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第168章 不会这么快原谅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点滴滴完后,苏简安身上冒出冷汗,她又开始含糊的说一些梦话,陆薄言用热毛巾给她擦汗,无意间听见她叫道:陆薄言

    他微微一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停下动作仔细听,她真的是在呢喃他的名字。

    陆薄言陆薄言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带着轻微的哭腔,整个人似乎很不安。

    简安。陆薄言紧紧握住她的手,我在这儿。

    苏简安却像根本感觉不到他一样,兀自叫着陆薄言,不一会眼泪又从眼角流出来,然后就安静了。她什么都不再说,也不再叫陆薄言的名字,像已经对陆薄言彻底失望。

    陆薄言把毛巾放回水盆里,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她,陌生的自责又渐渐的溢满了整个胸腔

    她肯定是又梦到在山上的场景了,当时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他知道她会有多害怕。

    最害怕的那个瞬间,她也许希望他能在身边,然而他没有。

    苏简安确实又再度陷入了那个梦境里。

    她梦见无边无际的绿色还在像四周扩散,像要蔓延到天涯海角去一样,她觉得她永远也逃不出这迷雾森林了。

    无助之下,她只想起了陆薄言,于是不停的叫他的名字。

    陆薄言,陆薄言

    一遍又一遍,像小时候她跟在他身后叫他那样,可他没有出现,就像小时候他不会回头看她。

    她突然想起来,他们就要离婚了。

    是啊,陆薄言已经不要她了,又怎么还会出现他再也不会陪着她了。

    苏简安无力的倒在地上,只觉得疲倦和绝望一阵一阵的袭来,将她淹没,深深的淹没在这没有尽头的迷雾森林里。

    也许,她的这一辈子真的就此画上句号了。

    第二天,苏简安是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

    首先是消毒水的味道钻进呼吸里,然后她睁开眼睛,视线所及的地方皆是一片苍白,不是无边无际的绿,她不在山上了。

    意识也跟着慢慢的恢复清醒,她感觉到了身上多个地方的疼痛,但最明显的地方是手,不是痛,而是被什么紧紧攥着。

    她有些艰难的偏过头,看见熟悉的短发,熟悉的肩膀,熟悉的脸庞。

    他以一种近乎将就的姿势趴在她的病床边,却也睡得那样熟,下眼睑上一层淡淡的青色,可以看得出来他没睡多久。

    苏简安又看了看四周,床头柜上写着z市第一医院。

    他们不是要离婚了吗他为什么会这样攥着她的手趴在她的病床边,看起来像是守了她整夜

    不等苏简安想出个答案来,她就看见陆薄言的睫毛动了动,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装作还没醒来的样子。

    也是这个时候,苏亦承推门进来了,他看了看苏简安,又看了看趴在床边的陆薄言,正打算出去等陆薄言醒过来,就看见陆薄言抬起了头。

    你醒了,正好。他走过去,你去酒店洗漱一下吃个早餐,简安醒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陆薄言先是探了探苏简安额头的温度,烧已经退了,他才放心的起身,离开病房。

    苏亦承走到苏简安的病床前坐下:好了,别装了。

    他看着苏简安长大,小时候她经常赖床,家里的佣人都拿她没办法,几乎每天都是他拆穿她装睡的把戏,把她从床上拖起来的。

    所以,他太清楚苏简安是真的在睡还是装睡了。

    苏简安也知道自己一定被苏亦承识破了,犹犹豫豫的睁开眼睛,不敢看苏亦承,小声的叫:哥

    感觉怎么样苏亦承说,医生说你的腿骨折了,其他地方只是轻伤。有没有哪里很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