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客时代:十七 女朋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蛮子不以为然: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多打打不就会了?早跟你说过,会打球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多认识些人,你知道有多少生意是在球场上谈成的吗?不比饭桌上少!

    孟野笑道:徐老师,我认识您足够了,您的学识和经验,足够我学习一辈子。

    徐蛮子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几天不见,怎么学会拍马屁了?

    哪里,实话实说。

    看你心情不错,一切顺利吗?

    孟野摇摇头:问题依然存在,不过我想通了。

    徐蛮子饶有兴趣地问:陪我走走,顺便说说你的心路历程。

    两人沿着湖边,边走边聊。

    孟野望着湖上的水鸟,开口道:一开始,在你告诉我白日梦要被出售的时候,我的压力很大,非常焦虑,整宿睡不着,甚至想着退缩。接着很愤怒,我怎么也想不通,你凭什么,为什么,非要扼杀我们的理想?

    徐蛮子静静听着,问:然后呢?

    然后碰到了各种问题,找不到合适的人,钱也不够,我感到很沮丧,觉得这一关肯定过不去。

    然后我开始反思,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想着想着,我平静下来,一瞬间忽然想通了。

    你怎么想的?

    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结果,要么你赢,要么我赢,胜负乃兵家常事,所以没什么可怕的。而且我相信一句话,人可负我,因果不负,只要接下来我尽力而为,一定会有满意的结果。

    徐蛮子感叹道:野,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不管最后你能不能做到,你已经超越了自己。这次我找你来,一方面是表示感谢,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谢谢你去探望关岚。

    孟野迟疑片刻,想要不要告诉他关岚被绑一事,犹豫片刻,还是放弃,说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徐蛮子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还有一件事,你想不想去香港发展?

    孟野吃了一惊:去香港?

    对,我准备在香港投资一家贸易公司,想请你去做总经理。

    贸易公司?

    国际贸易,压力没现在大,薪水很优厚,另外可以拿到香港的永久**,有了这个,以后去欧美的任何国家,都很方便。

    徐蛮子突如其来的提议,让年轻的孟野陷入了挣扎。平心而论,徐蛮子的提议非常诱人,去香港不仅可以拿高薪,开阔眼界,有机会满世界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正是自己期待的吗?

    可转念一想,这同时意味着他必须放弃白日梦,放弃一直支持他的白青、阚阳阳、刘楚宁、梅姐、林子和其他的同事们。他们尽心尽力支持自己,不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带来大家,杀出一条血路,创造事业的辉煌吗?

    徐蛮子看他的神情,便猜到几分,胸有成竹地说:这是件大事,你不必现在回答。回去好好想想,我相信你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孟野摇摇头,坚定地说:不,徐老师,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会去香港。

    此举大大出乎徐蛮子的意料,他连忙问:为什么?

    白日梦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为了一己私利,而去牺牲别人,我办不到。

    徐蛮子急忙劝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就算你去香港,他们也可以跟着你呀?

    孟野摇摇头:徐老师,没那么简单,我不是三岁孩,他们也不是。

    徐蛮子依然不放弃,继续劝道:我在美国也会投资新的公司,办公地点在加加州,那里阳光充沛,不冷不热,是北半球唯一的地中海式气候,有兴趣吗?我可以帮你拿到绿卡。

    孟野不禁起了疑心,徐蛮子一而再再而三想让他离开,是不是另有目的?他当即回绝:我的事业在中国,去美国能干什么,养老吗?等我五十岁的时候再考虑吧!

    凌晨,外面稀稀拉拉下起了雨,阚阳阳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出租屋内。地方是他和女朋友分手后新找的,为了省钱,只租了一间待拆迁的农民房,房间又又破,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好在便宜,一个月房租只要六百块。

    阚阳阳疲惫不堪,泡了碗方便面吃完,再胡乱洗了把脸,倒头便睡,迷糊之中,被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醒。

    他跌跌撞撞去开门:谁呀?

    进来是她的前女友毛丽芳,浑身湿透,眼睛肿得像个桃子,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哭着说:阳阳,我弟弟在老家撞到人,要赔很多钱,怎么办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