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二章 欲做文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用冷漠化作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刀割在她温热跳动的心上,让她将痴情二字,刺到最痛。

    段妃有丈夫,赵氏有儿子,而她呢,除了一个吴王妃的空头衔,她还有什么?

    别人抱着别人的子嗣,别人倚着别人的温暖,她只有在冰冷中用针线,将深情贯穿,远远望着他的背影,模糊绣出他的每一个脚印。

    慕容冲并没有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向陛下上表吴王等将领的功勋,大祸就提前降临到了吴王府。

    邺城,皇宫,听政殿

    陛下,依老臣看来,慕容垂父子狼子野心,此次叛将段思匿逃,定和他们父子脱不了关系。

    前几日,吴王所率之军大胜归朝,举国上下都被胜利的消息冲昏了头脑,他正愁着找不到慕容垂的把柄。

    这下可好,段思逃走的消息一下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终于有机会可以大做文章了。

    慕容垂啊慕容垂,你迟早被冲过头的仁义坏事啊!

    慕容暐微微一皱眉,慕容评此时的煽风点火就像在他耳边炸起的响雷,他的龙案上正放着吴王等人对段思一事的请罪陈述,他正在焦头烂额地想理个头绪,这不慕容评和慕容臧二人便来添油加醋了。

    他回头望了珠帘一眼,太后并未有任何指示,他这才与慕容评议了起来。

    是不是太傅想多了?孤正在看诸将对段思逃走一事的供词,都是写着士兵失察,侥幸让段思渡过了河,无法再追,应不是吴王有意为之。

    他缓缓翻着公文,不时瞥着慕容评的表情。

    他虽不能独断,但倒也心如明镜,段思逃走一事,怕是事有蹊跷,但是吴王是否有谋逆之心,他尚不能凭此事便决断。

    而太傅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在他面前,将此事大做文章的。

    太傅和吴王,这二人,非要他择其一吗?

    慕容评暗暗给乐安王使了一个眼色,慕容臧立刻会意,连番上前劝说道,陛下,您想啊,那日好巧不巧,偏偏岸边有船,就正好让段思赶上了吗?

    吴王当时手下,可是有数万精骑啊,任他段思再骁勇善战,也跑不了啊!除非慕容臧说着,故意戛然而止。

    除非什么?燕皇合上公文,眼光一凛,冷冷问道。

    除非,是有人故意想要放他走!

    太后可足浑氏在珠帘之后满意地向慕容臧点了点头,这隐晦,打得漂亮。

    有人故意想要放他走?

    这不就是在说吴王慕容垂吗?

    怕是二位爱卿多虑了,孤仔细看了公文,就连悉罗将军也说当时众大将并不知情,等燕兵来报的时候,再追已经来不及了。孤信任豪帅悉罗将军,你们看他,像是个会撒谎的样子吗?

    一见燕皇有几分不想追究此事的意思,慕容评和慕容臧互相看了一眼,决定不能就此作罢,太后都还没吭声,他们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就算说不动燕皇,也要烧一烧太后心中那把对吴王府猜忌的火啊。

    陛下有所不知,这就是慕容垂厉害的地方啊!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拉拢了朝中那么多的权臣重将,就连悉罗将军这等忠心耿耿的将士,也为他沙场卖命啊!就算悉罗将军不知情,那也是被慕容垂骗了啊!

    陛下英明,可万万不能被他那外表伪装的忠义给蒙蔽了啊!

    这一招,果然奏效。

    他们那绘声绘色的描述,多少说动了太后可足浑氏那根敏感的神经,她没过一会儿,便走了出来。

    她的小儿子,慕容冲,就已经有些袒护吴王一家了,她不能让她当皇帝的儿子,也跟自己对着来啊。

    陛下,你就听听太傅和乐安王的忠言吧,他们一个是你的老师,一个是你的二哥,心总是向着你的。

    她短短两句,以情以理,多少有点动摇慕容暐的想法。

    慕容评见状,继续趁热打铁道,陛下啊,那段思可是吴王亡妻的亲哥哥,是一名能征善战的猛将啊,在桓温麾下,那也是颇受重用。且他们辽西段氏,虽然有些败落,但凭着百年的大族声望,在辽西大地上振臂一呼,定有无数人望尊而来啊。

    吴王放走段思之心,陛下您还看不出来吗?就是为了拉拢辽西部族的势力,以谋后动啊!那吴王父子,您不得不防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