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十章 爱子情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你三哥现在不是皇帝,你也不是王爷,这燕国,还是我们母子的家吗?还有我们母子的容身之地吗?天下百姓,还有现在的安定吗?

    母后,这天下的安定,是数万前线将士用命换来的啊!慕容冲放下莲子羹,一脸毅然道。

    可足浑氏凤眉微挑,老臣百官们为吴王说话也就罢了,怎么连她的亲儿子,都向着吴王那边啊!

    你是想说,大燕现在的安定,都是吴王父子的功劳?

    这天下百姓对吴王的拥护声已经那么高,她怎能不心有余悸啊!

    你可知当年,你父皇并无意传位于你皇兄,他意欲禅位于贤,让同样劳苦功高的太原王慕容恪当皇帝啊?

    母后怎能不怕吴王的势力?怎能不怕天下人再来一个举贤为帝啊!

    母后知道,你现在想为打了胜仗的将士们请个封赏,可是凤皇啊,你知道吗,你现在眼中的良臣,都可能成为我们母子的阻碍啊!

    你可知,当年你父皇询问立储之事时,儒士如李绩,都曾在你父皇面前说你三哥喜欢游玩和器乐,不如其他皇子,贤德不胜任帝。

    你说,我怎能壮大吴王党羽的势力啊?我能让大燕多少的权臣重将夸赞吴王父子之能,而忽视陛下龙威啊!

    如果从朝堂到民间,人们膜拜的都是吴王父子,谁能预料哪一天,他们将陛下置于何地啊!

    母后是在保护陛下,在保护你们啊!

    我的凤皇啊,你可知母亲一个女人护着几个孩子,一路走过来,是多么地艰难啊!

    他听着母亲的有感之言,念着母亲的养育之恩,突然觉得,好艰难。

    他不是不知道母亲的不易,一个女人,要多强大,才能撑起他们兄弟几个的天下,只是在国家大义面前,对与错,从来都是那么分明。

    他好怕,好怕,有一天,在国家和母亲之间,他要做一次选择。

    看着慕容冲皱眉沉思的凝重模样,可足浑氏又有几分不忍,是她今天太急了吗,说了这么多,让凤皇头疼了吗?

    她只是希望,她最爱的儿子,能理解她,不要再像上次朝堂一样,与她分庭抗礼。

    是不是太累了?儿啊,早些休息吧。可足浑氏起身,放柔了声音说道。

    日子还久,她可以慢慢扭转儿子的想法,就像改变暐儿对吴王的器重一样。

    恭送母后。他起身相送,语气仍带几分沉重,似是还陷在刚才的挣扎中。

    就怕,这份挣扎,还要持续很久。

    不用送了,歇着去吧。

    可足浑氏摆了摆手,让儿子去休息,她也不想看到他这么头疼的样子。

    凤皇啊,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母后的。

    那一身凤凰华服的女子突然停下了脚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默默说道,她不知道儿子有没有听见,只是希望,时光可以让他看清一切。

    你可以说她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太后,但请不要剥夺她做为一个母亲的那点爱,尽管这点爱,正在权力的干扰下,慢慢减少。

    邺城,皇宫,冰井殿

    王爷睡了吗?

    也许只有到了晚上,可足浑氏才能卸下太后这个沉重的头衔,当一回慈爱的母亲。

    袁襄一愣,恐怕王爷是不想见太后的,他并未直接回话。

    你对王爷,倒是忠心,竟敢不回哀家的话。太后冷哼一声,已有几分怒气。

    末将不敢。袁襄赶紧跪下答道,但还是没有说出慕容冲的近况。

    这时,只听一声开门声,俊美胜过芳华万千的少年走了出来。

    母后。他微微皱眉,不想让袁襄为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