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四章 雨夜遇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看着鲜血从他的肩膀流入刀柄,再慢慢滴到地上,渗入水洼中,染成一片赤红。

    我不走!她拼命摇着头,只觉心痛难当,泪不知何时就模糊了她的眼眶。

    走啊!你在这里只会拖累我!他不耐烦地朝她吼道。

    她立在原地,没有动,她心里很清楚,他现在所做所言,其实都只是为了保护她。

    吴王府虽不远,但还有些脚程,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他安然无恙之前将援兵带来。

    她不敢走,她怕有一生的遗憾!

    她不敢说出口,她怕他在此时分心。

    眼见黑衣人越走越近,只听他们长刀刮地的声音,铿铿作响,好像听见了刀骨相碰的惨烈。

    走啊!他再一次朝着她大声喊道,只是这一次,他回头看了她。

    若是最后一眼,就为此生稍微留点念想吧!

    世子!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后方有闪烁的数把火光聚拢而来。齐风见世子久久未归,特带家将出来寻找,一见慕容令被黑衣人围攻,赶紧冲过来支援。

    世子,你受伤了!齐风一见慕容令中了箭,急急担忧道,快送世子回府!这里交给我们!

    慕容令朝他点了点头,而后定定望向宋凌,和我一起走!

    他紧紧拉着她,紧得就像握着一把易逝的流沙,生怕听到她说拒绝的回答。

    好!她也望向他,那一刻,好像现在的险境已经不是险境,只要他一句话,天涯海角,生死相随。

    在那一刻,她真的有这样的冲动!

    黑衣人见吴王府援兵已到,刺杀慕容令今日难成,随即四下逃散。有侥幸逃脱之人,没来得及逃的,当即饮毒自尽,没给吴王府留一个活口,也没留一点线索。

    帘外潇潇微雨,做轻寒,黄昏渐近月光阑珊。她椅栏,轻盼,轻盼他归来。

    待到长街人渐散,人未还,惊闻噩耗传。

    好像邺城连日来的平静,都在这一场细雨中蓦然打乱。

    眼见月高悬,夜已深,宋凌仍久久未等到兄长归来,她实在放心不下,特来段随的府上来打听。

    宋旭虽有时难免应酬晚归,但都会派人给她一个口信,现在已过子时,她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真的有些担忧起来。

    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夜色中的段府,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宁静,好像所有的人都已经在此时,沉睡了。宋凌知道,在这个时候拜访确有不妥,但是事出紧急,有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让她坐立不安。不在今夜弄清宋旭去向,她是怎么都不会安心的。

    在叩响段府大门的那一刻,她真的很希望,大哥只是与段随相谈过欢,贪杯醉倒,所以才迟迟没有回府。

    但是,一阵阵寂静,好像把她最后的希望全部幻灭。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段府家丁打着哈欠前来开门。

    姑娘,什么事?家丁睡眼惺忪,显然是新来的,没有见过宋凌。

    请转告段校尉,说宋旭之妹宋凌来访。

    扰人清梦,宋凌多少心有愧意。

    家丁好像听过宋旭的名字,所以当即打起了精神,也客气了许多道,好的,劳烦姑娘稍候。

    等了许久,才看见一个身形潦倒的人影,男子鬓发微乱,随意地散在额前,刚好遮住那一双深邃的双眸。

    喝!再喝啊!只听段随口中不停呢喃着,显然已醉得神志不清,更有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

    段大哥!你知道我哥的去向吗?他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宋凌还是选择死马当活马医,只好问向大醉的段随。

    你哥是谁啊?能不能喝啊?段随不耐烦地抬起头,脸庞满是烈酒熏起的潮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