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二章 下旨迁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冲偏过脸,眼中闪过鄙夷的神色,不愿听他迷惑朝堂,冷冷道,弃城而走倒成了高明之策?不明太傅所言何为。

    慕容评眼角的余光扫过少年冷峻的侧脸,一丝锋芒从他凹陷的老目中闪过,仿似在转眼的瞬间就看见了此生的劲敌。他这个三寸不烂之舌常把幼帝糊弄得如掌中玩物,他说一燕皇允一,他说二燕皇准二,而这个年纪轻轻的王爷,却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坚毅的定力,看来要说服他,绝非易事。

    然而,奸猾如他,怎能斗不过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呢。他不与慕容冲继续周旋,而是直接上禀燕皇和太后,如中山王所言,燕国正值大旱,桓温挖河道从建康千里运粮的方法难以持久,我们只要连退数月,避其大胜锋芒,待他粮草耗尽,我们只需以围困之势,便可逼其退军,轻易重夺失地。

    燕皇还在思忖犹豫之际,太后已经抢先一步点头称道,太傅所言甚是,与哀家所想不谋而合。

    太后!慕容冲眼见太后和慕容评一个鼻孔出气,额头急出了汗。

    难道他们大燕之军真的只能不战而退吗?

    战机稍纵即逝,臣坚持认为,当与晋军枋头一战,望太后再三思量。

    慕容评见慕容冲依旧固持己见,怕他的主战举措会煽动朝堂百官的情绪,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胡须,心中当生一计。

    敢问王爷可会排兵布阵?慕容评突地问道。

    慕容冲一愣,答道,略知一二。

    只是他心中仍然不解,慕容评为何会有此一问?

    太后,中山王若能回答我两个问题,我愿随军一起赶往枋头;若中山王回答不上来,便请王爷回去速速收拾行装,准备迁都事宜。慕容评侧身,拱手上禀,那略显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笃定的自信。

    太后凤眉微蹙,虽然不知道慕容评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至少她可以确定,他是不会逆她的旨意的,所以她稍微想了想,便一开金口,好,哀家就准你两问。

    中山王,你敢接我这两问吗?得到太后首肯,他再次激慕容冲道。

    有何不敢!到底是处世未深的少年,稍稍一激,便一腔愤慨,一声应下。

    好,若你答不上来,便请遵太后懿旨,再无坚持。一丝狡黠划过他老谋深算的褶皱眼角,似是他已经提前遇见了慕容冲的妥协。

    本王答应你!少年朗声道,虽然隐隐听出了慕容评话外的阴谋,但是毕竟是一次机会,他该一试,也别无选择。

    这第一问,就论排兵布阵,敢问王爷与那诸葛孔明一比如何?

    孔明先生可知天机,算无遗策,用兵如神,乃神人也,我自是不如。

    你既自知不如诸葛孔明,可知那桓温破诸葛亮八卦阵犹如探囊取物,折枝作画般轻而易举,你与他交手,有几分胜算?

    老夫再问,若王爷败了,我军再无屏障,晋军破邺城如入无人之地,皇上太后、文武百官来不及撤退,便会任人鱼肉,祖宗祠堂任他人损毁,大燕基业毁于一旦,这罪责,可是王爷战死就能一力承担的?

    俗语有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望王爷别逞一时意气,将祖宗基业放在刀锋之上。

    短短两问,就已经让慕容冲哑口无言。虽只是唇舌较量,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见慕容冲不再坚持出战,太后映着丹红的凤唇泛起一丝满意的微笑,朝着慕容评微微点了点头。意在赞道,做得好!而后,她当即下旨道,龙城乃大燕前都城,我鲜卑一族发迹之地,龙脉之所在,哀家意,迁都龙城,待观其变。

    只见那金线绣成的凤袖振臂一甩,抛出的一字一句带着震慑群臣的威严,那速度快得甚至连年轻的皇帝还没有反应过来。

    太后圣明。慕容评带头跪下,百官见风齐刷刷地叩首,一齐高呼道。

    然而,天子之前的旨意,好像只是指间刹那飘过的风,风过也,却未留痕。

    慕容暐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他望着众口一声的文武百官,又望了望太后那严厉的眼神,他只深深叹了一口气,从龙椅上慢慢起来,有气无力道,退朝。

    慕容冲跪在原地,任百官散去,茫然化作无尽的叹息,他过了许久都没有接受将要迁都的这个事实。

    慕容楷临走之前望了一眼那个僵在原地的少年,心中思绪翻涌,突然想告诉他另一计策,可保邺城。虽是片刻,他已经过了重重利益权衡,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纵有一腔热血满骨豪情,却无盛世天下大好朝堂,我一身武艺满腹兵法,却无用武之地无效忠之人。可悲啊,可悲啊!

    战也罢,退也罢,与他又有何干?他早已不着甲胄,不拿刀枪,不问朝事,但求莫生事端,安稳此生吧。

    唯有阳昭,依然跪在慕容冲的身后,仿佛只要他们一起身,就能看见邺城沦陷的惨痛场景。

    那珠玉帘后的女子望着一心奔赴战场的小儿子,高贵的身子明显一惊,她急地便想开口制止。

    只是在她出声之前,另一名少年抢先站了出来,跪在了慕容冲的身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