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重临:第一百九十九章 被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里很像爱丽丝进入的兔子洞不是吗?

    虽然她并不需要先自己爬上那么高的地方在别人用手推下来。

    那我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呢?是一汪眼泪聚集成的池塘,还是一直喊着时间不够用的兔子,或者会隐形让刽子手与国王为难的猫,亦或者一副扑克牌所化成的王国?

    别傻了。我对着自己说道,理智早已经闭嘴,我想它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我会摔在坚硬的地板上,直到我所有的骨头断裂。

    我对自己说道,与爱丽丝截然不同的结局才是我的归宿不是吗?

    毕竟这里不是地底或者镜子中的世界。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下面的黑暗丝毫没有到尽头的意思,我也没有看到那吊灯所散发出的昏暗灯光。

    看起来我还要在这里下落一段时间。我在心里想着,这样也不错,起码我的生命还可以延长一段时间,即使是这延长的生命浪费在了毫无意义的下落中,那也总比直接结束要好的多,起码我还可以思考。

    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了一下。

    思考,思考什么呢?我问着自己,作为一个只比文盲好上一些的人来说,确实没什么可以思考的。

    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改变自己的选择吗?

    我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我又希望它有些变化。

    对于地理学的无知使我没有办法像爱丽丝那样估算出自己下落的距离,这也许是物理学万有引力的范畴,可我不知道在这里我们所熟知的那些定义与公式是否还起着应有的作用,但就像书里面说的,温习一下知识也不错,即使这不是临死前应该做的事。

    那应该做什么呢?

    这当然不会有人知道,或者说不会有明确的答案。

    也许能够活下来的话,我会将这些经历写成一本书也吧。

    我想着那时候的情景,他们将我的文字用黑色的油墨印出来,封面装订着葛兰的名字。

    那也许会很有趣吧,我可能也会因此出名,赚上很多钱,然后凭借自己的力量租下公寓。

    可是这些都是幻想,仅此而已,而我即将死亡则是事实。

    终点又是如此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即使几秒钟之前我还觉得它遥遥无期,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思维中的几秒钟在实际上已经过了很久也说不定。

    我的生命,即将结束了吧。

    我闭上眼睛,就像一个观众不忍心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但我耳边传来的只是一道轻巧平静声音,就好像一片羽毛落到的地上,也许有些夸张,但相比于之前那段时间所积累的速度,这个比喻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感到自己的双脚站在了坚实的之后,我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伤口,我又看了看地面,祈祷着不会出现另一个自己。

    我的意思是,我要用这种方法来确定自己是不是灵魂。

    谢天谢地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四周的样子在眼睛所见依旧是一片黑暗,但在我的感知中,这里简直可以用灯火通明来形容。

    这又是一个糟糕的形容,但只要意思传达清楚也就好了。

    也许这里真的是梦中的世界也说不定。我这样想着,如果真是这样,那那些在书中的奇异生物真的会出现吗?又或者我应该思考为什么绮绛女士会带我来到这里,不过说真的,这个名字十分拗口,不知道是不是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这里是一个特殊的夹缝。

    不知道从我身体中的哪一个角落传出了b先生的声音,他似乎从我看不到的地方钻了出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你没有离开吗?我问道,我还以为在上一次的交谈之中他已经离开了,毕竟他说过我们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他有着自己的使命。

    我确实离开了,但出于好奇心我也想见见这位神秘的女士。b先生的目光在缓慢的转动着角度,似乎要记录下周围的样子,一边口中又在回答着我的问题。

    你认识她?我疑惑道,不过仔细想想,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出现的事情,毕竟它们都不属于这个世界,即使依照绮绛女士所说的,彼界不只有一个,那也存在着他们两个来自于同一个时空的可能性。

    说认识有些唐突了,只是在听到你们的谈话之后想起了一些事情,或许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拗口的名字。b先生说道,他伸手摸了摸四周的墙壁,又凑近嗅了嗅味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