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第七百三十章 灼烧,追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起来,因为吸血鬼在新生的初期阶段更加强壮的因素,在过往的历史中,还发生过多次有计划地转化新生吸血鬼作为军队参与吸血鬼之间战争的做法,然后,全部都被沃尔图里家族剿灭了。

    这样的经历,自然让德米特里这个沃尔图里家族的顶尖打手积累了大量针对新生吸血鬼的战斗经验。对寻常吸血鬼来说难缠的新生吸血鬼,落在德米特里这类沃尔图里护卫手中,对方连攻击到他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叶千狐这里的情况有点不正常的样子,但他自忖还是能够在自己应付的范围。

    只是啊,首先一个前提就是这人转化完成之后不要附带什么特别的能力,那才是最令人头痛的。

    阿罗对这个人类的重视,已经追随阿罗漫长时间的德米特里自然能够知道,准确来说,阿罗对任何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人类或者吸血鬼都非常热衷。按照阿罗的意愿,他应该尽力将转化完成后的叶千狐带回沃特拉城。

    但从叶千狐之前表现出的能力而言,这并不容易,德米特里的能力是高速和追踪,可是如果叶千狐直接动用类似于之前空间通道的手段,貌似他根本就拦不住啊,那些对付寻常新生吸血鬼的手段也就很难起到作用。

    德米特里冷漠地看着地上的叶千狐,悄然握拳,或许,趁着他转化还没有完成的时候直接击杀,反而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然而,还不等实施这个决定,一种来自本能的危机感忽然涌上心头,这种感觉无比强烈,那就像是,再不走,就会死!

    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德米特里在这种危机感出现之后立刻就遵循了他的本能,转身,以几乎到达他极限的速度极力避退。

    直到他开始这样做的时候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危机感到底来自哪里,一个在他感觉中很是荒谬的结论,就来自那个明明还在转化过程中的人类!

    叶千狐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个吸血鬼的求生欲还真是强的不可思议呐,可惜,晚了。没错,他的转化过程依然还没有结束,他依然深陷在转化的痛苦之中,身体的实力也没有到达极限,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不能去战斗!

    如果说,人类转化成为吸血鬼之后,除却已经失去人类这个身份之外,所获得的是身体的全方面强化,那么如果在转化之前的这个人类就已经远远超越人类的常规水平呢?过去的时候叶千狐还只是有所猜测,现在,他就用依然还没有完成转化的身体亲自尝试一下。

    心脏依旧在急速跳动,这个声音几乎一致在持续着单调而且持续的节拍,仿佛永远也不会改变,感觉心脏随时都有可能撞破自己的肋骨。灼热伴随着血液从胸腔的中央喷涌而出,为他身体的仿佛永恒的痛苦增添着燃料,让它们越发沸腾。与之一起的,是前所以为有的力量在这具身体中充盈!

    这股力量的强大一如当前的疼痛一样让叶千狐为之惊叹,叶千狐迫切地想要用一场战斗去发泄这两种感受。

    本是躺在地上从外表看仿佛死寂的叶千狐翻身而起,脸上已经很难做出什么表情,原本深褐色的虹膜浮现出淡淡的红色。凭借本能找到德米特里逃走的方向,躬身、前冲,每一步落下走在地面踩踏出深深的印痕!

    这一刻的叶千狐,明明还是人类的模样,却如同一直嗜血的野兽一般,冷静之下的极致疯狂,不顾一切地冲向他的猎物。所思所想的也不再是什么战斗,而是更直接的,他要把德米特里撕碎!

