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破晓:第706章 天下熙熙(四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察躬苦涩一笑,无声胜有声。

    柳镇上前一步,他的身量已经比父亲还要高,探身到他耳边,既有进路,也有退路,进路可收成效,退路可保身,若进退并举,则何如?

    柳察躬眼中,光芒大放。

    蒲州城外,峨嵋岭上,普救寺。

    这座寺庙,是佛家十方丛林,供奉佛陀菩萨罗汉和天王护法,寺前广场,有座舍利塔,结构奇特,有回声效应,善信在塔西以下拊掌相击,塔上便能听到蛙鸣声,极为别致,名曰普救蟾声。

    谢瑶环起了童心,令手下在塔下不停击掌,听着蛙鸣声取乐。

    统领,神都无字碑传讯,又有三人自神都来,属下等接到了他们,已然悉数处决

    谢瑶环淡然点头,做得好

    切断神都来信,蒲州就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茶壶,茶壶中人,只能去猜疑,去侥幸,去自相残杀。

    蟾声一片,谢瑶环露出欢喜笑意,纯净无瑕。

    河东道,蒲州,柳氏大宅。

    老族长柳从裕病榻之前。

    长子柳察躬长孙柳镇,齐齐立在旁边,看着侍女伺候着柳从裕服用汤药。

    他们才受了罚,在各自的院子里静心抄写祖训,眼下突然被老爷子唤了来,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又不敢追问,有些焦虑,忧形于色。

    那侍女是柳从裕身边伺候已久的,并不受旁边两位未来主子的躁动影响,依着往常节奏,拿着银汤匙,在瓷碗中搅动,一匙一匙地给柳从裕喂了下去。

    仿佛度过了漫长的时日,那碗棕黑色的汤药,总算是见了底。

    侍女又取来饴糖,给柳从裕含着,缓步退了下去。

    说说,你们给相王操持的事情,到了哪一步?柳从裕口中有饴糖,声音又低沉,含混不清。

    父亲,蒲州城中,驻在各司以及各周边州府主官,除了个别老顽固和一根筋的愣头青,几乎都有积极意向,通过孩儿与齐冲确认其诚意的,才赠予通商府的铜钱,纳为一家柳察躬回应得颇为谨慎,心中有些奇怪,柳从裕已经许久不曾过问这些具体事务了。

    积极意向?纳为一家?柳从裕重复了柳察躬的两个词,面上却是闪过一丝嘲讽,你的铜钱已经送出不少,相王要的投名状,你收到几份了?

    时日紧迫,孩儿尚且不及逐一劝服柳察躬有些窘迫,目前,已有八人呈上书信,包括四州刺史,愿奉相王号令,旁的,大抵是有些疑虑,抱持观望态度毕竟,瓜蔓罗织,殷鉴不远

    唔,那倒还不错柳从裕有几分意外,这个数字超出了他的预估,收取信物,手书是最便宜的,显然河东道的官员也不傻,不会轻易交出,你后续,作何打算呢?

    柳察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眼柳镇,有意让他表现一二。

    祖父,相王言称,朝中局势有变,似是有心之人已然关注到了河东道,这是坏事,也是好事柳镇声调朗朗,绷着脸肃然回禀,人心唯贪,没有收铜钱的,且不必去管,收了的,让他们吐出来,不亚于从他们身上割肉,朝中形势,或可为我等利用,传导压力与他们

    紧急时,可以齐冲的名义,用串联应对朝中调查的说辞,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径直将他们聚集一堂,形成彼此目击人证,即便想要抽身否认,也有众人压力在,此法过于强势,有可能引来反感,当谨慎使用

    若不紧急,则可精致一些,与那七位有识之士联手,以同一衙署,或同一州府为数,借故聚宴或会文,旁敲侧击,确认同党,徐徐施压,让他们认清形势,有所信心,呈上归附手书

    呵呵,紧急,是紧急的了柳从裕听了孙儿的策略,锐气四溢,不由轻笑一声,自枕边拿出一份大红色的请柬,递了过来。

    柳察躬赶忙接过,翻开一看,是蒲州刺史府的夜宴请柬,日期是昨晚,由头是,为前来河东道巡视河工的宰相狄仁杰接风洗尘。

    嗡的一声,柳察躬脑子一懵,耳中各种巨响声不停轰鸣,身子打起了晃晃。

    柳镇赶忙伸手扶住,将那请柬拿过来翻看,惊声道,宰相狄仁杰?巡视河工?

    柳从裕老神在在,靠着雕花床,并不言语,静静等着自己的儿孙在震惊中清醒过来。

    父,父亲,狄仁杰该不是,来查咱们的?柳察躬满面惊悚,冷汗涔涔,不对啊,相王就在京中,没道理狄仁杰到了,相王却还没有消息传到许是狄仁杰此来,与咱们无干,相王未予理睬?

    柳从裕嘴角动了动,阖上了眼睛。

    不会的柳镇出奇地最先冷静下来,相王至今没有传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狄仁杰出京之时,并未提及要来河东道,要么

    柳镇身上有些凉意,要么是相王已经传了消息出来,只是,未曾到我们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