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凌大燕:第十章 后营危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快至颍川,距邺城仍需数日余。染干津赶紧答道。

    来不及了,若李述突破后营,今夜就能杀到皇城宫门了。慕容垂摇着头,拧眉深沉道。

    桓温啊桓温,你果然出手了。

    五千精兵奇袭邺城,他桓温竟也开始走险棋了,可见他的粮草短缺已是刻不容缓,若是守住今日之战,应是离大胜也不远了。

    吴王,那我们该怎么办?悉罗腾急得直跺脚,后有突围兵,前有叫阵营,这该如何是好啊。

    慕容垂凝神冷静地望着地形图,身经百战的他知道,桓温此举虽有胜算,却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命慕容德率本部一万五千兵马立刻迎战桓冲,不可力战,倘若败了,宁可退营二十里,主力不可失。他料桓温,也不会真想要这二十里。还没到决战的日子,万不能在此时失了大局。

    悉罗腾、染干津,随我率一万骑兵,速援后营。

    另派哨骑,传信邺城,望陛下早作防御,以策万全。

    慕容令率其余部卒留守主营,随时待援。

    就算桓温临时转变策略,要力破我大营,主营交付于令,他也安心矣。

    而慕容令却一把拦住了慕容垂,拿起木架上吴王的铠甲套在自己身上,定定道,主营唯父,可镇晋军。

    慕容垂望着这个自己寄予厚望的长子,智谋与勇猛,孝与义,他做到的早已超出了一个老父的期望,是天赐他的良儿,是天赐他的猛将。

    他虽知慕容令的心意,心中满是一个做父亲的老来欣慰,却还是拒道,温必嘱之,李述只会猛攻,断然不会追击,虽有万卒,述之悍勇,突围尚可图矣。

    唯父诱之,可歼敌于土山。慕容垂拍着儿子的肩膀,传递的是一个父亲的护子心切,更是一个主帅的关键决断。

    然而慕容令眼中的坚定与自信,却如晨起的金光,耀于千里之上,只听他朗声道,雾大,述未必觉已,儿有计,可覆千骑。

    慕容垂望着他眼中的光芒,如昔日征战一般,看出了他的胸有成竹,那从未动摇过的信任让他再一次握紧了儿子的肩膀,紧紧地,将国家兴亡的转折一并相托。

    桓温握着竹简,秉烛而读,似是看得入神,又似是看得飘忽。那兵书上的内容,他早已运用自如,有书更胜无书。只是在这个时候,他需要以此来平复自己浮躁的内心,从逆境中一蹶而起。

    丞相,刚才探子来报,慕容垂今夜全营饮酒庆功,连守营的将士都撤了,只有十几个哨兵。李述像是得到了意外振奋的消息,连赶速赶地奔至桓温营帐。

    桓温听到这个消息,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眼神一刻未离兵书。

    丞相,燕军连胜,此时势骄,我们不如今夜率精锐奇袭慕容垂主营,杀他个措手不及!李述似是觉得桓温看书入神,没有听见,遂上前几步大声道。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他看来,这是难得一遇的战机,是能一举歼灭燕军的大好时机。

    杀他个措手不及?桓温不禁大笑,一挥手道,只怕是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吧。

    李述这才似乎反应过来,不禁有几分惶恐道,丞相,你是说?

    他慕容垂是什么人,十三岁领军的天资英才,纵横沙场几十年,能门户大开等你来攻?桓温不禁叹了口气,李述虽然勇猛,但如此毫无谋略,怕是将来会中慕容垂的陷阱啊。

    李述自知邀功不成,反而暴露了自己的愚昧,赶紧转换话题,献媚道,丞相英明盖世,一眼便能识破那慕容垂的奸计。

    你下去吧。桓温识人之明,岂是能被几句谄媚之言所左右的。

    有实之才,有识之士,他一眼便能看出,李述显然不在此列。

    来人,去传郗超过来。

    天下之大,助我成大业者,将以百计,未敌郗嘉宾一人。

    士兵去找郗超的时候,他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榻上悠闲地半躺着,似是就在等着一个传召的到来。

    待郗超到达桓温营帐之时,桓温已熄了灯,和衣而眠。郗超微微一愣,正在犹豫是离去还是等待的时候,桓温翻了个身,似醒未醒地喊了声,嘉宾,还未歇息啊?

    郗超仔细打量着桓温,只见他双眼仍旧闭着,话音落地之后,时而微微起鼾声,似是睡意正浓。仿若刚才一声轻唤,不过是午夜梦回时的一句梦话,又或是怅然微醒时忽然想起的一位故人。

    盛世绝伦郗嘉宾

    这个时候,郗超突然想起初拜桓温幕府的场景,那时桓温刚灭成汉,据巴蜀,声震朝堂,自当英气高迈,视天下谋士无与其匹敌者,却唯独对他另眼相看,与他昼则同食,夜则同寝,亲如手足。他所谏所议,温皆纳之,倚重相当。如今他不禁摇头轻叹,不比当时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