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第473章 只剩一条死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计划不是这样的穆司爵明明是喜欢许佑宁的,现在知道许佑宁一心寻死,按照他的作风,不是应该把许佑宁留下来困在身边当宠物逗弄吗他为什么不按他的剧本走,想杀了许佑宁我听懂了,不过阿光咽了咽喉咙,七哥,你说的处理,是杀了佑宁姐的意思吗阿光目不转睛的盯着穆司爵,生怕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企图从这些细微的表情里,捕捉到穆司爵根本不想杀许佑宁的讯息。

然而,阿光失望了。

穆司爵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语气冷得掉冰渣:没错,我要许佑宁的命。

还有,这件事不需要保密。

七哥,你真的考虑好了吗阿光走到办公桌前去,把一个人杀了很容易,可是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许佑宁你跟谁学的废话穆司爵不为阿光的话所动,眸底隐约浮出怒气,还有,杀了许佑宁是命令,你需要做的是执行,不是质疑。

阿光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你真的想杀了佑宁姐我为什么不杀她穆司爵整个人陷在黑色的办公椅里,神色轻松,姿态如一个运筹帷幄的王者,她是康瑞城的左膀右臂,掌握着不少康瑞城的关键机密,我不动用手段逼她把那些机密吐出来,已经是看你的面子了,你最好不要再废话。

这一番话,穆司爵说得冷漠无情,一阵寒意从阿光的脚底生出来,逐渐侵袭他的全身。

阿光最后劝穆司爵:七哥,你会后悔的。

穆司爵不以为然:也许。

但不处理许佑宁,我会更后悔。

顿了顿,冷冷的说,你可以出去了。

阿光的双唇翕张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能想的办法他都想了,能做的他也已经做了,许佑宁还是没办法留下来,穆司爵还是执意要杀了许佑宁。

他只有走那步险棋了看着办公室的门自动关上后,穆司爵眸底的冷漠和不以为然终于土崩瓦解,他闭了闭眼睛,片刻后睁开,眸底又只剩下一片淡然。

这一次,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赌注。

冷静了片刻,穆司爵拿出手机,拨通陆薄言的电话。

陆薄言和苏简安已经回a市了,这个时候接到穆司爵的电话,陆薄言多少有些意外,凭着直觉问:许佑宁出事了穆司爵说:许奶奶去世了,许佑宁认为是我下的手,当着很多人的面揭穿了自己是卧底的事情。

电话另一端的陆薄言蹙了蹙眉: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我让阿光明天晚上把许佑宁处理掉。

穆司爵语气平淡,像在说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关的事情。

陆薄言没有像阿光那样震惊意外,相反,他的注意力停留在阿光这个名字上,他没记错的话,穆司爵的手下里,就数阿光和许佑宁的感情最好。

陆薄言太了解穆司爵了,不用多想就看穿穆司爵的打算,沉吟了片刻,问:你赌得会不会太冒险。

顿了顿,穆司爵回到正题上,简安的预产期快到了,这件事能瞒着她先瞒着。

你联系一下苏亦承,我没记错的话,苏亦承和许佑宁的外婆关系很亲,他应该知道老人家去世的事情。

说完,穆司爵挂了电话,离开会所。

上车前,他回头看了会所一眼,司机疑惑的叫了他一声:穆先生,忘了什么吗没有。

穆司爵收回视线,拉开车门坐上去,去公司。

这一面,也许是他和许佑宁的最后一面。

发动车子之前,司机把一份文件递给穆司爵:秘书说这份文件比较急,你需要在十点钟之前处理好。

穆司爵翻开文件,看了一行,和许佑宁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毫无预兆的浮上脑海。

那还是一年前的时候,许佑宁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活蹦乱跳的进入她的视线,在边炉店把几个阿姨逗得哈哈大笑,小鹿一般的眼睛闪烁着清澈的光芒。

他按照惯例让人查了许佑宁的底,但从没怀疑过许佑宁和康瑞城有关系。

他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对一个卧底产生不可割舍的感情。

穆司爵合上文件,按了按太阳穴。

司机从内后视镜看见他的动作,小心的询问:穆先生,你不舒服吗穆司爵没有回答,只是吩咐:打个电话给林特助,让他把早上的会议推迟一个小时。

顿了顿,又改口,算了,不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