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第309章 陆薄言,我们离婚吧(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苏简安重复了一遍陆薄言反复强调的这句话,突然笑起来,那汇南银行为什么突然同意贷款而且款项已经到陆氏的账上了

    其实她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笑容总是温暖又干净。然而此刻,她的唇角只剩下一片凉意。

    她不相信他陆薄言的心也跟着一寸一寸的凉下去

    你知道韩若曦是怎么跟我说的吗苏简安继续道,她说,你告诉她,你很需要汇南银行的这笔贷款,你愿意为此做任何事。

    所以你相信她的话,相信我真的跟她发生了什么陆薄言的神色中已透出薄怒。

    苏简安别开脸,不置可否,权当默认。

    陆薄言冷冷的笑了一声,正要说他还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外套里的手机突兀的响起,他下意识的就要挂掉电话,但见屏幕上显示的是沈越川的名字,还是接通了。

    看新闻沈越川少见的急急忙忙,这怎么回事媒体那边炸开锅,我的电话也快被打爆了

    陆薄言揉了揉太阳穴:一会我找方启泽问清楚。

    电话那头的沈越川愣了愣,关方启泽什么事我说的不是汇南银行同意给陆氏贷款的新闻,贷款的事情不是你昨天跟方启泽谈成的吗

    陆薄言蹙了蹙眉:你说的是什么

    沈越川直接发过来一个网页链接,陆薄言点开,标题竟是

    陆氏总裁夫人与陌生男子酒店共度两小时,陆氏危机,女主人也疑已出轨。

    往下拉是新闻图片,而图片上不是别人,正是苏简安和江少恺。

    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苏简安和江少恺一同进了酒店,两人肩并肩走在一起,举止不算多么亲昵,但一眼就能看出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再往下,是报道的正文。

    报道称,记者当时正好在该酒店采访,意外看见陌生男子携着苏简安到酒店,根据酒店服务员的说法,他们进了同一个房间,很久才出来。

    行文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让人浮想联翩。

    记者在最后猜测,会不会是因为陆氏快要破产了,陆薄言已经不是往日呼风唤雨的钻石男,所以苏简安想另觅高枝,以保证将来可以继续过以前那种优渥的生活。

    陆薄言危险的眯起眼睛,手机递到苏简安面前:你和江少恺去酒店干什么

    苏简安大脑空白了半秒,接过手机一看,突然想起当日在酒店里康瑞城的话

    康瑞城问她,青天白日和一个男人共同进出酒店,不怕被媒体拍到引起陆薄言的误会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康瑞城安排好的。他泄露给记者的信息大概是陆薄言的妻子出轨了,下午要和一个男人去酒店开房之类的,记者才敢做这么大胆的猜测。

    而且,康瑞城早就料准了为了不暴露他,她不会和陆薄言解释。

    她看向陆薄言,除了眸底蕴藏着一抹危险,他脸上没有丝毫怒气,也没有冷峻的责问她。

    她正在怀疑陆薄言,而陆薄言还是相信她。

    只是这种时候,他的信任变成了刺痛苏简安的有力武器,也注定要被苏简安利用。

    苏简安一字一句的说:一男一女去酒店,进了同一个房间呆了那么久,你说能干什么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

    苏简安陆薄言毫无预兆的爆发打断苏简安的话,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我要听的是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苏简安别开脸,不忍面对他沉怒又心痛的目光,既然被记者碰到拍了照片,我也不想再骗你了,记者猜的没有错。

    陆薄言的手慢慢的收紧,握成拳头,指节泛出惨森森的白色。

    他猛地出拳,带起一阵风从苏简安的脸颊边刮过去,嘭的一声,拳头砸到了苏简安身后的镜子上。

    哗啦啦四分五裂的镜子砸到地上,发出碎裂的哀嚎。

    每一片碎裂的镜子,掉下时都仿佛在苏简安心上划了一刀,来不及考虑这样做是否妥当,她已经下意识的拉起陆薄言的手

    鲜血早就模糊了他的皮肉,斑斑的血迹下不知道藏着多少伤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