有的封赏。之前朝务太忙,一直将封赏一事搁置了,等过几日接待完秦使,定为将士们设宴封赏。

    臣替数万将士,在此谢陛下隆恩。

    慕容垂望着这个年轻的帝王,虽不言有过人之智,但至少,他还听得进去谏言,还能分最基本的忠奸。试想,若是没有太后夺权,没有慕容评混淆陛下视听,也许,他会是一位好皇帝,一个可以带着燕国强大的皇帝。

    至于与秦国之盟约,待秦使到邺城,孤自会有决断。

    邺城,皇宫,太极殿

    众卿可闻秦使不日到访,若是议及虎牢以西之地,我们当做何回应啊?

    只听太后可足浑氏悠然发问,这语气间的意思,就是不想履行承诺,不愿割地许之。

    这满朝文武,每一个人都知道,秦使在燕国刚刚大胜晋军便来道贺,怕就是为了替秦王要城池来了。

    她要的,不是如何回应,而是需要百官想出一个绝妙的回绝借口。

    这等大事,她不亲自言明,怕是慕容暐掌控不来。

    慕容评当即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他率先出列,轻易答道,回陛下、太后,待秦使到来,我们盛情款待,并以金银丝帛相赠,若是秦使问及许诺城池之事,我们可以燕军刚胜,边防不稳,虎牢险关兵力尚未做交接为由,先搪塞过去。以后若是能耗个年上几载,这事便也就不了了之了。

    慕容评说完,他身后一派群臣不禁连连点头,以示支持。

    吴王,你觉得太傅说得方法可行吗?

    太后凤眉一挑,突然将凌凌的目光,投向慕容垂。

    昨夜一闹腾,怕是吴王忧子心切,今日会急中出乱,那便是她最喜闻乐见的了。

    突然被太后喊到,慕容垂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他还在想着慕容令的伤势,想着这个朝堂上令人可怕的腥风血雨。

    他望着慕容评那怡然自得的模样,心中愤恨,久久难平,他还是权倾朝野的太傅,春风无限,为了自己的权势,不惜陷害忠良,现在连他最爱的儿子都不放过,是可忍孰不可忍!

    回禀陛下、太后,那秦王苻坚又不是庸碌之主,岂会看不出我们的敷衍之策?若依太傅之见,我们与秦国,很快决裂不说,要是事态发展得不好,我们与东晋战事刚歇,怕是与秦国的兵戈,又要再起!

    他言辞激烈,丝毫没有给慕容评留面子。以前不管慕容评在背后怎么百般陷害于他,他为了燕国,可以一忍再忍,但是昨日,他已经将利剑架到了他儿子的脖子上,他若再忍气吞声,只会让慕容评的气焰更盛。

    慕容暐一惊,他隐约听得出来,吴王今日的异样,他当即问询道,那依吴王来看,该当如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