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绝十秘:第三百七十九章:心机 七十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也不知道是是什么东西,据说里面居住者仙人潭主只是交代了我们时刻注意,我并并不知道具体是要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

    一呲牙,白须男子又一声闷哼,几乎就要晕倒,牙齿都被咬得快要蹦碎。

    终于缓了过来,旁边的侏儒也终于缓过神来,挣扎问道阁下阁下是谁?

    马文龙有些惊讶,他知道这侏儒内功十分精纯,所以下手重了许多,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这侏儒竟然还能够说话,而且吐词清晰,不过却也少不得仍旧疼的呼天喊地,惨哼连连。

    白须男子正缓过来,听见侏儒此话,就恨得牙痒,眼前这人摆明了就是马文龙,他还问个屁啊。不但如此,他如此问出,万一惹得马文龙不高兴,两人原本可能活下来的机会肯定小了不少。所以心里已经忍不住暗骂起自己这个笨蛋三师兄来了。

    不过,心里骂是心里骂,马文龙的话他还是要好好回答的,不然,死的更快。毕竟马文龙的手已经按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白须男子很怕死,心里自然很慌。他原本年纪要比这三师兄小得多,但是因为修炼的特殊功法的原因,他变得很容易衰老,虽然也因此跻身毒龙潭几大长老之列但是眼见着寿命也将不多了,唯有三师兄宝贝着的毒蛊飞毒,以及其他一些特殊手段才能为他延续生命。

    可以肯定,他们图谋的是里面仙人的宝贝,可能是修仙秘籍或者是其他刀剑武器。

    马文龙早就有了这些猜测,搞半天,他们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东西吸引着这些家伙。

    难不成真的是为了刀剑疯魔?还是仙人手上的修仙秘籍?

    陆海自然还在这间屋子,不过马文龙和三娘回来的时候,他却是倒在地上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分了家,两处之间鲜血连接着,火把早就熄灭,所以三娘发现的最晚,马文龙发现的最早。

    一进了石室,屋子里的血腥味就漫了过来,三娘皱着鼻子,紧紧的搂着马文龙,虽然她看不清情况,但是里面的血腥味却让她十分的害怕,若不是为了活下去,三娘也不会选择和马文龙走到一起。

    虽然害怕,三娘却没有叫出声来。

    马文龙落在石室里,环视着周围情况,只有倒在对面时门前的陆海的无头尸以及这边石门旁边的头颅,再也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陆海是面朝着上空倒下的,马文龙看得出来,似乎没有打斗的痕迹,他的尸体滑动了一小段距离,地上的鲜血有明显摩擦的痕迹,看来是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人从外面冲进来一击击杀。

    马文龙站了片刻,三娘回过神,抱着马文龙却没有松手的迹象,似乎马文龙也并没有反感,三娘终于鼓起勇气,问了道马文龙,陆海死了?

    马文龙点头,他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般是不喜欢说话的,但是一想到三娘并看不见自己动作,又只好应了声是。

    其实三娘早就通过马文龙的动作猜到他刚刚正在点头,心里已经凉了半截,这陆海明显是之前那位前辈的人,一种莫名的兔死狐悲的感情便涌了上来。

    马文龙这时候正好准备将三娘放开,三娘有些不肯,最后还是顺从了马文龙,片刻,屋子里滋啦声一响,火光亮了起来,马文龙点燃了火把,放到一边。

    石室里被火光照亮,三娘看见眼前景象,不由一怔,随着血液望向自己身边,见陆海的蓬松着乱发的脑袋就滚在自己旁边一动不动,双目正好就是望着她的方向,似死不瞑目般。

    一声低呼将起,又硬生生压了回去,三娘下意识的兔子般朝着后面跳开,又快速跑到马文龙身边,神色惊慌这是谁干的?难不成是刚才的刚才那是鬼吗?

    马文龙不置可否,仔细勘查了一番,没有什么多余的发现,陆海明显是被人一刀削掉了脑袋,这刀法虽然精妙无比,速度角度甚至用的刀都是世间少有的利器。

    但是,陆海的死却实实在在跟独孤城没有一点关系,这不是他的刀法。

    不知为何,马文龙竟然心里有点失望,看了看,道走。

    他们去的方向还是之前三娘遇见鬼的方向,虽然害怕,三娘也只有认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着,幸好这次马文龙并没有将她丢下,而是带着她一起进了这间石室。

    似乎带着一丝清风刮过,石门迅速打开,里面喝醉了酒正睡觉的三师兄和那个白须男子却忽然睁眼,就要暴起,却都感觉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内力击得他们丹海翻涌,根本就不能运转武功,两人疼的倒在地上蜷缩扭曲,痛苦无比。

    黑暗中,两道惨痛的呼声响起,马文龙这次没有燃灯,三娘就站在旁边,听见惨呼声响起,惊得面容有些发白,不知马文龙到底对这两人下了什么黑手,竟然痛苦如此。

    马文龙对待敌人没有一点可怜,快步走上,手已经摁住了白须男子的咽喉。

    黑暗中,一道十分嘶哑沉重的声音响起,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却又带着一股子劲,底气十足。

    你们聚集在此,为的是什么宝贝?

    白须男子纵然武功不同凡响,内力也非同寻常,纵然是在毒龙潭,他也有着很高的地位,这时候在马文龙的面前却如同婴孩一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有痛苦的挣扎和呻吟,面容扭曲,堂堂七尺男儿,眼泪竟已混着汗水滚滚落下。不知这丹海破碎竟如此厉害。

    呻吟片刻,白须男子知道自己性命完全操于他人之手,而问话内容看来,此人定是马文龙无疑了,当即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就算丹海被毁,再也无法修炼内力武功,几成废人,却也总比死人强上千百倍,呲着牙,颤着身子,白须男子还是老实回答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