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闲农:第14章 离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潄口水!行了,平安吐了吧苍海说道。

    听到苍海让自己吐了,**安立刻撅起了嘴,一道蓝色的水箭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吐出了潄口水,**安哈着自己的嘴巴,觉得自己了嘴里有点儿不爽,但是嘴里的气息香香的,又让他感觉很奇怪。

    潄口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胡师杰有点好奇。

    苍海于是又给胡爷爷弄了一**盖子,教他含着潄口水。

    等着胡师杰含了一会儿,再吐出来的时候,顿时觉得自己的口气清新了不少。于是老爷子拿着装潄口水的**子,左看右看看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城里人还真是事多!还用专门潄口的水。

    海娃子,这一**多少钱?

    四十多吧苍海回答道。

    听到这价钱,胡师杰拿着**子的手都一哆嗦:这么贵,四十多块钱买这么点儿潄口的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那刚才的一口岂不是要两三块钱了。

    说着老爷子把手里的潄口水放到了地上,似乎是生怕弄洒了一样。

    呵呵!苍海笑了笑没有回答。

    爷,你闻闻我的嘴里香不香平安现在挺满意自己嘴里的香气,凑到了胡师杰的身边,张开了嘴想话自家的爷爷闻闻自己嘴里的香气。不过胡师杰哪里有这举趣,直接在平安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个巴掌,把他给抽到了一边。

    海娃子,准备吃饭了!

    说完胡师杰转身回了屋里。

    苍海跟着进了屋,只见锅里煮了大半锅的手切面,也不是白面,带着几颗油嫩的青菜和一片片的肥瘦相间的咸肉。

    这一顿面放在外面不算什么,但是摆在村里那可是相常有份量招待人的伙食了,于是苍海便对着胡师杰说道:胡爷爷,这都是一家人您就别这么大的阵仗了,我随意吃一点儿就行了。

    十年来回来一趟,知道你在外面吃的好,咱们村里也没什么好的,你就将就一下胡师杰一边说一边给苍海盛了一大碗面,并且几乎把一半咸肉都捞到了苍海的碗里。

    西北的汉子吃面,碗可不,像是胡师杰给苍海盛面用的就是汤盆,满满当当的一下子,如果放到魔都的面馆,这一盆子最少也得分成四人份的。

    除了面之外少不了蒜,吃面配上蒜那是标准搭档。

    爷,我可吃不了这么大一碗!苍海望着自己碗里的面,哭笑不得的说道。

    胡师杰说道:年青的后生怎么可能吃不下,你先吃着,实在吃不下给平安!

    苍海听了也没话说了,于是端着碗直接蹲到了门前的地上,就这么开始吸溜起来。

    这儿吃饭一般来说除了喝酒的时候,用不着什么桌子凳子这些东西的,端个碗门前屋后这么一蹲脚边摆上一头蒜便开始吸溜。

    没吃两口,平安凑到了苍海的旁边同样蹲了下来,而胡师杰则是蹲的远了一些,蹲在了院子边上,和下面一层的李立仁聊天说话。

    村子的结构是阶梯式的,一层层的窑洞,这家的屋顶就是另外一家的院子,所以一伸脑袋就能和下面人家聊天。

    苍海这边见胡师杰没有注意,便把碗里一半的面加上所有的咸肉都拨给了平安。这子一边傻乐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嚼着咸肉,虽然脑子不好,但这子也明白什么东西好吃,并且知道这事儿不能被自家的爷爷发现,所以吃的贼快无比,不到两分钟原来堆的尖尖的面被他干去了一半,至于咸肉连个丁也没有剩下来。

    吃饱了,放下了碗,苍海这边便准备去给自家的父亲祖父母上坟,什么纸钱啊、祭品啊都是准备好了的,现在苍海缺的就是一把铁锹,到时候好给坟头添点儿土。

    苍海一张口,平安便拿了铁锹并且扛在了肩头,看样子打算跟着苍海一起去。

    **安见了,从粮食围子里拿出了一个袋子,摸出了几个柿饼子让苍海带上。

    就这么着苍海拎着东西,带着笑容满面的平安向着自家的祖坟走了去。

    祖坟离村子并不是太远,越过了一道山沟沟之后再翻一个坡,在山坡坡的西南面上。十年没有来了,但是坟头还是很明显,看样子在苍海没回来的这些年,乡亲叔伯们也没有少照顾。

    摆到了祭品,正儿八经的跪在了父亲的坟头,点着了纸钱苍海便给父亲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开始说着自己这些年在魔都的生活,还有以后的打算。

    空间自然不能说的,虽然平安是个傻子,但是他可不是哑巴,而且他的嘴也没个把门的,万一说出去了总归不好。

    在父亲的坟头呆了差不多十分钟,苍海这边准备转到祖父和祖母的合葬坟继续祭奠。

    平安,愣着干什么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