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闲农:第10章 丑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转头望去,苍海发现不远处的一颗小树旁栓着两头驴。仅是这一眼,苍海便知道稍大的那一头是母驴,而旁边那一头小驴便是母驴的崽儿。

    仅是看了一眼那头小驴,苍海便不想再看第二眼了,因为这小驴长的着实是太丑了,一般来说驴子原本长的就不好看,但是能长的这么丑的小驴子,也是苍海生平仅见。

    这小驴子丑到了什么程度呢,整张驴脸比一般的驴子长的快一半,两只驴耳朵也是超须长的,长到了都没有办法立直了,其中一只耳朵勉强是直的,另外一只直接从中间耸拉了下来。

    而且两只眼睛细细长长的,骨架子到是挺大的,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是营养不良,肚子上的肋骨那是清晰可见,瘦到是瘦,但是却长了一副‘将军肚’也就是大家长说的啤酒肚,这肚子长在了人身上都难看,更何况是一头驴。

    更让人奇怪的是,偏偏四条腿儿还挺细的,这让整个驴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猪身上戳着四根竹棍子,真的丑到了没边了。

    这么一头丑驴,别说是有人买了,估计连问都没有人,苍海这边也只是看了一眼,便准备搭脚走人。

    卖驴的上去又是两鞭子。

    苍海这边一转头,看到丑驴子虽然挨了鞭子但是还是追着母驴,看样子是想跟母亲靠的近一些。

    可是就在小丑驴刚要靠近母驴的时候,突然间见到母驴转过了身体用自己的屁股对准了小驴,然后猛的一搭后蹄踢在了小丑驴的身上。

    小丑驴子挨了母驴一脚,整个身体打了一个趔趄,站起来之后,还是想凑到母驴的身边,只可惜的是,母驴似乎根本不喜欢这个孩子,迎着小丑驴又给了它一脚。

    几脚挨过了之后,小丑驴便不在靠向了母驴,重着细长的大脑袋,安安静静的站着,就算是身上又挨了几鞭子,小丑驴也似乎没有感觉一般,就这么静静的垂着丑脑袋,一声不吭。

    此刻在苍海的眼中这头小驴是那么的无助,似乎是整个世界都把它排拆在外了。

    大兄弟,看看驴吧,这驴子干活不行,但是杀了吃肉还是可以的!

    卖驴的看到了一个驴经济,知道这位是杀驴取肉的,热情的拉着驴经济介绍着小丑驴,只可惜的是驴经济仅是看了一眼小丑驴便失去了兴趣,因为这驴看上去就没什么肉,买这样的驴对他来说根本不合算。

    打了两个哈哈,驴经济便离开了,因为没有卖出去,小丑驴的身上又挨了几鞭子。

    见小丑驴依然没有动,立在那么活脱脱的像个塑像,突然间苍海的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心生生的疼。

    一般的人可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不会有太大的感触,但是对于几岁失去了母亲,曾经哭着喊着要妈妈的苍海来说,这情的场景就显得尤为不忍了起来。

    走了过去伸手一把抓住了又要抽小丑驴子的驴主人,苍海问道:这驴子多少钱?

    驴主一看苍海问驴,立刻换上了笑脸:小兄弟买驴啊,你可真有眼光,你看我这驴一口价五千块。

    苍海伸手打断了驴主的话:你莫不是想蒙我?刚才我都在旁边听了,你喊四千人家都摇头,你冲我喊五千?

    驴主一听有点儿尴尬了,吱唔了两声之后这才说道:刚才不过是喊价罢了。

    听到驴主这么一说,苍海转身便走。

    哎,小兄弟!驴主一看这位直接转头,立刻伸手拉住了苍海:价格的事情好说嘛,生意不就是你来我往,咱们可以慢慢谈嘛。

    驴主岂会不知道自家的驴子不好卖,原本准备卖给杀肉的,现在见杀肉的对自家的驴子都没什么兴趣了,哪里会那么轻易的放走苍海。

    其实那杀肉的也不是不想要,只不过不想这么快要,像是小丑驴这样的货色,在他的眼中别说是摆一天了,就是摆上一年,准备买牲口家使的人也看不上,所以他并不着急,准备到了晚上快收市的时候再过来和驴主狠狠的压个价罢了,驴肉贩子哪里知道,自己这一迟疑,居然苍海跳了出来准备买驴了。

    苍海买驴也不光是同情小丑驴,其实准备归乡种地,牲口也是不可缺的东西,摩托车行路固然是好,但是当没有路的时候这时牲口就派上了用场,要不然集市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买大牲口的了。

    有些人可能觉得马好一些,不过在民间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有一句顺口溜说的是铜骡铁驴纸糊马。意思是骡子和驴子都比较好养活,且不太容易生病,马就不同了,马就如同纸糊的一样,不经折腾,时不时的就会生个病什么的,照看起来极为麻烦。从小在乡下长大的苍海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马暂时并不在苍海的考虑之内。

    一个真心想买,一个也巴不得把这丑货给卖出去,达成交易就简单了一些,最后苍海花了三千八把小丑驴给买到了手。驴主这边心情大好,还送了苍海一筐干草。连着筐一起都送给了苍海。

    原本准备随意的逛一下骡马市的,谁知道出去的时候苍海身边却是多了一驴一狗。

    走出了骡马市,苍海在路边的包子摊买了两个肉包子,皮儿自己吃了,包子馅却是喂了小奶狗,到底是土猎犬这么大点儿的小狗跟本不骄气,两块包子馅一会儿功夫吃完了便开始打盹,见狗打盹,苍海便把小狗重新放回到了驴子背上的干草筐里。

    走了一会儿觉得带着驴子有点儿不便,苍海这边找了一个背上的地方,见四下无人,手指捏了一个法诀,打开了空间便把驴子连着睡着的小狗崽子一起给塞了进去。于是等着苍海再一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已经又恢复到了原来两手空空的状态。

    逛的差不多了,苍海便直接奔着摩托车行而去,小镇上的摩托车也就是两家,一家是全国产的,一家是合资的,本着耐操持的原则,苍海自然是选择了在本地名声很好的合资品牌豪爵摩托。

    挑车也很简单,况且摩托车这个价格几乎就是透明的,也没多少讲价的问题,从挑车到装上老板送的一套东西,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是一个钟头不到,花了快六千五百块大洋,再一次出门的时候,苍海的身边又多了一辆红色的豪爵150摩托车。

    到了镇子旁边的小加油站,加满了一箱子油,苍海便骑着新买来的摩托车回到了三叔的家里。

    看到侄子回来了,三婶魏琴还准备烧午饭,不过三叔家里再好,对于苍海来说也不是自自家,所以苍海这边从车上拿了一个包,捆在了摩托车的车后,便和三叔三婶告辞,问明了回老家的道儿,开着自己的新摩托车一路往老家的方向驶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