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第九百九十八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然后,就是位于总统府地下的实验基地,那里的寄生虫的t103暴君样本以及全部实验资料,这些可以说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不用担心。

    而贝里科娃总统,这其实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不过叶千狐却没有什么兴趣,更不会主动去改变她的命运。至于原因,谁让叶千狐是感官动物呢,贝里科娃虽然依旧漂亮,但依然不能掩饰年龄已经超过四十岁的事实,就算再怎么掩饰,眼角的鱼尾纹也非常明显了。

    之后,就该是弥补一下遗憾了,比如救jd一命。

    这是一个很讨喜的角色,反对派武装分子中的一员,矮矮胖胖,是个话唠,早已经厌倦的战斗,却还是不得不为了他们的自由而战。

    这是一个很善良而且有趣的人,可惜,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善良的人并不意味着就能够获得好的结局。而且貌似这样的角色,总会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死去,变成让主角前进的动力。

    按照现在的这个时间点,jd应该已经带着里昂逃出了地道,然后带着他来到作为反对派据点的教堂。

    因为之间一起在地道中和丧尸厮杀,jd愿意相信里昂,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样,里昂会被他们抓住,然后决定杀了他。

    但是jd放里昂离开,让他继续执行自己的任务,可惜的是,jd却被丧尸感染,被注入的寄生虫。

    最终再里昂再次回到教堂的时候,亲眼见到了jd变成一个怪物。

    一个悲剧,叶千狐一直都这样觉得,不过,叶千狐笑了笑,自语道:善良的人应该得到更好的结局。

    享受和平的结局,剧情并没有给jd,没关系,叶千狐给他。

    当夜晚降临,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陷入黑暗之中,不停歇的战斗给这座城市造成了诸多损伤,基础设施的破坏还只是一方面,在总统府外面军方的封锁线之外,已经有许多丧尸在游荡。甚至于,因为这些丧尸,已经有许多士兵遇害成为丧尸的一员。

    而这些,一部分是反对派使用生化武器的影响,更多的是那位女总统的功劳。在这座城市中的丧尸,并不是感染了t病毒之类的病毒,而是寄生虫。

    被寄生虫感染的丧尸依旧保留着基础的智力,这些丧尸并不是单纯地袭击、杀死正常人,而是在尽可能地将感染的范围扩大,将寄生虫塞进普通人的嘴里,只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一个新鲜的丧尸便出炉。

    在这样的环境下,此时这座总统府所在的城市,尤其是在夜晚,对普通人来说非常危险。

    当然,只是对普通人来说。

    既然是扮演者总统助理的角色,叶千狐还是有着做一行爱一行的觉悟,将这一天和第二天需要的文件整理好的时候已经快要到晚上十点,做完这一切,叶千狐才在夜幕下离开总统府。

    回忆着叶千狐刚刚的动作,站在他刚刚所在的位置,右脚快速向前迈进,低身去抓取不存在的茶杯。

    模仿了几次叶千狐刚刚的动作,最后得出的结论,如果自己站在叶千狐的位置,同样可以轻松地抓住那只茶杯,但怎么也做不到叶千狐那样自然。

    艾达·王苦笑着摇摇头,自语道:这次麻烦大了。

    她并不担心那种看起来很强大,而且也总是展示着自己强大的人,因为她遇到了太多这样所谓的强者,但结果却是,那些人并没有他们自认为的强大,在艾达·王看来,那些人有太多的缺点可以利用。

    然而,这次遇到的叶千狐,却给她另一种感觉。

    内敛,却不意味着平凡,只是一座等待着爆发的火山,看似平静,却根本不知道一旦爆发会展现出怎样的威力。

    艾达·王喜欢从细微处观察他人,而刚刚的试探,已经足够她看到很多东西。

    接住一个掉落的茶杯,这种事很多人都能够做到,但叶千狐太从容了,每一个动作就像是被精确计算过的一样,不去浪费一点,身形的改变与速度都发挥到了极致,并不是说快到极致,而是恰到好处。

    准确地计算茶杯下落的速度和距离,和自己相对应的反应,这当然不存在的,或者说不是刻意而为的,而是已经把这种准确融入了本能之中,不需要故意思考,自然而言地就能够做出最合适的反应。

    也就是说,他对自身的力量控制已经精致到可怕的程度。

    贝里科娃身边怎么会出现这种危险的角色?艾达·王越发不解了,这样强大的人,在之前的那么多年竟然默默无闻,所查到的资料资料中都无疑表示这只是一个普通人,唯一值得关注的地方也只在于他是贝里科娃的亲信。

    那么,他的实力是怎么来的,什么样的势力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东斯拉夫。

    不是看不起东斯拉夫,而是这个动乱的国家,真的没有这样的资格。

    撑起下巴,艾达·王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既然她能够看出对方的强大,那么叶千狐呢,是不是也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她,也许,刚刚看似合理的试探,在对方的眼中也存在着太多的刻意?

    这就需要重新考虑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了,艾达·王并没有自身可能正处于危险的自觉,或者说她已经习惯于应对这样的环境。如果身份没有暴露,那就用隐蔽的方式拿到她想要的东西。如果已经暴露了,那也不过是换一种更加激烈的方式而已。

    晚上去教堂的话,应该能就那个话唠一命。叶千狐其实就站在外面,之间轻轻敲击窗台,透过走廊的玻璃窗看着远处的乱象自语道。

    在他身后的房间中,艾达·王正在做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也没有在意,只是有些感慨这个女人还真是够执着的。

    在这个国家,说来也就是那么几件事,艾达·王,好吧,叶千狐必须要承认,这是他最感兴趣的,不过不急于一时,很快他会送给艾达·王一件超乎她想象的礼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