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千丈,诉不尽繁花似锦:(159)先斩后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飘絮房间里,一阵叮叮框框的声音响起,让所有下人都听得心惊肉跳,自从柳姨娘被禁足后,这性子是一日比一日暴躁,砸东西是常有的事。

    柳飘絮看着镜中的自己,脸已经高高肿起,每一次看见这痕迹,她都觉得耻辱万分,明明是她等着看好戏,怎的每次都被南宫陌霜那贱人落了好?

    娘,那小贱人实在是反了天了,我堵着她,她居然敢不理会我!

    你去找她了?

    南宫映雪有些心虚,是是啊。

    柳飘絮皱眉,你和她说什么了?

    南宫映雪把自己说漏嘴的那句话跳过了,还不忘添油加醋一番,听的柳飘絮是咬牙切齿。

    贱人果真是贱人!雪儿,你过来!柳飘絮附到南宫映雪耳边说着什么。

    娘,这样真的能成功吗?

    你只管听为娘的去做就是。待南宫映雪走后,柳飘絮看着镜中的自己冷笑,小贱人,我看你还能开心到几时!

    门口的青枝借着扫院子的名头,把一切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柳飘絮两人又要使什么坏,青枝很是心焦,只想快点飞奔到南宫陌霜的院子告诉她,可惜现在她还被众多下人盯着,只得等到夜深人静时,才好告知南宫陌霜注意危险。

    但等到那时,就怕南宫映雪已经先下手为强了,她匆匆回了南宫智的房间,提笔写了封信让南宫智带过去,南宫智听到能去找南宫陌霜自然高兴万分。

    南宫陌霜看着信,南宫智就在一旁高兴的吃糕点,青鸟听得是青枝送的信,那肯定就是柳姨娘的情况,只怕不是好事。

    青鸟想要询问,南宫陌霜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智,示意她不要问,有些事情,总不好在孩子面前提。

    待南宫智打包了糕点走后,青鸟才问了出来,小姐,青枝来信说什么了?

    写了一下她们母女的对话,然后青枝推测她们还要对我下手,不过我倒觉得,未必如此。

    此话怎讲?

    柳飘絮现在还被禁足,要是交给南宫映雪那个蠢货,自然是会出意料之外的状况,她肯定还是想自己来,而要自己来对付我,那就只能解开禁足,想要解开禁足,就只能抓住爹的心,所以她让南宫映雪去办什么,无非就是把爹引过来罢了。

    那老爷肯定不会让她们得逞的,犯了那样大的错,老爷应该对她们很冷淡才是。

    若是没有打那一巴掌,爹大概就会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对他们冷淡,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过了几日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想到他打的那巴掌,心中肯定是愧疚的,此时南宫映雪在引那么一下,以柳飘絮的手段,解开禁足还不是简单的事?

    那小姐,这可怎么办,柳姨娘解了禁足肯定又要找我们麻烦了,可真是多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急,也想不出办法,柳飘絮再如何也只是个后宅女人,手段总是那几样,看都不够看的。南宫陌霜嗤笑道。

    南宫陌霜喝了口茶,朋友贵精不贵多,而且,你看我会是那种会讲什么知心话的人吗?以其他小姐的性子,怕是我和人家待一刻钟人家就嫌我闷了。

    所以,小姐你才多该和花小姐这样的姑娘多交朋友啊,整日闷着,就像个老妇人一般,实在无趣极了。

    急不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翰林学士府内,花大人正在叹气,他面前站着一位大夫。

    大夫,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花大人道。

    大夫摇头,大人,是我学艺不精,实在没有见过这种病症,实在束手无策,望花大人谅解。

    花大人一时间颓然在椅子上,无力的摆了摆手,大夫默不作声的退下了。

    一旁的管家听得心焦,老爷,这是帝都内最后一位有名气的大夫了,三四十位大夫,皆是束手无策,夫人恐怕管家没有再说下去。

    不行,再找!帝都能人异士众多,一定会有一位能治好夫人的病的!

    管家只好退下了,一出书房,见到了候在门口的,花安槐,小姐。

    花安槐点头,爹又在因为娘的事情烦恼?

    是啊,唉,我得继续去找名医了,就先不和小姐说了。管家说罢就走了。

    爹。花安槐一推门,就见花大人无力的坐在桌前,看着一张画发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