    如果说叶千狐的感觉中有什么是改变的话,那就是疼痛在翻倍。

    时间似乎又变得有了意义,对身体的控制在一点点恢复,逐渐恢复的身体成为了他衡量时间的唯一凭据,手指慢慢弯曲,几片无辜的草叶被握在手中,本是轻微的感觉却在叶千狐的脑海中清楚地构思出草叶被一点点捏碎的模样。

    尽管疼痛充斥在所有的感官之中,却反而让叶千狐在其中获得经历漫长痛苦后的新收获,一种特别的敏感,用一种全新的角度去欣赏身体中其实并不存在的火焰灼烧身体的反应,耳边模糊地传来燃烧时候咝咝地声响,这肯定是幻觉吧,也可能是自己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很奇怪的感觉,但至少,又能够重新去思考了。

    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受到损伤,恰恰相反,而是不断地变得更强,并且在飞速恢复着身体细微处的隐患。就像是肩膀原本还在的伤口一样,现在连一点点疤痕都不见了踪影,唯一能够证明伤口曾经存在的就是那里衣服的破损还有上面沾染的血迹。

    幻觉一般的燃烧声响之外,叶千狐专注着自己身体的改变,吸血鬼的毒液在身体中蔓延,每一处流淌过的地方,血管、肌肉、骨骼、内脏以及最后的皮肤,都在发生着特殊的转变,从细胞水平变得强壮。

    可是他的身体却并不喜欢这种转变,或者说,不喜欢这种被毒液所主导的转变。自发地,他的身体在抵抗,身体成为了双方的战场。

    这是一个主导权的问题,是毒液改变的这具身体,还是这具身体将毒液吸收利用。主次差别截然相反,也意味着,最终双方的胜败也也不同的两个结果。毒液正在改变着他,进化也好,变异也好,都是在让他变得更强,唯一的区别就是,这种强大到底是以人类还是吸血鬼的身份。

    叶千狐希望最后胜出的是自己本身,可是他的希望却并不能对这场特殊的战争产生什么影响,只是成为了一个痛苦而又极度清醒的旁观者。

    不清楚是错觉还是出自真是的感官,叶千狐能够听到空气流过齿缝的声响,从极远处传来的虫叫、鸟鸣声,微风从树林中穿过时树叶轻轻摩挲所发出莎莎的声音,甲虫在土壤爬过时节肢轻点泥土的声音

    所有的一切,曾经所熟悉的还有从未注意过的,都变得截然不同而有无比清晰,一股脑地灌入他的耳膜之中,最初别有趣味,但渐渐地让他开始烦恼,这些声音真的太吵了,吵闹得让他心烦意乱!

    好不容易让自己闭上眼睛,耳中已经够吵的了,就让眼睛暂且歇会儿。

    或许是太痛苦了,让他都开始胡思乱想,也算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出注意那些越来越喧嚣的声响。总有人说人临死的死后会在短短的一瞬回顾自己的一声,叶千狐一直觉得这种说法挺扯淡的,死就死了,那还有心情想那么多啊。唔,他倒是没有快死了,却同样在回顾不断涌现出来的记忆,就算是很多早已经被丢弃在角落里,自以为被忘记许久的记忆也一股脑地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跳出来宣示自己的存在感。

    后来忽然想明白了,不过是被强化后的身体,无意间唤醒了一些记忆罢了。

    一个不好的消息打断了叶千狐的会议,他的身体输了,不算是一败涂地,却终究还是被病毒占据了主导权,将他转变为另一种可以称为不死族的生物。他的身体却还没有放弃争抢,只是已经不占优势罢了,还是在努力地争取着什么,病毒所感染区域的边缘,组织在转变为一种类似于结晶化的状态和原本血肉的过程中不断重复,但是整体上来说结晶化的范围还是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身体。

    从好的方向来看,至少,当这场痛苦的转变完成之后,他的身体和意识都将获得一种质的飞跃。好像结晶化的转变强化他的身体,极致而又漫长的痛苦磨砺他的意识。

    就算是现在这样转变的过程还没有完成,强化的效果却早已经出现了,从他最开始力量的爆发之后能够轻易将德米特里丢开就是如此的表现。

    脚步声越来越近,速度很快,不用去思索就知道那是被他在空中丢开的德米特里。

    分明的对比,之前的时候,叶千狐连德米特里的攻击动作都很难看清,甚至更多地事靠着经验和直觉去判断,然而此刻却能够分辨出每一步落下的声音,能够听到他每一个动作激荡起气流的声音。

    和狼狈的叶千狐相比,德米特里还是胜利者特有的从容模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千狐,对叶千狐的痛苦深有体会的他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遗憾地说道:已经开始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