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五章 如山深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几年来,他们屈指可数的几次单独相见。

    但是,她突然又是一怔,吴王走来的方向,似是世子的房间。

    她本以为,会从段妃的房间里,等来他拉开门的一瞬,只是这样的相遇,也并没有让她的快乐持续很久。

    她又不禁想起,那个前天夜里在冷风中傻傻等着他的儿子,那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多难过的比较啊。

    王爷啊王爷,你连着两天晚上跟慕容令聊天,就不能抽出一时半刻,去见见麟儿吗?

    他也是你的儿子啊!

    分一点点时间给他,就那么难吗?!

    世子轻而易举,便能见到您,但是麟儿他,要苦等多久,才能等来你一个关切啊!

    慕容垂看见赵氏,也是一愣,没想过,她会来主动找他。

    在他的印象中,她便是那种默默无闻的女子,不会邀宠,也不会给他找什么麻烦。

    他的声音有几分冷淡,令儿受伤的事,让他挂心不已,实在没有其他心思,去照顾其他人的感受。

    赵氏一惊,这才发现吴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她赶紧跪下行礼,参见王爷。

    不用了。他摆了摆手,略带几分倦意,陪了儿子一夜,担心了一夜,他多少有些累了。

    这么早,你来有事?

    他虽然对赵氏,没有那么了解,但是能让她一大早等在这里,应是有什么事吧。

    只是,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令儿的伤势中,都在朝堂的斗争中,实在无暇也无力,去管其他的事了。

    况且赵氏一个女子,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我慕容垂熟悉的面容,就在她的眼前,她甚至微微抬头,都能感受到他说话的气息,她不禁有几分紧张。

    赵氏捏着衣角,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也许他们真的是太久没有说过话了,连怎么开场,需不需要寒暄,她都不清楚。

    那准备了一夜的话,都在看见他的那一刻,被日夜的期盼淹没了。

    如果无事,便回去陪着麟儿吧,我等会还要上朝。

    他以疲惫和冷漠,快速地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那流着血的儿子身上,哪还有过多的精力,去过问其他的事情。

    慕容垂说完,就要离开,他还要准备上朝,准备和慕容评这个老狐狸,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对决!

    赵氏见吴王匆匆要走,急地下意识脱口而出,王爷,可否抽出一些时间,去看看麟儿,去看看你的儿子,他一直想见你!

    她的声音很大很亮,说完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想过,她敢以这样的口气,与王爷对话。

    慕容垂一怔,那一直皱起的眉头拧得更加紧了,只听他冷冷说道,就为这点事,也要来烦我吗?

    她只想着她的儿子,那他的令儿呢,他的令儿昨夜差点遭人毒手,现在还受着伤躺在床上,现在有那么多十万火急的事情就摆在他的面前,她就不能学学段妃,善解人意吗?

    赵氏愣住了,这点事?她的儿子,在他眼里,只能算上这点事?!

    下一秒,她再也控制不住她的情绪,将这几年的痴与怨,一并发泄了出来。

    这点事?世子的事,就是大事,麟儿的事,在你眼里,就那么微不足道吗?他也是你的儿子啊,王爷,你有去关心过他吗?

    赵氏来的时机,着实不是时候,正是慕容垂最心烦意乱的时候。

    他已然大怒,一想到差点丧命的儿子,他又气不打一处来。想他的令儿幼年丧母,他不奢求他府里的这些女人能将令儿视若己出好生疼爱,现在就连一向清净简出的赵氏,都要在他这里为儿子争宠争关心,他怎能不发怒!

    慕容麟,有母亲,而他的令儿,除了他这个父亲,还有谁能真正疼爱他呢!

    她们从来就没有想过,他对慕容令的爱,是要将他亡母的那一份,一并付出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