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三章 风渐萧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旭虽有预料,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慕容评欲除吴王之心,真是迫不及待啊!

    似是为了段思之事。

    吴王的大舅子?

    他也是叛燕降晋之将啊。

    段随眉头一皱,宋旭立刻明白了其中玄机。

    听说他跑了?

    像此等叛将,定是要押回京斩首诛杀的,此人又是吴王的亲戚,从吴王的手中就这样跑了,于私是吴王护短,那也是欺君罔上,于公,稍有不慎,便会惹上通晋叛国的罪名。

    条条,都是大罪啊!

    吴王啊吴王,怎会让亲情牵扯至此啊!

    他到底怎么走的,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段随说得很淡,声音也很轻,似是稍稍一起风,他的声音便散了。

    只是吴王府,还有吴王的亲信,会受此事牵连,那是一定的。

    毕竟这场风暴,已经掀起来了。他的眼神,忽而变得深邃,透着一丝捉摸不定的神情。

    冷风终于渐起萧瑟,一夜知秋,便是如此吧。

    宋旭深吸了一口气,大燕的风暴,来得可真快啊!

    慕容评要扳倒的,不止是慕容垂父子,还有吴王这么多年在朝中的威望和势力啊。

    你们宋府,也要小心啊!他望了望宋旭,沉重而言道。

    我们?我们与吴王府,有何牵扯?宋旭一惊。

    你父亲宋晃,可也是吴王旧部啊。

    残月当空,撒下的光略显凄清,今夜,是有些寒了啊。

    段元清望着坐在桌边皱眉深思的男子,不禁心中一紧,王爷似是又遇到烦心事了。

    这几年,吴王府过得,并不算太平。

    她这个表面看上去身材魁梧的男人,也在起起伏伏中,渐显消瘦苍老。

    王爷,为何事而忧心啊?她轻轻将外袍披在男子的身上,柔声问道。

    慕容垂这才缓过神来,他望了望身边的女子,露出了一丝安慰她的笑容,无事,只是有些累了。

    他出征数月,段妃就为他担心了数月,如今刚刚回来,他不想再让朝堂之事,扰她清净。

    段元清明白,王爷是不想让她担心。

    体贴如她,当即说道,王爷辛苦了,妾身再去给你弄点吃的吧。

    都这么晚了,不用麻烦了。慕容垂拉住她,言语间,尽是只给一人的温柔。

    我知道,王爷你现在肯定饿了,平时到了这个时候,你都要吃些宵夜的。她轻声言语,体贴入微。

    好,那你就随便弄点吧。

    他确实是有心事,也许独处一会,便能整理好心情,就没有再坚持。

    她起身,又似是无意间提起,王爷,你让世子也早些休息吧,掌灯的下人刚刚来说,世子房屋的灯,还亮着呢。你打仗辛苦,儿子打仗,也辛苦啊。

    好,我等会就去跟他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