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妖姓苏:第八十四章 不留伤疤确是让人奇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饕餮显然没能意料到龙眼会这么做。就是他这片刻间的愣神,让苏玥摸准了时机,斩下了他的半个肩膀。

    哼!它痛苦的闷哼一声。

    又是一剑紧随而来,它的眼中尽透惊慌。

    刺!鲜血飞溅,它的那半只手横飞在地。

    滴答。锁链贯穿了她的胸口,顿时感到喉间一甜。

    她奋力挥出一剑,竟是斩断了锁链。

    她的剑直刺向它的咽喉,眼前骤然闪过一阵亮光。剑锋落在半空,原地不见饕餮的身影。

    白!放我回去!饕餮趴在白的背上,歇斯底里的放声怒吼。

    白很想这家伙从她背上扔出去,但却没那么做。

    方才若不是我及时赶来救了你,你还活的到现在朝我疯言乱语?

    王上背上重伤,命我带你回去助他疗伤,但瞧你现在这样,还是先将你自己的伤养好再说吧。

    王上竟会被人重伤?他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咳!这怎么可能!千年来,他未尝闻之有人近王上身,更何谈重伤?王上却命白来接他,王上恐是被伤及了本源。

    ————————————————

    至平旦时分,城中偶闻几声鸡鸣,屋间或有几道人声。

    院落中忽而传出物体落地声,熟睡中的琴仙突然惊醒,望了一下周遭,不见那人的身影。心绪忽然慌乱。

    她冲出房门到了院中,只见地上躺着两个人影。

    天边微亮,依稀可见那人的面庞轮廓。

    那人胸前的白衣已被鲜血染红,手颤巍着伸出了一个玉**。

    琴仙解药,我,帮你,寻来了,记得,化于水,中那玉**身上也沾满了黏稠的鲜血。

    苏玥眼前一片昏暗,胸腔中积满了鲜血,难以再言一语。她隐约间看到琴仙扑至身前,可惜却是听不清她所说的那些话。

    当苏玥醒来时,已是七日过后。

    胸前的伤好了大半,只留下一道浅淡的痕印,再过些日子,该是什么都消失了。以为她受了伤,却是墙壁不留伤疤的,这点倒是令人奇怪。

    好在当时墨雪莺及时回到了医馆,一双妙手救回了她,对她的伤势做了一番精细的处理,她才得以痊愈的那般快。这且是因为她是妖,换做是人,受了这等伤,不死便是大幸,没有大半个月估计是下不了床的。

    花毒虽解,但死者依然达千众。

    众人对最终解了花毒的琴仙万分感激,消息传至宫中,玄宗想请她到宫中当御医,却被她拒绝了,此事不是了之。

    总之,医馆的名气在整个洛阳都传了开去,只是这些天医馆却不知为何闭馆了。

    三天前,玄宗携杨贵妃与一众大臣回驾长安,走时却未摆出隆重的仪仗,仿佛是有着要事要赶回长安一般。

    众人不知,驻守在洛阳的除妖师在玄宗的从王禁卫救回杨贵妃的那晚,死了将近九成。死者无不是被抛尸荒野或是躺在了某个阴暗的巷道内。玄宗固然知道有他那个从王禁卫时刻守候在身侧足以护他周全,但若继续待在洛阳终是心存不安。

    琴仙端来了一晚汤药,心中还在为那事生气。

    小姐,你可算醒了,将药喝了吧。

    唔!苏玥苦着脸将汤药喝完,埋怨了一句,苦死我了!

    苏玥瞥见琴仙的脸色有些阴沉,琴仙,你为何闷闷不乐?

    明知故问。小姐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之中的。

    苏玥干笑了两声,啊?我有这般说过吗?许是我忘了吧。

    她起身穿上白衣,看向放在书案上的忘川,迟愣了一会儿,随手将它系在了腰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