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一章 凤阳门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是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这么好看的人。她有几分惊讶道,只是心情,很快又落到了低谷。

    她又想起了慕容令那一双冷漠的双眸,与眼前的少年有几分相似,又有几分不同,明明不能亲近,却又偏偏让人着迷。

    有何奇怪吗?天下不也有你这样傻的人。

    傻是啊,是傻吧。她喃喃自语,痴恋的悲伤不能言明,那就让它揪在心底吧。

    傻一回,爱一回,也算轰轰烈烈过了,到底对得起她的青葱岁月了。

    似是看出了她就要溢出的难过,他赶紧岔开了话题。

    你总是大清早来凤阳门干什么?

    他昨天见着的少女,应也是她吧。

    我来看凤凰神,看这个能为邺城带来安定祥和的大门。

    慕容冲心中一怔,竟有几分感触,他未曾想,这燕国泱泱大地之中,竟还有人,与他有一样的想法。

    曾经守望胜利,现在珍惜安定。

    那你呢?你又来做什么?她不禁有些好奇地反问道。

    慕容冲顿了顿,目光深远,我来看邺城的大好河山。

    宋凌一怔,不禁望向少年,此刻旭日初升,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正好落在少年若凤凰花般美丽而高贵的侧脸上,他那周身散发的金光,着实化作了这天底下最动人的华美。

    日光和煦,清风拂人,一男一女,面远方而立,他们的头顶上,是闪着灿灿金光的凤凰。

    待到秋来十月八,东晋惨败前燕衰。

    紫微星起长安侧,剑指四海望邺城。

    自前燕太宰太原王慕容恪过世之后,秦天王苻坚亦有吞并燕国之心,但是让他这个雄韬伟业一直搁置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苻柳等人内乱牵制,二便是忌惮前燕吴王慕容垂父子的威名。如今内乱已平,四公尽斩,但是伐燕之事,仍不能提上日程!且观枋头和襄邑之战,便可知慕容垂

    慕容垂在,燕国不可取!

    他深知桓温此人,虽有些刚愎自用,但决胜千里绝非等闲之辈。且帐下奇士如郗超,名将如桓冲,皆是可辅佐他一统天下之英才。不是桓温不够强,而是对手更胜一筹!若此番北伐的不是桓温,而是他苻坚,也未必能从慕容垂手中占得什么便宜。

    天王,何事而忧心?王猛静伴帝侧,半晌才开口相问,似是猜到了苻坚一会便要询问他的意见。

    景略啊,孤一统天下之愿,阻于慕容垂!苻坚似有遗憾似有不甘地叹道。

    王猛一听,不禁笑了笑,天王不必忧心,慕容垂虽有才能,但并不受燕国太后待见,更有太傅慕容评与其争权。他们嫉贤妒能,这次慕容垂立下大功,亦离大患不远矣。吾料,燕国的政权之争很快就要开始了。

    想想慕容垂,王猛不禁庆幸自己觅得明主,一展抱负。就算天资英杰如慕容垂,以雄略见猜而庇身宽政,永固受之而以礼,道明事之而毕力,亦于朝无立足之地也。

    慕容垂这等英才良将竟在燕不得重用,是燕自取灭亡啊!一代明君苻坚是不能理解可足浑氏的脑子里进了什么水,不重用慕容垂,好比是将城门上一把最锋利的刀剑硬生生非要撇断开来。而这把绝世宝剑若是落入他的手中,他厚待重用还来不及。

    若慕容垂父子入孤麾下,唯孤所用,天下霸业,无不可图也。

    一听苻坚这话,王猛心中一惊,若是慕容垂入秦,以天王苻坚对他的器重,势必会撼动他在朝中的地位。他虽惜才,但是更懂时势,他与慕容垂,互为猛虎,难以相存。前秦重臣,苻坚心腹,他王猛一人足矣!

    慕容垂在燕,是最坚固的防线,秦国出兵北伐受限;慕容垂入秦,未必与他同心同德,秦国强盛之势受阻。倒不如借着燕国太后的手,除去慕容垂这个将来的威胁!

    于是,王猛心生一计,谏言道,陛下惜才,何不亲自修书一封,派人悄悄传于慕容垂,表敬佩之心,明招降之意。

    当日,桓温举兵犯境,燕皇慕容暐求援于秦,许以虎牢以西之地。今日,桓温败退,燕国得胜,料他们不会履行承诺,但是天王仍应派使者去燕国,一来探探他们的虚实,二来便可借此机会,传信于慕容垂。

    若慕容垂在燕国受难,您此举便是给他留了一条还不错的退路,慕容垂父子必会感念天王恩德,叛燕奔秦。

    听王猛一言,苻坚双眼一亮,若慕容垂父子真能来秦国为他效力,那他真是如添猛虎啊!只要慕容垂父子能来,他便再无后顾之忧,立刻行伐燕之事!只是想归想,未必事事能如他所愿啊。

    孤可是听说,那慕容垂忠义得很,未必会行叛变之事啊!

    王猛似是早已想得两全之策,若他不识抬举,那我们便买通慕容评的亲信,伪造天王即将迎接慕容垂父子的书信。慕容评一直想除去吴王父子,但是苦于没有机会,我们此举无疑是将一把刀递到了他的手上,您猜他和燕国太后会怎样?

    燕国太后定会借着此事,将吴王府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