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重临:第一百四十七章 谁是怪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这句话在那些事情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可也只有这句话能表达我的心情。

    可我,不值得你这样。安娜又低下了头,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她手中的苹果上,道格,我不值得你这样,我不值得。

    安娜哭泣着,手中的苹果也掉落在大理石铺成的地砖上,粘满了无数的灰尘。

    安娜。我坐到离安娜近一些的位置,试图分担她的情绪。

    我不值得你这样为我,道格。安娜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因为伤势的原因,她并没有穿的太多,我将新换过被罩的棉被向上拉了拉,盖住她的身体,这里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

    哭了一会,安娜平复了下来,用着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说道,道格,我是一个怪物,我该怎么办,道格。

    怪物?我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安娜为什么会用这个词形容自己。安娜,你不是怪物。我说道,同时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们之中真的有怪物的话,那也是我,而不是你。

    不,你错了道格,我是真正的怪物。安娜抱着我,温热的眼泪顺着我的脖子流淌进衣领中。

    安娜,你是卡佩爵士的独生女。我说道,是未来的女爵,也是我停顿了一下,也是我的爱人,安娜,你不是怪物。

    我抚摸着安娜的后背,对着她的耳边说道。不要哭了好吗?小糖果。

    小糖果,是我给她起的另一个外号,来自于我初学语言时印象最深的单词,因为在那之前安娜曾偷偷递给我了一块糖果,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那种东西。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起这种只有父亲才会给孩子起的外号,也许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喜欢上她了吧。

    安娜还是笑了两下,即使她面上的悲痛还是占据了她的内心,她应该也想起了我那时的滑稽样子。

    道格,你不明白。她闭着眼睛,依旧被我抱着。那个怪物,它是我的哥哥

    我感到自己的每个汗毛都树立了起来,雷蒙德先生遇害之前和我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怪物确实可以被称作安娜的哥哥,可我相信它不可能同安娜有着任何的血缘关系,那只是一个邪教利用卡佩爵士的母亲召唤出来的怪物而已。

    道格,我看到它了,我感受到了它所散发出的恨意,它恨我们,恨我们所有人,我的父亲,我,甚至是这个世界,道格,这太可怕了!安娜在我的怀中哭着,我任由她抱着我的身体,亲吻着我的嘴唇,当然我相信没有男生会拒绝心爱的女生这样做,这是我的初吻,我想也会是她的。

    道格,你要离开我,我们对付不了那种力量,忘了我吧,道格。安娜哭着说道,她的嘴唇柔软而冰冷。

    我做不到,安娜。我看着她面上的泪痕,即使我死了,我也做不到这一点,抱歉,我的糖果。

    你会死的,你真的会死的。安娜哭着说道,我不值得知道你为我放弃生命,道格,你会有更好的女孩的,你不会理解我遭遇到的是什么。

    我知道。我看着她的眼睛,安娜,我所遭遇过的事情,你同样无法想像,可我还是活下来了。

    我平视着她的眼睛,再一次吻向她的嘴唇,很久我们才分开。

    无论那东西是什么,它都不会与你有着血缘关系。我说道。你是我的爱人,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总之这次交谈就在我的沉默中走向了结束,克里斯蒂也就像承诺的那样并没有再询问些什么,毕竟这也并不是她的事情,我也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些什么。

    就如同唐纳德先生说的,我的内心实际上也陷入了非常痛苦的回忆与悲痛之中,这一方面是来自于担忧安娜的状态,另一方面也是冥冥中有着不好的预感,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种无力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而我也不知道这种折磨我可以再承受多久。

    接下来的几天,就像克里斯蒂说的,安娜的伤口再渐渐愈合,我也基本恢复了行动能力,吉利先生会时不时的前来,告诉我与安娜一些信息。

    最令我担心的,还是安娜的精神状态,她一直默默寡言,只是流着眼泪,面色也变得很差,相比之下我的面色仿佛恢复了一些,虽然我每到深夜还是会担心那可怕的梦境再次出现。

    安娜并没有向任何人询问过接下来的事情,也没有询问过雷蒙德先生的下落,我想这个聪明的姑娘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同样的,我也没有询问过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就这样保持着短暂的沉默。

    这天下午,大概是六点钟左右的时间,我正在为安娜削一个苹果,在安娜受伤的这段时间似乎医院的所有人都将我们当作了情侣,而我也并没有解释什么,安娜也没有。

    或许这也不错。我在心里想着,看着锋利的刀刃将苹果皮薄薄的切下,像一条螺旋的红色丝带掉落在地上。

    也许我一直有种潜在的暴力因子,就好像一头野兽一样的潜伏在我的体内,所以我总会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与想法。

    我将苹果递给安娜,她正看着我。

    今天感觉怎么样?小娜?我问道,这段时间她的伤口在愈合,可面上却消瘦了许多,只有一双眼睛还像以前那样明亮。

    我没事。安娜说道,她接过了苹果,没有咬,只是拿在手中。克里斯蒂说我就快痊愈了,伤口也已经不疼了。

    这是好事。我微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