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暖婚新妻:第165章 遇到台风,受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从闫队长带着苏简安他们来到了这座小镇后,连续犯案的凶手就销声匿迹了,之前的尸检工作并不到位,很多重要信息都没有及时获取,而后来赶到的苏简安想再做尸检,实际情况已经不允许。

    今天凶手再次犯案,对苏简安来说是一个掌握重要证据的最好机会。

    她一心扑在尸检工作上,彻底忘了自己是一个人呆在这荒山里,更没有注意到头顶上的天空越来越黑,越来越沉

    直到一阵狂风吹走了她的东西,豆大的雨点啪啪落下来,她抬头一看天,垂在天际的乌云几乎要落下来压住大地。

    看这架势,接下来袭击整座山的肯定是狂风暴雨。

    苏简安急慌慌的收拾好东西下山,然而没走几步,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突然在耳边炸开,利刃似的闪电乍现,就从她的眼前划过去,仿佛要劈开这座山。

    苏简安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蹲到地上抱住快要颤抖的自己。

    就在这时,风雨更大了,雨滴抽打在身上,疼得像一根根鞭子落下来。

    苏简安慌忙从包里翻出塑料雨衣穿上,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雨点朝着脸打过来,她根本睁不开眼睛,雨水顺着脖子流进身体里,带进去一阵又一阵的凉意。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山路盘错,她虽然勉强认得下山的路,但下山的方向在哪儿她并不知道。

    放眼向四周望去,白茫茫的雨雾下是起伏的山脉,苍翠欲滴连绵一片的绿色,穿着白t和牛仔裤的她成了这座山上唯一的一抹异色,显得孤单而又渺小。

    但其实也不尽然,在她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一名女死者。

    苏简安回过头看了一眼,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穿着白裙僵硬的躺在那儿,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缘故,她的脸色白得令人心里发憷,再被大雨一淋,更有了一抹诡谲的气息。

    苏简安突然觉得很冷,然后是无止境的恐惧。

    这么大的荒山里,只有她和一具尸体。

    逃是她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她不要再呆在这座山上,她要下山,她要回家。

    苏简安把随身带来的东西都放在了一棵树下,只拿着一瓶水,凭着模糊的记忆和直觉找下山的路。

    她不能呆在原地,因为没有人会来找她。闫队和刑队他们都出任务去了,几时能回来并不一定。而且天气会越来越恶劣,就算他们回来后发现她上山了,也不一定能够上山来找她。

    所以,自己下山是最明智的选择。

    大雨狠狠的冲刷着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小路,使得路面更加的光滑难行。雨水不断的顺着颈项流过身体,把苏简安身上的牛仔裤和白t都紧紧的贴在身体上,她的脚步更加艰难了。

    她扶着路边的小树下山,但脚上的布鞋并没有防滑功能,她时不时就会滑倒。

    摔到了,但她没有时间查看伤口,更没有时间喊痛,立即就爬起来,继续赶路下山。

    风雨越来越大越急,台风扫过来之前她没到山下的话她不敢想象在上她要怎么抵挡台风和大雨。

    她低着头赶路,湿透的衣服把身体沁得冰凉,可眼眶不知道为什么热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很想陆薄言。

    如果陆薄言在身边就好了,她就不用这么害怕,不用这么毫无头绪。

    可是,他在a市,和她隔着三千多公里的直线距离。以后,他们或许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了。危险来临时,她再也不能奢望她出现。

    突然,又是一阵电闪雷鸣。

    在荒山上,雷声显得更加沉重可怖,每一道闪电都像是从苏简安的眼前划过去,她本来就害怕打雷,这下心里的恐惧更是被扩大了无数倍。

    她下意识的抽回扶在树上的手,吓得蹲到地上,整个人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听说这样的姿势,代表着自我防御和保护。

    她的身体微微发抖起来,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眼泪,但雨太大了,雨水泪水混合着从脸上留下来,她分不清楚,也不想分清楚。

    要回家,就要先下山。

    她倔强的起身,继续赶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